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烧死精绝娘们儿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烧死精绝娘们儿

  箭雨如梭,没有精绝大军射去,而是越过她们,射向了宝珠公主统帅的“石油”部队。

  扑噗!

  一箭正中一只大油桶,燃烧的箭头,以极强的冲击力,穿越了木桶外壁。

  半个呼吸后,那只木桶腾的燃烧了起来,喷涌而出的火焰,将左右几名精绝女兵掀掀翻开来。

  紧接着,数以千计的火箭,呼啸而落,接二连三的将油桶射穿点燃。

  轰轰轰!

  烈焰飞舞,炸声如雷鸣般四起,堆积遍地的油桶,顷刻间被火箭点燃,只眨眼的工夫,就将方圆数十步的范围,变成了一片火海。

  “灭火,快给我灭火!”宝珠公主吓坏了,坐在骆驼上尖叫着喝斥。

  那些精绝女兵们,急是捧起沙子,试图扑灭烈火,但这大量石油引起的大火,又焉能轻易被扑灭。

  很快,大火就已经蔓延到无法阻挡的地步,成百的精绝女兵被烧着,痛叫的嚎叫打滚,倒在火海之中。

  见得这般情形,拂红惊呆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颜良竟然以这种方法,击破了她的火墙之计。

  她更是作梦也没想到,楚军中,竟然有射程如此之远的强弩,竟然能射出近七八百步的距离。

  “这是什么弓弩,怎可能有这么长的射程,怎么可能!”沙真公主惊恐的叫道。

  “母王,我们的黑油都被点燃了,该怎么办啊?”石兰公主也花容变色。

  拂红惊骇到乱了阵脚,全然没有了先前的自信与狂傲,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时好。

  此时,一二里外的楚军,同样也是惊叹不已。

  即使是见识惯了诸般“奇迹”的他们,如今亲眼目睹床弩那超长的射程,也情不自禁的为之惊叹。

  全军哗然,一双双眼眸中,涌动着惊喜之极的激动。

  所有人的目光,不知不觉都望向了颜良,一道道惊叹敬服的眼神,聚焦在了颜良那巍然如山的身躯上。

  颜良目光冷绝,只微扬马鞭,冷冷道:“臭娘们儿的火墙是烧不起来了,全军进攻,给朕辗垮这帮女人吧。”

  咚咚咚!

  进攻的战鼓声敲响,把全军将士的注意力,都集在了正前方。

  里许之外,那一万精绝女军,已是陷入了恐慌的境地。

  时机已到,此时不发动总攻,更待何时。

  赤色的皇旗,向着敌军方向,狠狠的划出一道弧线。

  “冲啊——”张辽爆喝一扬,扬长当先杀去。

  中路方向,两万铁骑轰然破出,挟着天崩地裂之势,向敌军奔涌而出。

  左右两翼诸将齐出,赵云、庞德、邓艾、姜维四员大将,分率诸路铁骑,如潮水般漫卷出击。

  六万大军齐出,铺天盖地,以席卷一切之势,杀向精绝军团。

  那轰轰烈烈的威势,尚未接战,便将精绝女人们残存的战意,顷刻间摧毁。

  “女王殿下,楚军铁骑出动了,咱们万万抵挡不住的,速速撤还精绝城吧。”司马望大叫一声,未等拂红做出决断,拨马当先便退。

  “母王,我们该怎么办?”沙真公主大叫。

  拂红此时才惊醒,面对着汹涌而来的楚军,她早就慌了神,眼见司马望先走,她连下令都来不及,急是拨马向北逃去。

  拂红一走,沙真和石兰两位公主,赶紧跟随而去。

  女王和公主一走,一万精绝军团轰然溃散,众精绝女兵们丢盔弃甲,四散奔逃。

  主力军团一溃,正忙着灭火的宝珠公主,眼见大势已去,只得带着满脸的黑灰,狼狈不堪的逃去。

  精绝人想逃,又岂是那么容易。

  楚军汹汹的铁骑,很快就追上了那些无马的敌人,红了眼的楚军将士们,自不会管敌人是女是男,大刀狠狠斩下,杀她个血流成河。

  惨叫声,哀号声冲天而起,这些自以为是的野蛮女人,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自精绝立国以来,她们还没有一次被杀得这么惨。

  一场血腥的屠杀,鲜血从战场开始,一直铺出了十余里,直抵精绝城头。

  楚军一路追杀,斩敌五千余众,一直追到精绝城下,方才作罢。

  黄昏时分,六万楚军逼城而至,围城下寨,将整个精绝城,围了个水泄不通。

  颜良一场大胜,却未松懈,第一时间就是下令发兵控制住城外的油田,防止精绝人破坏。

  第二件事,颜良则下令仔细的检查周围地形,防止围营所在的地势,存在被石油蔓延的威胁。

  确保没有危险后,颜良令大军入驻,将精绝城围成了铁桶。

  此一役,颜良不仅重创精绝人,夺取了城外油田,将精绝人围困于城中,还俘虏了近五百名精绝女兵。

  换作是西域其他国家的俘虏,颜良为了惩治他们的顽抗大楚天威,恐怕早就下令,统统将俘虏斩杀。

  眼下的这些俘虏却不同,她们可都是年轻“力壮”的女人。

  杀之可惜,当然要好好的利用。

  颜良遂是下令,将五百精绝女俘虏,统统都发配往娼营,奖励给三军将士,任由他们发泄,以作为对他们的犒赏。

  旨意一传出,全军自然是欢欣鼓舞,对颜良无比感恩。

  大楚的将士们迫不及待的想征服精绝城,为的就是一享满城的女人,如今先有五百精绝女人在眼前,大家伙早就急不可耐,想要尝一尝这女儿国的女人,与寻常女人有什么不同的滋味。

  当天晚上,娼营之中灯红酒绿,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数万将士们排起不见尾的长龙,一刻不停的征伐那五百精绝俘虏,将积聚已久的精火,统统都泄在这些强壮的女俘身上。

  痛苦的嚎叫声,响彻了夜空,却刺激了大楚将士们的雄心,整个娼营中都弥漫着浓浓的原始兽姓。

  那些精绝女人们,虽本还想击败楚军后,每人抢四五他楚国男人,沦作她们的男奴,供她们享乐,交配生育优秀的的代。

  现在她们的目的达到了,而且还超值的,她们却后悔到连哭都来不及

  她们得到的不是四五个男人,而是成百上千,而且还是一晚上得到。

  数不清的饥饿的蛟龙,在她们的身体是大闹,肆意的翻腾,直到将她们折磨到春水横流,洞府破损,气尽力竭为止。

  一晚的折腾后,就有近半数的精绝女人毙命,尸体被抬了出去,悬挂在了精绝南门。

  颜良是要用那血腥的画面,来震慑精绝人,打击她们残存的抵抗意志,让她们知道和我颜良作对的下场。

  精绝城南门,女王拂红和她的女儿们,僵硬的立在那里,目光中闪烁着丝丝的惊悚之色。

  那两百余根木桩子,就那么显眼的树立在城前。

  木桩之上,一具具赤条条,鲜血淋漓的精绝女人尸体,被悬挂在桩子上。

  那血腥残酷的画面,极具视觉冲击力,令城头观看的精绝残兵们,无不胆战心惊。

  “母王,我要杀出去,亲手宰了颜良那狗贼,为她们报仇!”大公主石兰,激愤的叫道。

  拂红一脸阴沉,似乎也恨不得出兵,与楚军决一死战。

  “咳咳。”司马望干咳了几声,劝道:“女王殿下啊,恕我直言,到了这个地步,敌我实力相差太过悬殊,还是坚守待援为妙,因怒出战,只能徒损士卒而已。”

  “坚守待援?这句话你已经说了不下十遍,援兵什么时候才能到?”拂红不悦的抱怨道。

  司马望自信笑道:“女王殿下放心吧,我料不出一月,波斯的前锋军必定会翻越葱岭,杀入西域,那个时候,颜良必不敢与战,只有撤兵退回玉门关,精绝之围自解。”

  “一个月么。”

  拂红若有所思,沉默不语,显然在分析着敌我双方的实力,盘算着自己能否坚持那么久。

  “女王也看到了,颜贼残暴成姓,女王殿下若不坚持下去,这一城的精绝人,只怕都难逃外面那几百人的下场,恕我直言,女王殿下已无路可走,只有硬着头皮坚守下去。”司马望冷冷道。

  拂红沉默不语,拳头紧握,眼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

  很显然,失去了半数的兵力,又失去了城外的油田,她对于守住精绝城,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这时,那小女儿沙真,却道:“母王,我们最厉害的武器就是黑油,如今失去了黑油,还怎么守城。先前那颜良不是答应,只要我们投降,就不会把我们怎样么,女儿以为,不若派人出城去见那颜良,和他再次谈一谈归降之事。”

  此言一出,司马望神色立变,急道:“三公主此言差矣,颜良残暴成姓,绝不能归降,绝不能啊。”

  “你这厮,就会嘴上说说,打起仗来逃得却比谁都快,我们凭什么总是听你的。”沙真狠狠瞪他一目,言语显是在讽刺他事先临阵先逃之事。

  司马望脸色一红,尴尬之下,一时不知如何以应。

  “你们不要再吵了。”拂红猛摆手一喝,“那颜良不就是好色嘛,本王大不了送她几千女人,只要他肯退兵,本王名义上归降他又如何。”

  “女王殿下,不可——”司马望听出拂红有犹豫之色,急欲相劝。

  拂红却断然道:“你不必再劝了,本王心意已决,立刻派使者出城,和那颜良谈判投降的条件。”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