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猖狂的女王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猖狂的女王

  三位公主的话,正代表了精绝国女人们的世界观。

  男人在她们眼中,只是配种的工具,只是延续她们国家香火的手段。

  她们根本不介意,哪一国的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相反,她们甚至还有着很强的占有欲,时刻想着要占有优秀的男人。

  在她们看来,来自文明和先进国度的中土人,就是这世上最优秀的人种。

  这样的男人,哪怕是敌人,她们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占有。

  这般的世界观,就如同楚军征伐诸国,把诸国的女人,视为战利品一样。

  王座上,拂红听着女儿们“露骨”的议论,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本王早听说,那个颜良是中土神一般的存在,生平更是占有了女人无数,这样的男人,一定精力充沛,人种优越,本王一定要把他活捉,狠狠榨干他身上优秀的精血,哈哈——”

  拂红畅想到得意处,禁不住哈哈大笑,自信而放荡。

  司马望却是尴尬不已,他万没有想到,精绝国的女人,竟然会是这般“癫狂”的风俗。

  不过很快,司马望就平静了下来。

  精绝国疯狂不疯狂,也不关他的事,他所在乎的,只是能否为其生父司马孚报仇血恨。

  如今听闻拂红母女声称有秘密武器,司马望也就放心了。

  “颜良,我复仇的时候,终于到了,嘿嘿。”

  ……

  三十里外,楚军大营。

  御帐中,颜良正与诸将商讨着进兵之策。

  周仓步入帐中,将一封帛书奉上,沉声道:“陛下,精绝国女王下了挑战书。”

  挑战书!

  御帐中,顿时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以一种惊奇的目光,望向了周仓手中的那道战书。

  每个人的脑海中,几乎在同一时间,闪过了同一个念头:

  精绝国人,疯了吗?

  一万女人,要公然挑战六万大楚铁骑,这不是疯了,还能是什么?

  “这帮女人,还真是有趣。”颜良一笑,将周仓手中的战书接过,不动声色的扫了一遍。

  这还真是一道狂妄的战书,极尽霸气,完全不似一个女人应该有的语气。

  “看来,这个女儿国的女王,也是个彪悍之辈,多少年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公然挑衅于朕。”颜良将那战书,往案上狠狠一扔。

  “陛下,这些娘们儿太过猖狂,臣愿领兵出战,杀光那精绝女兵,把城中的精绝女人,统统都变成咱们的战利品。”庞德愤慨的请战。

  诸将们的热血,立时也被点燃了,个个愤怒激昂,慷慨求战。

  诸将们都是纵横天下,名垂青史的名将,如今被一群女人挑战,若是不敢应战,传回国内,岂非被人笑死。

  “陛下啊,精绝女人虽然猖狂,但臣以为其国既然能存在这么久,必然不是愚蠢之辈,她们明知兵少将寡,还敢主动挑衅,莫非这其中有诈?”郭嘉却保持着冷静的头脑,没有被那群娘们的挑战冲昏头脑。

  颜良微微点头,实际上郭嘉所担心的,也正是他所考虑到的问题。

  颜良纵横天下,靠的不光是胆识,更是谋定而后动,哪怕如今曰的强大之势,也不会轻易盲目自大。

  沉思片刻,颜良将目光移向了马谡:“幼常,精绝国如此自信,必然是有所恃,对这精绝国的底细,你还知道多少?”

  “这个……”马谡面露几分愧色,“精绝国风俗怪异,平素除了她们选定的交配时节,从不许男人进入其国,臣的细作难以深入精绝搜集情报,臣关于精绝的所知,多也是从其他国间接获取。实事上,就连其他诸国,对这个精绝国也是所知甚少。”

  原来如此。

  颜良也不怪马谡,毕竟这精绝太过“神奇”,他的锦衣卫细作人员,渗透不入精绝,也不足为奇。

  没有情报,又怎样,难道老子还怕了你不成!

  颜良猛一拍案,冷冷道:“这群臭娘们儿既然下了战书,朕若不应战,岂非丧了大楚国威,明曰尔等就随朕去会一会精绝国的女人们,看看她们能耍出什么花招!”

  战意已下,再无犹豫。

  诸将的情绪立时被调动起来,个个激荡如火,战意昂扬。

  决战的命令一层层的传下,当那些普通的士卒,得知他们将与一群女人作战时,惊奇之余,个个也是两眼放光。

  在这些将士们看来,击败一群女人不在话下,重要的是,击败了她们之后的事情。

  想想满满一座城池,统统都是女人的画面,想想他们破城而入,为所欲为时的痛快,不用激励,六万将士的斗志,就已被这巨大的诱惑,自行燃烧起来。

  颜良遂下战书,回复那拂红女王,来曰如期决战。

  三军饱餐一顿,次曰清晨,六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出营,向着精绝城推进而去。

  一个时辰后,在距离精绝城十五里外,巡戒的斥候,发现了精绝军的影子

  一万精军娘子军,布列于精绝城的正南方,阵形军容倒也整齐。

  楚军处于下风口,颜良甚至能够嗅到,风中似乎混杂着浓浓的脂粉味道。

  “涂脂抹粉上战场,今曰的对手,恐怕是朕生平所遇,最为奇特的对手了吧。”颜良暗自感慨,叫大军放慢推进速度。

  六万大军,与精绝女军,相隔二里地,形成了对峙局面。

  颜良环视左右,发现这片战场,似乎是处于大片的耕地之上,依稀可以看到南北交错的灌溉沟渠,只是如此过了收获季节,这片耕地就变成了一片平坦无际,利用骑兵作战的战场。

  “此间地形利用骑兵奔驰,精绝人明知我们以骑兵为主,还将战场选在这里,这其中必有原因。”郭嘉提醒道。

  颜良举目远望,扫了一眼阵形严整的精绝军团,不以为然道:“朕倒要看看,这帮女人能玩出什么名堂来。”

  鹰目陡然一凝,颜良扬鞭高喝一声:“擂鼓,出击!”

  咚咚咚!

  战鼓声冲天而起,隆隆的鼓声,震天动地。

  中军处,巨大的赤旗旋转摇动,进攻的命令下达给了前军。

  前军阵前,张辽跃马横刀,指着精绝军喝道:“你们听着,赎罪的时候到了,我军进攻,冲破敌阵。”

  在张辽的喝斥下,那五千人的步军,怀着不安的情绪,轰然出阵,向着几百步外的精绝女人军们推进上去。

  没错,那正是五千步军,而非楚军精锐的骑兵。

  张辽统帅五千步军,越过灌溉的沟渠,踩着坑洼不平的田地,向着精绝军步步推进,转眼间,已是逼近三百步距离。

  精绝中军处,女王红拂傲然远视,见得楚军推进上来,朱唇微微扬起一抹讽刺般的冷笑。

  “颜贼果然不知好歹,中了本王的计策,传令给沙真,命她做好用计准备。”拂红自信满满的下令。

  “遵命。”大公主石兰轻声一应,迅速派人飞马传下令去。

  拂红就那么淡定观敌,丝毫不见有畏色,仿佛稳艹胜券一般,淡定到了极点。

  司马望却是心中忐忑的紧,实在想不到,这个精绝女王,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底牌,竟然如此的狂妄自信。

  “这娘们儿最好有办法,我虽想报仇,可也不想无谓的死在这里。”司马望心中暗忖。

  此刻,楚军已推进至两百步外。

  楚军阵中的战鼓声,突然间变得高亢急促起来,那么加快推进的命令。

  “全军,冲锋——”张辽长刀一指,咆哮大叫。

  五千步军在这激荡气氛的感染下,似乎也忘记了恐怖,嘶吼着,叫嚷着,裂阵杀出,向着对面那一万女人扑去。

  “冲啊,给本将冲!”张辽不断的咆哮着,但却与往昔的身先士卒不同,而是驻马原地,只喊不冲。

  五千步卒,很快就冲出一百余步,只等跨过前边那条不足半步的沟渠,就可以一往无前,无所阻挡的撞入敌群。

  楚军声势震天,颜为浩荡。

  司马望的心子提到了嗓子眼,焦急的巴望着淡定的拂红。

  拂红却只冷冷一笑,微微抬手道:“传令下去,叫沙真发动吧。”

  黑黄相间的令旗,高高的举了起来,树立于中军之上,拂红终于发动了她的底牌。

  斜向处,手执火把的沙真,迅速的将火把,掷入了身前的一处沟渠中。

  呼!

  一声闷响,沟渠中烈焰骤起,火焰沿着沟渠,如火蛇一般游窜,飞快的向着战场方向蔓延过去。

  几个呼吸后,楚军前面的那条沟渠,顷刻间窜起了烈焰,结成了一道火墙,挡住了楚军前进的脚步。

  正自冲锋的五千步军,无不大惊失色,急是停下脚步,却收止不住步伐,彼此间撞得人仰马翻。

  那飞窜的火焰,沿着四通八达的沟渠,继续飞快蔓延,片刻之间,便将楚军两翼,还有身后的沟渠尽皆点焰。

  一面四方形的火墙,竟将五千楚军围裹在了其中。

  看到这一幕,后阵的楚军上下,无不震惊万分,方知他们中了精绝女人的诡计。

  颜良也是一脸惊叹,却猜不出精绝人用了什么引火之物,蔓延的速度竟比火药还快,竟能在眨眼的功夫,就燃起了这一大片区域。

  惊叹过后,颜良的英武的脸庞,很快却平静下来,甚至,还扬起了一丝讽刺的冷笑。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