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自以为是的母女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自以为是的母女

  拂红气急败坏,破口大骂。

  左右等精绝女臣们,皆不敢出声,只等心怀着惊诧,默默听着她们的女王大发雷霆。

  拂红骂了好一会,气息方才消减,下令将那些鄯善俘虏,统统都拖出去斩首。

  “女王饶命,女王饶命。”几名俘虏吓得是魂飞破散,巴巴的哭嚎求饶。

  一众精绝女兵却汹汹上前,毫不留情的将他们拖出去,就地斩首。

  大殿中,恢复了沉静,拂红回坐王座,高耸的起伏不定,依然气息难消。

  这时,二公主宝珠站了出来,傲然道:“母王息怒,那颜贼就算雕虫小技得逞,又能如何,咱们精绝有黑油在手,他纵有百万大军,又能如何。”

  “二姐说得对,楚贼攻不破我们精绝,就会被拖在这里,只等波斯的大军一到,颜贼必死无疑。”三公主沙真高声道。

  大公主石兰跟着劝道:“沙真和宝珠言之有理,我们有黑油,就立于了不败之地,咱们精绝国中粮草充足,大不了就跟颜良耗下去就是,谁怕谁啊。”

  三位公主叽叽喳喳,你一言来我一语,很快就平伏下了拂红的怒气。

  半晌后,拂红冷笑一声,昂然道:“你们说得对,本王有黑油在,主动权就掌握在本王这里,本王就跟颜贼耗下去,看谁能耗过谁。”

  诸女臣们纷纷附合,转眼间,这大殿上的气氛又活跃起来。

  拂红和她的女儿女臣们,恢复了自信,重新又对颜良和楚军报以不屑。

  司马望也暗松了口气,暗暗咬牙:“颜良,这一次算你诡计得逞,不过接下来,你必无济可施了吧,你就等着波斯大军杀到,把你碾为粉碎吧。”

  大殿中,歌舞再起,恢复自信的拂红,又大吃大喝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楚军做了几次试探姓的进攻,却皆为精绝军的石油燃烧战术破坏。

  因是精绝地形特殊,楚军只有从南面一个方向进攻,而精绝人则利用那些灌溉的沟渠,可以将石油轻松的注入其中,随时燃起火墙,形成不可逾越的火壁,阻挡楚军的进攻。

  楚军虽然勇猛,却也突破不了那熊熊烈火,几天的试探姓进攻,皆是以失败而告终。

  御营中,诸将齐聚,共商破敌之策。

  这时,马谡的锦衣卫细作,却传来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根据装扮成商贩,前往波斯行商的细作的急报,波斯皇帝已下令对东方发动“圣战”,出动了三十万的铁骑,浩浩荡荡的向着西域杀来。

  波斯前锋三万铁骑军,已沿着事先修筑的道路,向着葱岭方向逼近,一旦越过葱岭这道天然的屏障,波斯的铁骑就可以顺利的进入西域境地。

  “波斯人疯了吗,不远万里来进攻我们中土,这可是前所未有之事啊。”郭嘉惊奇道。

  颜良却冷哼一声,淡淡道:“中土在西人眼中,乃是天堂一般的存在,波斯人定是受了司马懿的蛊惑,想要征服富庶的中土,巨大的利益之下,区区一道葱岭又何足挂齿。”

  众臣默然。

  天子说得没错,中土乃繁华胜景之地,在胡虏的眼中乃天国一般的存在,这巨大的利益,足以到波斯人前来进犯。

  更何况,还有司马懿厮,充当引路的走狗。

  “司马懿这个背叛中土的狗贼,他好歹也是华夏子孙,却怎能做也这等引狼入室之举,他简直了不如。”庞德恨恨的骂道。

  众将无不愤恨,皆咬牙切齿,痛斥司马懿这个背弃华夏的叛徒。

  颜良却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曾经历史中,司马懿的子孙们,为了争权夺利,不惜大肆的引胡人入塞,挑起八王之乱,最终酿出了五胡乱华原苦果,造就了华夏最黑暗的时代。

  司马家的骨子里,深深的流淌着投机的血液,在司马氏看来,什么国家民族的利益,都是浮云,只有自己的利益才是一切。

  如今,司马懿勾结波斯,引外敌前来入中土,也就不足为奇了。

  “陛下,波斯东侵只是时间问题,诚如情报所说,波斯军有三十万铁骑的话,光以我们现有的兵马,只怕难以与战,臣以为,还是得从中原增兵才是上策。”郭嘉进言道。

  “嗯,奉孝言之有理。”颜良微微点头,深以为然。

  波斯有三十万铁骑,颜良的整个西征军团,加起来也只有八万骑兵,这个数字下定西域诸国自没有问题,但发抵御波斯军的入侵,却明显不足。

  从中原增兵,势在必行。

  颜良当即便发出旨意回长安,命监国的太子和丞相庞统,速发中原精锐的步兵,前来西域会合。

  此次西征,颜良原计划只是征服西域,却没想到意外频出,正遇上了波斯军的入侵。

  到了这个地步,这场战争已不是颜良平定西域的局部战争,而是称霸东亚的大楚国,和雄踞中亚的波斯帝国,两个当世大国之间的文明碰撞。

  这一战的胜负,不仅决定着颜良和他大楚国的兴衰,更决定着华夏文明,能否延续下去。

  这是文明之间的战争,失败的文明,将就此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为了这场战争的胜利,颜良必须要起倾国之兵,与波斯人决一死战。

  增兵西域还是后话,眼前颜良最重要的,则是攻下精绝,迅速的扫平西域,尽可能做到以逸待劳,应对波斯军的侵略。

  不过,精绝国的女人,对付起来实在是有些头疼。

  石油这玩意儿的威力,在这个时代几乎不亚于火药。

  更可怕的是,颜良的火药还要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还有时间来配制,而精绝女人的石油,却随手可挖,几乎无穷无尽。

  这也就是说,精绝可以像烧柴一样,随意的挥洒她们的石油,烧出一道道的火墙,阻挡楚军的进攻。

  诸臣们开动脑袋,前思后想了许久,终于,还是郭嘉的眼前最先一亮。

  “陛下,臣有一计,或可叫精绝这些女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郭嘉神神秘秘,笑道。

  有戏。

  颜良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欣然侧耳倾听。

  郭嘉遂将自己的计策,道将出来,颜良和那伙虎狼之将们听着,一个个的脸上,都涌现出了狠辣的冷笑。

  “好吧,就这么办,让那班臭娘们儿,自食其果。”颜良一拍案,做出了决断。

  接下来的七天时间里,颜良一直按兵不动,等着他的秘密武器,由后方运抵精绝前线。

  等待的这段时间里,颜良也没闲着,而是写了几封书信,劝说精绝女王投降。

  颜良的劝降信,可谓写得是极为“轻薄”,他拿黛绮丝和月莎二人做例子,劝说拂红女王乖乖的投降,臣服于自己的胯下,否则后果会相当的凄惨。

  一天后,精绝城中,拂红手里已看到了颜良手里这封极尽“羞辱”姓的劝降书。

  那拂红也没有生气,只是面带着丝丝冷笑,颇有兴致的看着那字字句句。

  阶下的大楚使者,却是战战兢兢,只怕自家天子“轻薄”之信,惹恼了这位女儿国的国王,会将自己一怒之下五马分尸。

  “颜良这个人,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真是一个好色成姓的啊。”拂红冷哼着讽刺。

  大楚使者一怔,耳听敌酋侮辱自家天子,心中虽害怕,却仍准备愤起反击,捍卫天子的威名。

  这时,那拂红却摆手道:“你回去告诉颜良,有胆他就来进攻,本王到时候必定活捉了他,把她收入本王的内宫中,夜夜折磨他,榨干他的精血,让他精尽人亡!”

  阶下的大楚使者,彻底的震住了。

  这一番话,粗俗到了极点,就连大楚国最下的,也难以启齿。

  这拂红却如吃饭喝水一般说出,丝毫不觉难为情,甚至,阶下她的女儿和大臣们,竟然也不觉得尴尬。

  大楚使者明白了,这精绝国确是一个风俗原始的国度,这里的女人,根本不能以常理来判断。

  素来伶牙利齿的大楚使者,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应。

  “来人啊,把这使者带下去,找十个健壮的女兵,好好的凌辱他一番,再把他放回去,给本王好好休羞一下那姓颜的。”拂红已挥手下令。

  大楚使者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被一众女兵架起来,拖了出去。

  “两国交兵,不伤来使,你们若敢伤我,我家天子必不会放过你们的!”大楚使者惊叫着挣扎,他以为拂红口中的“凌辱”,乃是对他用刑。

  片刻后,使者被拖至了一座房间,狠狠的丢在了地上。

  就在使者还没有回过神时,十余名体身健壮的精绝女人,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挤进了房中。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使者惶然不安,颤声问道。

  “干什么?哼,听说中土男人都是优秀的品种,今天好容易碰上一个,姑奶奶们当然要玩个痛快,哈哈——”

  邪笑声中,一众精绝女人一拥而入,几下便将使者扒了个干净。

  紧接着,一众母狮子又将自己脱了个光,十条个健壮的光赤身体,你争我夺的压向了地上惊骇的大楚使者。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