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液 体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液 体

  “原来,这就是精绝人的底牌,不知她们是用的什么易燃之物,蔓延的速度如此之快。”郭嘉同颜良有着一样的疑惑。

  颜良凝目仔细观察,却见精绝人弄出来的这些烈火,似乎与普通的柴草硝石不同,竟是烧出了浓浓的黑烟。

  而且,燃烧出来的气味,也颇为呛人,竟有种熟悉的味道。

  凝视片刻,颜良忽然间眼眸一亮,奇道:“这些精绝人烧的,莫非是石油不成?”

  石油?

  这个新鲜的名词,让郭嘉等左右文武,无不茫然惊奇。

  “陛下,这石油又是什么?”郭嘉不解的问道。

  “这是种藏在地下,黑呼呼的液体,遇火即燃,朕想这世上除了火药之外,也只有石油的燃烧的蔓延速度,有这么快了。”颜良灵光一闪后,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猜测。

  西域诸国处于塔里木盆地中,在后世,这块盆地的地下层中,蕴藏着丰富的石油资源。

  尽管大部分的石油位于地下深层,但某些特殊的地质环境下,从地底层浅层也未必不能挖出石油来。

  精绝国,或许正是处于这样特殊的地质层上,所以她们才会拥有石油这种古代罕见的东西。

  “朕现在明白了,怪不得精绝这些女人,敢以一万之众,就跟朕挑战,原来她们是握有此等利器,想要烧死朕的大军啊。”真相大白,颜良不禁感慨。

  郭嘉听了颜良的解释,自是惊奇于世上还有“石油”这种神物,却又不太明白,如此闻所未闻的神物,天子又是如何得知。

  马谡更是惊奇不已,要知他可是亲自深入西域,侦察过情报的,但对这石油却从未得知,却不想天子竟然知道的这般清楚。

  不过,众臣们却也不敢多追问,他们也素知颜良见识超乎常人,知道一些他们闻所未闻之事,也不是头一次了。

  从惊奇中反应过来,马谡急道:“陛下,咱们中了精绝女人的诡计,那五千将士被围在火墙中难以逃出,只怕精绝人很快就会以箭矢乱射,那五千人马形势危急呀。”

  颜良却丝毫不紧张,只淡淡道:“五千人马损失了倒无谓,朕现在所担心的,只是文远这员大将,能否安然的脱出困境。”

  马谡吃了一惊,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他深知天子素来爱惜将士,如今五千将士眼看要白白送命,天子却根本不在乎的样子,这也太不符合常理。

  郭嘉却笑道:“幼常不必多虑,陛下早有准备,岂能轻易让我们的将士赴死。”

  马谡愈发茫然,却不敢多问,只能满怀疑虑,把目光重新投入到那茫茫的火海之中。

  穿越烈火,颜良仿佛看到,几百步外,精绝的女王正在自以为是的大笑。

  事实上,拂红的确是狂笑。

  “颜良也不过如此,在本王黑油的烈火下,任何人都休想反抗,哈哈——”拂红狂妄的大笑,笑声中皆是讽刺。

  司马望此时才恍然大悟,却才知道精绝人的手中,竟有“黑油”这种神奇的易燃物。

  “怪不得陛下要将决战地点,选在这灌溉沟渠广布的田地上,原来陛下正是要利用这沟渠,用黑油之火烧楚贼一个措手不及啊。”司马望拱手赞叹不已。

  拂红收敛了大笑,扬鞭喝道:“传令于宝珠,弓箭手给本乱箭,杀光这些楚国男人。”

  号令传下,前阵的宝珠公主,指挥着三千弓弩手,开始向火墙中被围的楚军,乱箭狂射。

  正自惊慌的楚军,在此箭雨的打击下,顿时死伤无数,惨声震天。

  火墙封锁了四面的逃跑路线,墙内地势空旷,无处躲避,五千楚军简直就成了活靶子,任由这些精绝女人疯狂的收割姓命。

  “救命啊——”

  “让我出去——”

  火墙围阵内,楚军惊恐的哇哇乱叫,但奇怪的是,他们的喊叫声却并非用汉话发出,反而是语无伦次的西域话。

  几轮箭雨下,便在千余楚军被射倒在地,尸体已是叠起了厚厚的一层,飞扬的鲜血跟烈焰交相辉映。

  乱军中,张辽却稳如泰山,只是眉头稍稍凝起而已。

  看着四面的火墙,看着冲天而起的浓烟,耳听着楚军士卒的惨叫声,抵挡着那漫天而落的箭雨,张辽却无一丝慌乱。

  反而,他的脸上还闪过一丝讽刺般的冷笑。

  “没想到精绝女人竟有如此厉害的火器,幸亏陛下早有所料,此地不宜久留,我必须要冲出去才是。”

  张辽思绪一转,便即有了主意,当即抽出一条黑带,将战马的眼睛蒙住。

  “驾!”一声厉喝,张辽猛抽了一鞭马。

  胯下战马吃痛,“咴律律”一声厮叫,在张辽的御使中,蒙头向着南面大军本阵飞奔而去。

  马眼被蒙,无视火墙的阻拦。

  眼看距火墙只有一步之遥,张辽猛的一提缰绳,胯下战马本能的飞足一跃,那一人一骑便飞跃了火墙,落在了那一边。

  越过火墙,张辽这才放开马眼,策马直归本阵,向颜良复命。

  见得张辽安然回来,颜良松了口气,笑道:“文远,你好歹安然回来了,不然损了你这员大将,对大楚来说,那可是莫大的损失啊。”

  张辽拱手道:“臣有陛下洪福护佑,自然不事,幸亏陛下早有所料,驱赶五千鄯善人扮作我军进攻,否则这一役下来,我大楚将士可要损失惨重啊。”

  张辽一语,揭穿了真相。

  左右包括马谡在内,那些不知内情的众臣们,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颜良料定精绝人必有诡计,却又猜不出她们有什么阴谋,但这一场挑战又不能不应。

  颜良遂是下令,将随行的五千鄯善奴隶,伪装成大楚的步军军团,假意给他们一个戴罪立功,为大楚效命的机会,让他们做肉盾前锋。

  如今精绝人的计策已露,损失的五千人又是鄯善诱饵,楚军却可算是毫发无伤。

  这就是颜良的淡然所在。

  杀吧,精绝的女人,尽情的杀吧,反正杀的都是你们西域人,老子我还乐得看热闹。

  箭如雨下,精绝人依旧在肆意的放箭,自以为在射杀楚人。

  乱箭的狂射杀,五千鄯善伪军被射得鬼哭狼嚎,尸横遍地。

  不少挨不住箭射的鄯善伪军,冒险徒步想跨过沟渠,却被那高达丈许的火墙点着,一个个烧成了焦炭。

  拂红就那么一脸冷绝,笑眯眯的看着这场好戏。

  半个时辰后,射杀结束,五千伪军已被射杀了个干干净净。

  颜良欣赏完了西域人的自相残杀,扬鞭笑道:“好戏看完,大军且回营吧,来曰再破敌城。”

  六万楚军铁骑,扭头扬长而去,很快就退了个干净。

  精绝人看到楚军付出五千死伤,“灰溜溜”的逃走后,无不欢喜鼓舞,万余女人亢奋的大呼小叫。

  “太好了,五千楚军被杀,这是楚军破天荒的大败啊,太争气了。”司马望也兴奋的大叫,失去了仪态。

  拂红愈加的得意,冷笑道:“待火势灭了,抓几个活口回来,本王要盘问一下楚军虚实。”

  说罢,拂红便打马扬鞭,率她的得胜女军,回往精绝城。

  得胜的消息传回城中,城中的精绝女人们无不欢呼,夹道欢迎着她们的女王胜利归来。

  拂红志得意满的回往王宫,在宫中设下大宴,与几个女儿,还有众女将们庆祝这场大胜。

  “颜贼横扫天下,鲜有败绩,今却一战被女王殿下杀了五千兵马,这一役过后,女王殿下的威名,必将名扬天下呀。”

  宴会上,司马望频频举杯,不惜美言的盛赞恭维着拂红。

  “哈哈——”拂红得意万分,红光满意的,肆意的豪饮。

  一片胜利欢悦的气氛中,大主公石兰神色凝重的步入了大殿,后面还押解着几名楚军俘虏,都是在大火中幸免者。

  “母王,事情好像不太对劲,我们中了颜良的计了。”石兰皱着眉道。

  大殿中,很快恢复了沉寂,所有人都以惊奇的目光,看向石兰。

  拂红沉着脸,不悦道:“你说什么,什么中了颜良的计。”

  石兰指着地上的俘虏,沉声道:“儿臣方才盘问过这些俘虏,原来他们根本就不是楚军,而是楚人强迫鄯善人伪扮的,我们射杀的五千人,全都是鄯善人啊。”

  此言一出,众人一片哗然,尽皆惊变神色。

  “什么!”拂红也大吃一惊,腾的跳了起来。

  她几步冲下阶来,抓起那些俘虏一看,他们果然都是西域人的面孔,嘴里边的求饶声,也皆是西域话。

  此时,拂红才彻底惊悟,原来颜良早料到她会有计谋,却故意接受了挑战。临战时,却以鄯善军为诱饵,骗她使出了绝招。

  什么大胜,什么扬名天下,搞了半天,原来她拂红竟是被颜良戏耍,演了一出闹剧。

  拂红脸上的志得意满,转眼崩溃瓦解,为无尽的惊怒所取代。

  大殿上,司马望和几位公主,还有满殿的精绝大臣,也无不震惊尴尬。

  “颜良!你竟敢戏弄本王!”拂红咬牙切齿,愤怒的嘶吼大骂。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