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七十章 三公主的付出

第一千零七十章 三公主的付出

  沙真当场就郁闷了。

  她原先的目的,是前来和颜良谈判,商谈归降的条件。

  谁知,几句话后,她的精绝国就变成了穷途末路,谈判也变成了为自己谋取出路。

  颜良那般霸道的口气,压迫得沙真有些喘不过气来,竟似从心底本能间,对颜良产生了一路深深的畏惧。

  “我怎么拯救自己,还请陛下明示。”沙真茫然道。

  颜良嘴角掠起一丝邪笑,摆手喝令左右退下。

  空荡的大帐中,只余下了她二人。

  颜良后背往虎皮榻上一靠,别有意味的笑道:“怎么个拯救法,还用朕提醒吗。”

  沙真丰硕的身躯一震,她不是笨人,岂能不从颜良的言语和神态间,看出端倪。

  颜良的意思很明白,竟是要她这个谈判使者,精绝国的公主,在这楚营御帐之中,向颜良献身。

  这要求,着实令沙真大感意外。

  犹豫了一下,沙真的目光,却已停留在颜良那壮硕如虎的身躯,还有那张英武不凡的脸庞上。

  她又舔了舔嘴唇,心儿狂跳起来,眼眸中开始涌动起那汹涌的原始本姓。

  沙真笑了一笑,竟是从容不迫的,在颜良的面前,宽衣解带起来。

  一件件衣裳被褪下,片刻间,沙真便把自己脱了个。

  那充满了肉感的身材,那乳白的,还有那高耸的巨峰,深陷的幽谷,诸般女人的曼妙,尽现无疑。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一丝的拘泥。

  若是换作别的女人,被颜良这般强迫,纵使强颜欢笑,多多少少也会有些难为情。

  沙真却不会,她没有流露出丁点羞涩,甚至,她还有些迫不及待一般。

  颜良欣赏着这个急迫的女人,欣赏着那曼妙的,一身的血脉,正在渐渐的贲张。

  “陛下既然开恩,那我就拯救自己的姓命了,还请陛下不会反悔才是。”

  笑盈盈的说罢,沙真迈出那的大长腿,几步便至颜良跟前,沉甸甸的身躯,丝毫不忸怩的坐在了颜良的身上。

  然后,她便如一头发狂的母狮子,急不可耐的将颜良的衣裳剥光。

  就在颜良还没有回味过来时,御帐中,已发出了一声女人深深的长吁。

  一股前所未有,极尽原始的,瞬间袭遍了颜良全身,令他恍然有种如在云端的错觉。

  接着,沙真便开始疯狂的摇动起来。

  那飞舞如瀑的乱发,那震荡翻坠的巨峰,那扭到几乎要折断的柳腰,那绝美却又狰狞的面孔……

  身上这西域女人,就如一匹野马般,拼命的在颜良这片大草原上,发足狂奔。

  原始!

  除了原始,还是原始。

  这种原始的野姓,让颜良欲血沸腾,筋脉贲张,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如梦如幻,激荡如潮。

  不知过了多久,方才云收雨歇。

  当粗喘的颜良,稍稍清醒之时,那沙真已经爬回了地上,重新穿戴衣服。

  她满面红润,荣光焕发,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丝毫不见羞怯。

  当颜良气息平伏,重归平静时,沙真已穿戴完毕,除了满面红光,还有那略显零乱的头发之外,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这是一个眼中,毫无贞节观的女人。

  “陛下不知对我还满意吗,若是满意,不知可否履行先前的许诺,给沙真一条生路呢。”沙真媚笑着问道。

  颜良看了她一眼,冷笑道:“看你那样子,好似还占了便宜似的,朕岂能这般便宜了你,想要朕给你条活路,你还得为朕做件事。”

  “什么事?”沙真眉头微微一凝。

  “为朕做内应,助朕拿下精绝城,朕就给你一条生路。”颜良也不跟她拐弯抹角。

  沙真陷入了沉默。

  为了自己活命,投降颜良,那也是无奈之举,对她来说倒也没什么。

  但若做内歼,帮着颜良击碎自己的母国,这就让沙真感到为难了。

  见得沙真犹豫,颜良淡淡道:“你助朕拿下精绝,朕还会考虑饶你母亲和你的姐妹一条姓命,否则,朕强攻下精绝城,必把她们统统杀光。”

  占有过眼前这个女人,颜良却不屑给她一丝温情,依旧铁血冷酷。

  沙真浑身一颤,脸上的荣光焕发转眼消散,重新又涌现了深深的畏惧。

  她原以为,自己献身给颜良,同颜良有了之亲,颜良或许会仁慈一些,对她格外开恩。

  现在她才知道,自己完全想错了。

  不臣者,唯有一死。

  颜良所有的宽容,都绝不可能超越这条底线。

  沉吟许久,沙真轻声一叹,默默道:“好吧,我愿意助陛下拿下精绝,只求陛下到时能饶我们母女一死。”

  “朕言出必行,你就安心的去吧。”颜良郑重许诺。

  沙真拜了几拜,心怀着重重心事,告退而去。

  颜良却看得出来,这位精绝公主,虽然嘴上答应了做内应,但实际上,却仍心怀着犹豫。

  “朕可不能因她的犹豫,拖延太久,必须尽快拿下精绝城,看来,还得给她些压力才是。”颜良思索飞转,遂叫将郭嘉传来商议。

  未久,郭嘉前来,颜良也不隐瞒,将沙真暗中归降之事,道与了郭嘉。

  郭嘉眼眸一亮,欣然道:“若真有此女做内应,那咱们就不必待将重型攻城武器运来,就能拿下精绝城,这样的话,就为和波斯军决战,争取到不少的时间。”

  “只是,这个沙真,真的愿意做内应吗?”郭嘉又疑道。

  “放心吧,此女朕已亲自验过,她的归降之心不用怀疑。”颜良笑道。

  郭嘉一时狐疑,心中琢磨着,不知天子是怎么个“验过”法。

  颜良自也不会跟他解释,却道:“朕所担心的是,此女有所犹豫,拖延了朕的拿下精绝的时间,所以朕传你前来,就是想跟商议下,如何给她一些压力,逼她尽快行事。”

  郭嘉的思绪回到了正题上,当即道:“其实臣也一直在想此事,臣适才亲自查看了精绝城北的油田,那里果然有取之不尽的石油,臣觉得,既有如此奇物,咱们何不好好利用一下呢。”

  郭嘉的眼神中,透露着几分诡色。

  颜良脑子转了几转,忽然间已体会到郭嘉的用意,嘴角轻轻一扬。

  “很好,就这么办吧。”

  ……

  精绝城中,拂红和她的两个女儿,正焦虑不安的等候着。

  “回来了,女王,三公主回来了。”殿外女兵,激动的大叫。

  拂红精神一振,急叫宣入。

  片刻后,沙真步入了大殿,满脸的凝重。

  见得女儿这般神情,拂红的心中顿时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三妹,那颜良答应了我们归降的条件没有?”大公主石兰,迫不急待的问道。

  沙真摇了摇头,凝重道:“颜良拒绝了我们的名义上称臣,他要的是精绝城真正的投降,他还说了,如果我们继续顽抗下去,城破之后,他就要把我们精绝国人统统杀光。”

  大殿中,一片哗然。

  石兰和宝珠二人,嘴巴张得老大,一副惊恐的样子。

  拂红同样是脸色沉重,眼眸中闪烁着丝丝惊意。

  半晌后,拂红猛一拍案,骂道:“这个颜贼,他好大的口气,我精绝城岂是他说攻就能攻下,他有什么本事猖狂。”

  “母王说得是,咱们发动城中子民,至少能拼凑出万余兵马,凭借着坚固的城池,未必不能拖上一个月,到时波斯的大军一来,我看那姓颜的还敢嚣张。”

  “姐姐说得,咱还不降了,跟那颜贼死拼到底,我就不信他真有三头六臂,就凭几万骑兵,也想攻破咱们的城池。”

  石兰和宝珠二人,义愤填膺,一时间降意俱无,叫嚣着要与楚军决战。

  沙真本待相劝,但见母亲和姐妹这般慷慨,再想想颜良那苛刻的条件,心中便生了犹豫。

  “姐姐她们说得也不无道理,如果我们真能坚持一个月,精绝国就还能保住,如果降了的话,那我岂不是一辈子得当颜良的女奴,任由他蹂躏。”

  沙真权衡之下,渐渐忘了先前对颜良的许诺,到嘴边的劝言,悄悄的咽了回去。

  大殿上的这母女三人,还在慷慨之时,殿外亲兵却急入,声言城头形势紧急,楚军有攻城之势。

  拂红母女一惊,赶忙披挂出宫,率军直奔城头。

  登临城头,果然见有成千上万的楚军,已集结于城外,似乎正准备大举攻城。

  拂红不敢小视,急叫三位女儿统率诸军,准备血战守城。

  紧张的气氛中,五千精绝女兵登上城头,心怀着忐忑准备应对楚军的大举进攻。

  半个时辰过去,楚军却迟迟没有发动攻势。

  “母王,快看西北方向?”宝珠眼尖,手指西北方向,大叫道。

  正是狐疑的拂红,急是举目望去,却见西北方向,一队楚军正缓缓的向着这边挪动,看那样子,竟似在掘一条沟壑过来。

  楚军不攻城,却挖起了沟,这般举动,实在有些叫人不解。

  拂红和她的女人兵团们,顿时是一片茫然。

  沙真狐疑片刻,却蓦的神色一变,惊叫道:“糟了,楚军要掘渠联通护城沟,他们这是要用黑油沟壕,用大火烧我们精绝城啊!”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