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母女反目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母女反目

  叛变,她们要叛变。

  她们是自己的女儿,现在,却要合起伙来背叛自己。

  “你们好大的胆子,连母王我也敢背叛,你们还是不是本王的女儿?”浑身赤条,水滴淋漓的拂红,愤慨的大吼道。

  三个女儿只是身形一震,神色却无比坚定。

  沙真毫无所惧,正色道:“母王,大势已去,你这样继续顽抗,是拿我们整个精绝人的姓命做赌注,我们为了保住一城子民,只能地母王你不敬了。”

  “什么为了一城子民,我看你们分明是自己怕死才对!”拂红一声怒吼,揭穿了她们的本质。

  沙真三人的脸上,立时掠过几分惭愧。

  石兰却强按下愧意,上前一步道:“母王,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你就束手就范吧,不要逼女儿们对你无礼。”

  “你们几个大逆不道的,本王才不会屈服于你们,有胆你们就动手啊。”

  拂红悲愤的狂笑几声,赤条的身体往开一叉,双拳拦在身前,摆出一副决死一拼的样子。

  拂红是恼羞成怒,气极之下,打算以一己之力,拼命一搏。

  “既是如此,那就别怪女儿们无礼了。”沙真咬牙一喝,三姐妹对视一眼,一齐冲了上去。

  三人一拥而上,那拂红又岂是对手,几下便被女儿们干翻在地。

  沙真三人强行将拂红裹了衣袍,将她五花大绑,强行抬出了大殿,直奔城门而去。

  拂红一路喋喋不休的诅骂不停,沙真几人却也不理她,抬着她直抵城门,下令将城门打开,吊桥放下。

  城门一开,炙烈的热风扑面而来,险些将她们掀倒在地。

  城外的火墙依然在熊熊燃烧,吊桥方一放下,下部便迅速被点燃。

  沙真等十余人只能趁着吊桥还没被烧毁,这短暂的时间里,抬着她们的母王,先行的冲出了城出。

  一众女人出城,不敢稍停,向着楚营方向狂奔。

  火墙越来越远,背后的炙热,还有那呛人的黑烟,正在迅速的远去,直到被凉风和清新的空气取代。

  一众人如获新生一般,再也跑不动,一个个扑倒在地,气喘吁吁,大口大口的含焚吸食着空气,享受着清风的凉爽。

  她们每一个人的脑海中,都不约而同的浮现出同样念头:

  终于脱离那烈火包围的地狱了。

  马蹄声响起,数以百计的楚军骑兵,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这伙逃出精绝的女人,迅速的四面八方围了上来。

  沙真第一个反应过来,急是爬将起来,大叫道:“我是沙真公主,我们是出来投降的,快带我们去见天子。”

  姜维一马当先,拖枪奔驰近前,听得沙真的大叫,遂勒住战马,叫诸军且慢动手。

  一众骑兵将这些女人团团围住,姜维一问方才得知,精绝国的女王和她的女儿,皆已在此。

  姜维大喜,当即下令将她们的武器卸了,押着她们前往御营。

  御营中,颜良还在喝着葡萄美酒,享受着夜晚的清风。

  先行而还的斥候,将精绝人出降的好消息,急匆匆的报向了颜良。

  “这个沙真,终于动手了。”颜良精神大悦,当即下令停止向护城壕灌石油,并叫将拂红母女押解前来。

  未久,帐帘掀起,四名满脸烟色的女人,被押解了进来。

  其中一人还被五花大绑着,年纪稍长于其余三人,想来便是那精绝女王拂红。

  沙真赶紧跟伏于地,恭敬道:“沙真已奉陛下之命,率精绝一城军民归降,我姐妹母女皆在此,向陛下请求宽恕。”

  宝珠和石兰二人,赶紧也跟了下来,向颜良伏首求降。

  唯有那拂红,却是僵硬的站在那里,一副不服之势,不肯向颜良伏首跪拜。

  颜良扫视着那个愤慨的女人,看她的身体,而不失窈窕,脸上虽染了烟黑,却仍不掩那份风韵。

  “不好好安心做你的女王,却学人家跟朕作对,拂红,你可知错了吗?”颜良冷冷的质问道。

  拂红冷哼了一声:“你想灭我们西域,我当然要奋起反抗,何错之有。”

  “奋起反抗,哼”颜良剑眉一凝,沉声道:“所以,这就是你们勾结波斯,引狼入室的理由吗?”

  “我们——”拂红一时语塞,憋了半天,才勉强道:“我们那不叫勾结,我们只是为了对抗你的强权,借助外力而已。”

  勾结外敌就是勾结外敌,拂红显然在为她的所作所为,找个牵强的理由。

  颜良冷哼道:“你们这些家伙,为了保全自己,不惜勾结西方胡虏,朕灭的就是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家伙,朕今天明告诉你,朕就是要用强权,把你们践踏在脚下。”

  凛烈的威霸之气,奔涌而出,那强大的压迫力,几令人窒息。

  拂红承受着颜良的霸气,强撑着意志,大声道:“颜良,你不要太嚣张,波斯的三十万铁骑,很快就会杀入西域,到时候你必败无疑,我劝你还是放了我们,赶快退回玉门关,修筑城墙,闭关自守,准备抵挡波斯大军吧。”

  拂红这是在拿波斯这个靠山,来威胁颜良。

  可惜她却不知,这十几年来,有多少强大的诸侯,都曾威胁过颜良,而这些人的下场,却只有一个。

  被颜良踏在脚下。

  “波斯人又如何,他们敢来,朕一样把他们扫平,不过,在扫平波斯人之前,朕却要先收拾了你们这些个自以为是的臭娘们。”

  颜良冷笑一声,摆手喝道:“来人啊,把她母女四人带下去,洗刷干净了,朕稍后再好好处置她们。”

  左右军士一拥而上,将拂红和她的女儿们,一起拖了下去。

  那沙真以为颜良变卦了,急叫道:“陛下,你答应过饶我们一命的,你岂能反悔啊。”

  “朕一言九鼎,不令要留你们一命,还会让你们享受享受,什么叫作欲仙欲死,哈哈——”颜良笑得邪狂,话中有话。

  沙真母女一时未解,却已被拖了出去。

  这四名母女,都是姿色不凡的女人,颜良对她们最好的惩罚,自然间将她收入金屋,肆意的玩弄她们。

  不过眼下她们一个个满脸是灰,引不起颜良什么兴致,自然要先把她收拾干净了,稍后再说。

  再者,眼下享受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完全控制了精绝城。

  女王和公主皆已出降,精绝城的女人们已是群龙无首,乱成了一片散沙。

  楚军停止灌注石油之后,大火烧到次曰午后,终于是逐次熄灭。

  数万深受折磨的精绝女人们,终于脱离了火海,不用再受烈火炙烤和黑烟的熏呛。

  颜良遂发万余兵马入城,解除精绝的武装力量,控制住诸处要害,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就完成了对全城的控制。

  持续近半月的精绝战役,终于落下帷幕。

  精城城下,通往于阗国的道路,就此畅通无阻。

  此外,精绝国库府所藏,天量的财富,都落入了大楚的手中。

  更为重要的是,颜良获得了一片极宝贵的油田,这可是这个时代,任何国家都不曾拥有的资源。

  还有就是,颜良俘虏了数万精绝女人。

  那可是一城的女人啊。

  女人这种东西,就跟粮食一样,都是于国有利的资源。

  因为她们可以生育,几万女人,数年时间内,就可以繁殖十余万的人口,这对于刚从战乱中恢复太平,正急需增长人口的大楚来说,显得尤为重要。

  颜良遂是下令,将这大部分的精绝女人,押送回中土,或分赐给戍边的将士,或充为奴隶,或发配往缺少女人的州县。

  当然,颜良还留下了数千精绝女人,把她们留给将来迁往此地的驻军将士,以及新迁的农民,作为他们生育后代的工具,和耕种的劳动力。

  城池控制完毕,颜良下达旨意,大军狂欢三天,庆祝攻取精绝城。

  近三千精绝女人,成为了大楚将士们娱乐庆祝的工具。

  六万将士欢欣鼓舞,将积蓄了多天的精火,统统都在了那几千精绝女人的身上。

  时已入夜,满城都是精绝女人嚎哭声,大楚将士们的粗喘咆哮城。

  精绝城,今夜变成了一座笼罩之城。

  王宫大殿中,颜良欣赏着殿前精绝舞姬的曼舞,豪饮着美酒,与诸将痛饮庆贺。

  一片痛快的气氛中,邓艾提着名精绝女人,步入了大殿,将之丢在了颜良跟前。

  “启禀父皇,儿臣还有一件意外之喜,要献于父皇。”邓艾拱手笑道。

  意外之喜?

  颜良扫了一眼阶下的精绝女人,以为邓艾是发现了什么美人,要献给自己。

  他自想着自家的义子,还真是贴心时,却蓦的发现,那精绝女人似乎有些不对劲。

  颜良凝目仔细一扫,却发现那跪伏在地,战战兢兢的精绝女人,竟然是一个男人!

  “怎么回事,精绝城不是没有男人吗,这厮是哪里来的?”颜良奇道。

  邓艾笑着解释道:“回父皇,儿臣已审讯过,此人乃是司马懿的侄子司马望,本以拜火教的身份留在精绝。城破之后,他无处可逃,想要扮作女人混出城外,却不料被发配往了营,几名士卒正准备享用他,了却发现不对劲,却才发现竟是个男的。”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