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三大绝顶之将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三大绝顶之将

  司马懿的侄子?

  听到司马两个字,颜良就有些反胃,这是一个极其令颜良厌恶的家族,其厌恶程度,甚至超越了刘备。.

  不过,司马家却是人丁兴旺,当年晋国覆没,除了司马孚和司马懿的儿子们,被颜良的灭外,很多驻军于外地的司马氏成员,却都幸免于难。

  司马朗是一个,司马望也是其中一个。

  颜良依稀记得,历史上的司马望也算是个人才,驻守魏国西线,甚至还击败了姜维。

  今时的司马望,却穿着女人的衣服,涂脂抹粉的跪在阶前。

  滑稽,好笑,就好小丑一般。

  颜良端起酒杯,步入阶来,一脚将跪伏于地的司马望,踢翻在了地上。

  滚倒于地的司马望,抬起头来,以幽怨的眼神盯着颜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你就是司马懿的侄子么?谁是你亲爹,司马朗还是司马孚?”颜良饮下一杯酒,喝问道。

  司马望暗暗咬牙,沉默不语。

  “陛下,臣知道他的底细,他本是司马孚的儿子,当年司马朗无子,所以就过继给了司马朗。”马谡从旁解释道。

  原来是司马孚的儿子。

  颜良回想起来,方才想起,司马孚当年在是灭晋之战时,为自己处死。

  不想多年以后,司马孚的儿子,却跪伏在了自己面前。

  和他老子一样可憎。

  “你的父亲司马孚,就是为朕所杀,看你那一副幽怨的样子,怎么,想找朕报仇吗?”颜良以讽刺的目光,俯视着司马望。

  司马望依然不言,却只是暗暗咬牙,闷头痛恨。

  颜良冷笑一声,摆手道:“给他一柄剑。”

  邓艾将佩剑拔出,扔在了司马望跟前。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司马望,你可敢捡起这把剑,向朕来报仇吗?”颜良冷冷的问道。

  司马望的目光,落在了眼前那柄剑上。

  一丝阴冷的恨色,从司马望的眼眸中闪过,他悄悄的攥紧了拳头。

  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恨不得捡起长剑,一跃而起,扑向颜良,为死去的父亲报仇。

  下一个瞬间,司马望却蔫了。

  他很清楚,自己的武艺万不是颜良的对手,哪怕颜良赤手空拳,自己手执利刃也不是对手。

  然后,他就会被一拥而上的楚军,剁成肉酱,以这女人的装扮,屈辱的死在这里。

  是生是死,就在一线之间。

  拳头紧握了许久,司马望暗自叹了一声,还是松了开来。

  “两国交战,死伤在所难免,臣岂敢记恨陛下,臣愿归降于陛下。”司马望不但不敢动手,而且还卑微无比的向颜良乞降。

  颜良嘴角露出一丝意料之中的冷笑,将一杯酒饮尽,转身步上皇座。

  他就知道,司马望这小子,没这个复仇的胆量。

  男人着女装,乃是莫大的耻辱,司马望若真有骨气,他就算宁可战死,也不会下贱到男扮女装,涂脂抹粉想要苟取活命。

  很显然,司马望是个胆小鬼。

  “原来也是一个鼠辈。”颜良不屑的瞟了他一眼,冷冷道:“说吧,把你知道的关于司马懿的一切,把他如何勾答上波斯人之事,纺统都如实招来,朕或许会考虑饶你一条狗命。”

  司马望不敢不从,忙不迭的将司马氏的秘密,统统都如实招来。

  原来,当曰颜良扫灭西部鲜卑之时,那司马懿畏惧颜良,只好率几万部众,渡过黄河向西面遁逃。

  因是楚军的主力,尽皆集结于东线,故西面的兵力,并不足以阻挡司马懿的撤退,于是司马懿成功的穿过凉州防线,逃往了西域。

  司马懿看到颜良在凉州修筑驰道,推测到颜良早晚会进攻西域,便不敢在西域逗留,只有一路继续向西逃遁,希望能逃得越远越好。

  就这样,司马懿率领着几万人马,长途跋涉翻越葱岭,进入到了传说中的波斯帝国。

  那时的波斯,正处于安息王朝的末期,国家动荡不安。

  司马懿从中看到了机会,便是吞并了波斯一个名为“拜火教”的教派,以拜火教皇的身份,广收信徒。

  司马懿带去的几万人中,不乏医术精湛的医者,司马懿便叫这些医者,以拜火教士的身份,给波斯人治病,以此来赢得波斯人的好感和信任。

  这个时候,中土的医学,远远发达于波斯,很多波斯人不会治的重病,在这些中土医者的手中,却是药到病除。

  此是因此,拜火教在波斯的影响力,迅速的攀升,赢得了大批教徒的虔诚信奉。

  随后,司马懿又和波斯帝国中,一个叫作哈迪斯的诸侯联手,推翻了安息王朝,建立了新的萨珊王朝。

  哈迪斯登上皇位,为了报答司马懿,就下诏封拜火教为国教,尊司马懿为教皇。

  正是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件,司马懿这个落荒而逃的中土之君,才成为了整个波斯帝国的精神领袖,成为了仅次于哈迪斯的掌权者。

  司马懿虽然成为了至高无上的拜火教皇,但却一直心怀着卷土重来之志,如今才煽情动波斯皇帝哈迪斯,以发动圣战的名义,率波斯军东征,希图借波斯人之手,重新夺回中土。

  司马懿本是盘算先发制人,却没想到,颜良会提前出兵,征伐西域。

  为了给波斯军进入西域争取时间,司马懿才令司马望等人,以传教的名义,暗中纠结西域诸国,联合起来对抗大楚。

  司马望就这般战战兢兢,把司马氏的所有秘密,所有企图,都老老实实的交待了出来。

  “没想到啊,司马懿这厮,竟然还有这般离奇的经历。”颜良听罢后,心中暗自感叹。

  接着,他又问道:“波斯军的实力如何,可有什么厉害人物吗?”

  颜良知道与波斯的决战,无法避免,自然想从司马望的口中,问出更多关于波斯军队的情报。

  司马望不敢隐瞒,忙道:“波斯军以骑兵为主,其中更有近五万的重骑,其军中还有三员大将,分别叫作拉达曼迪斯、艾亚歌斯和米诺斯,此三人皆有万夫不当之勇,其武艺不逊于关羽张飞,是哈迪斯最为倚重的三大将。”

  波斯三大将,武艺不逊于关张!

  听得此言,在场的诸将,无不都微微震,颇有些吃惊。

  关羽和张飞那是什么人物,这二人都是武艺仅逊色于颜良的名将,放眼大楚军中,也只有文丑、赵云这一级别的大将,可与之一战。

  再加上近年前武艺进步,踏入绝顶境界的张辽、甘宁、庞德等人,整个中土也就寥寥数人而已。

  而根据司马望所说,波斯皇帝哈迪斯手下,就有三员这样的绝顶猛将,这般实力,实在了得。

  颜良自灭诛灭关羽后,放眼天下,已鲜有敌手,那些残存的敌人,莫说是跟颜良抗衡,就是颜良麾下马岱这种级别的将领,也鲜有能敌下数合的敌将。

  如今,却冒出三名波斯绝顶武将,这如何能不叫人震惊。

  不过颜良却没太过惊奇,毕竟波斯是与大楚、西方罗马并立的世界三大国,这么一个大国之中,拥有三名绝顶武将,倒也在情理之中。

  “罪臣所知道的,都已经如实招来,请陛下开恩啊。”司马望巴巴的哀求道。

  颜良从神思中回过,想了一想,又命令道:“朕还要你站出来,亲自揭穿拜火教为邪教的真相,揭穿司马懿的真面目,你可愿意?”

  拜火教在西域广为传播,信徒颇多,颜良就是要利用司马望这个拜火教的护法,亲自“现身说法”,来毁掉拜火教的影响力。

  “臣愿意,臣当然愿意。”司马望忙不迭的应诺,他焉敢不从。

  颜良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令将司马望先带下去,待利用完了这厮,再处死了他不迟。

  目光望向西方,颜良嘴角浮现狰狞的冷笑,喃喃道:“波斯人吗,有胆就来吧,我颜良征伐中土正嫌不过瘾,你们有胆来犯我大楚,来多少我颜良就杀多少!”

  ……

  葱岭以西。

  那一条险岭的山路上,一队波斯骑兵,正缓缓的攀爬前行。

  队伍的前端,一名坐胯黑马,身披重甲,手执铁矛,满脸卷曲胡须的波斯武将,沉默的前行着。

  狂风刮过,左右波斯骑士都冷得哆嗦,那武将那巍然不动,对寒风视若无睹一般。

  那武将,便是波斯帝国三大将之一的米诺斯。

  三万大军艰难而行,翻越了一道道的山岭,曰暮时分,终于翻过了那座最雄伟的山岭。

  驻马山脊上,米诺斯俯视着东方,胡须密布的脸上,钩起了一抹狰狞的冷笑。

  忽然间,山坡下面,一名穿着火云服的拜火教士,爬上了山岭,来到了米诺斯的跟前。

  拜火教士,正担当着波斯军情报搜集的细作工作。

  “东域的情况如何了?”米诺斯问道。

  中土称玉门关以西,为西域,波斯人则称之为东域,东域再往东,就是中土。

  “中土楚国的大军,已经快要打开疏勒国,整个东域就要被楚国占领了。”拜火细作道。

  米诺斯的眉头微微一皱,沉吟片刻,铁矛向东一指,厉声喝道:“传令全军,速速翻越葱岭,夺取疏勒,为哈迪斯陛下的大军,打开通往东域的大门。”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