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文明的碰撞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文明的碰撞

  波斯的先遣军团,正翻越葱岭,一路向着西域最西端的疏勒国进军。.

  颜良统帅的楚国铁骑大军,却已离开精绝,向着于阗国腹地开进。

  于阗国在高昌壁一役出力不少,派出了数万步骑,结果却损失惨重,几乎没有一人逃回国内。

  受此重创,于阗国可以说是国力大损,其附属精绝国的兵力,可说是他们阻止楚军西进的唯一有生力量。

  精绝国一灭,于阗门户大开,几无可守之军。

  颜良以庞德为先锋,率两万骑兵一路向西扫荡,于阗国各地是一片恐慌,但遇楚军杀到,不是开城投降,就是一城军民都弃城逃亡。

  拘弥、宁弥、西城、戎卢、皮山诸附属城邦,庞德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轻易拿下。

  七天之内,庞德的大军,已是荡平于阗国。

  那于阗国王不敢抵抗楚军兵锋,也不愿投降,遂是带着万余部众,向西逃窜,去依附疏勒国。

  颜良叫庞德大军继续前行,一刻不停的扫荡任何敢于抵抗的敌人。

  颜良本人则自率大军,随后跟进,而且,他带着拂红母女四人,一并都带着西征。

  那拂红一直把波斯人视为她们的救星,自以为波斯人才是她们的救世主,颜良就是要让她亲眼看看,她们的救世主,是如何被自己荡平。

  颜良要从精神和肉体上,彻底的摧垮她们,让她们身心都臣服于自己。

  西域南路,楚军进展顺利,西域北路方面,文丑和徐庶统帅的两万北路军,也是势如破竹。

  自从南河城分兵以来,文丑的大军连克它乾城、石城、温宿、尉头等龟兹国诸城邦,实力在高昌壁一役大损的龟兹国,根本不堪一击。

  在文丑的攻势下,龟慈国的国王和贵族,以及大批的军民,也纷纷逃离自己的国家,逃往疏勒避难。

  一时间,西域五大国,三十余城邦国,其中四大国已被覆灭,位于西域盆地最西端的疏勒国,俨然已成为了西域人最后的庇护所。

  颜良没有任何手下留情,疏勒国是必须要铲除的目标之一。

  他遂是飞马传令给文丑,命他继续向西挺进,两军会师于疏勒国,南北夹击,将西域人最后的希望歼灭。

  ……

  疏勒南部,莎城。

  城南三十里,通往绿洲的戈壁大道上,一支威武浩荡的大军,正汹汹前行。

  马蹄扬起的飞舞,遮天蔽曰,漫漫尘雾上空,那一面大楚的赤旗,傲然的飞舞。

  庞德策马飞奔,奔行在大军的最前端。

  他的两万铁骑已经扫荡了整个于阗,前方就是疏勒国南面的大门莎车,只要攻陷此城,大楚的赤旗就可以插在疏勒国的土地上。

  天子的大军就在后方不远,庞德这个开路先锋,可不愿让天子动手,他已打算凭着一己之力,扫平整个疏勒国,拿下平定西域的最大功劳。

  很显然,照目前的态势来看,庞德完全有这个能力。

  根据此前的情报,莎车城只有疏勒国不到两千的兵马,且城中人心惶惶,势难坚守。

  也许,大军到时,莎车城已经人去楼空,逃了个精光吧。

  庞德心中这样想着,叫大军加快前行。

  奔行半个多时辰,前面的地势越来越平坦,戈壁渐去,绿地逐现。

  马上就要进入绿洲了,莎车城应该不远了。

  忽然间,正前方尘雾大作,雷声隆隆,似有一队兵马狂杀而来。

  庞德眉头一凝,暗忖:“怎么回事,难道疏勒国人还敢主动出城迎击不成,哼,他们若敢主动出击,我正好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庞德也不起疑,喝令大军放慢速度,组结阵形,准备一战。

  行军与临阵对战不同,长蛇似的行军队形不利于作战,庞德精于骑兵作战,即使是没把敌人放在眼里,也不会轻敌作战。

  片刻间,两万人的骑兵,便组成铁壁之阵,向着敌尘方向平稳推进。

  两道尘暴越逼越近,敌人的旗帜身影也愈加分明。

  当庞德看清了敌形之时,眉头不禁一凝。

  那杀来之军,浩浩荡荡,竟有数万人之众。

  而且,都是骑兵!

  疏勒国在高昌壁一役中损失惨重,哪里能突然凑出数万骑兵?

  再近时,庞德愈加惊奇。

  因为他发现,敌人所敌的旗呈,根本不是疏勒国的旗号,而是用看不懂的鸟文书写的火云旗号。

  甚至,敌骑的装备与形容,也与西域军有着迥然不同的差别。

  诸般种种,如何能不叫庞德感到深深的狐疑。

  就在庞德奇怪时,两军已相对推进,彼此只距离一箭之地。

  对面那敌军军团,丝毫没有减速,反是抢在楚军加速之前,汹汹的发动了冲击。

  “莫非是……波斯军!”

  庞德心头猛然一震,脑海中闪过了这个惊人的念头。

  仔细再扫视杀来的敌人,庞德立时确认,自己的判断没有错。

  疏勒国绝没这么强大的骑兵部队,眼前的敌人也与西域人大有不同,事先又有情报称,波斯人正向西域逼近,那么,眼前的敌人,必是波斯的先锋军无疑。

  “波斯人来得好快,竟已赶到了莎车!”

  庞德的神经立时紧绷了起来,波斯人来的太突然,眼前的形势似乎于己军不利,他第一时间就想到先撤兵,会合天子的主力再说。

  下一个呼吸,庞德就否定了自己撤退的想法。

  “波斯军远道而来,自以为能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我今若不战而退,岂非助长了波斯军的气焰,两国未开战,就先让大楚失了锐气!”

  神思飞转,眨眼间,庞德已按下惊意,剑眉深凝,凛烈的豪情斗志,狂燃而起。

  庞德战刀向前一指,咆哮叫道:“大楚的勇士们,波斯人就在眼前,随本将杀啊,杀出我们大楚的威风,杀——”

  暴喝声中,庞德拍马舞刀,加速冲出。

  身后,两万大楚铁骑,挟着雷鸣般的杀声,奔腾而出,滚滚向着。

  如果说当他们第一时间发现,来敌不是疏勒国人,而是神秘的波斯军团时,他们还有一丝的惊讶,那么现在,那一丝的惊讶,早已被狂热的战意所吞噬。

  因为他们是大楚的勇士,是圣君颜良的战士,这个世界上,只有敌人被他们震慑,绝无他们畏惧敌人的道理。

  “杀——”

  “杀——”

  两万铁骑,义无反顾,如一柄钢铁巨矛,冲击而上。

  迎面处,那汹汹而来的波斯军团,也为楚军的“嚣张”气焰,震慑了心灵。

  纵马狂奔的米诺斯,原来高傲的脸上,划过了一道惊奇之光。

  他自率三万波斯骑兵翻越葱岭后,便不动声色的进入到了疏勒国中,在当地拜火教人员的引领下,与疏勒国王浑都达成了联盟的协议。

  米诺斯令疏勒国主浑都,不可宣扬波斯军来到的消息,他则连夜从疏勒城赶往莎车,为的就是杀楚军一个措手不及。

  米诺斯原以为,当他的三万大军突然杀出,必会给楚军以极大的震撼,楚军多半会选择受惊暂退。

  他却没有想到,楚军丝毫没有胆怯,反而更加狂傲的冲了上来。

  “东方的军队,竟能有这般的纪律和斗志,果然不是寻常的敌人。”

  米诺斯心中感慨,可脸上的傲气却愈加,冷哼道:“我米诺斯纵横波斯,无人能敌,今天总算碰到一支像样的敌军,很好,就让我杀个痛快吧。”

  狂笑一声,米诺斯纵舞铁矛杀出,口中高叫道:“大波斯的猛士们,为了哈迪斯陛下,为了拜火教的圣战,杀光邪恶的东方异教徒,杀啊——”

  三万波斯骑士,一瞬间就陷入了疯狂,口中狂吼着“圣战”二字,向着楚军奔涌而来。

  片刻后,两支庞大的铁骑军团,在绿洲之上,轰然撞在了一起。

  那是两个文明间,史诗般的碰撞。

  如果没有颜良这个穿越者的出现,东方的帝国,不可能在这个时代向西扩张。

  如果没有颜良的出现,就没有司马懿的西逃,波斯人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在司马懿的鼓动向,向东扩张。

  那么,两大文明间,也就不会在这西域之中,发生这场遭遇战。

  就在这一刻,东方的大楚帝国,中亚的波斯帝国,两个全然不同的文明,他们的战争机器,终于撞在了一起。

  冲天的血雾,四溅的断肢,兵器摧折声,人仰马翻声,交织成了一曲恐怖的修罗之歌。

  冲撞并没有分出胜负,两个文明的先冲部队,很快纠缠在一起,开始了惨烈的混战。

  波斯人乃半游牧的国家,骑兵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兵种,他们的骑士的装备,骑士的素质,实为当世一流。

  大楚虽为农耕国家,但在颜良这员铁血帝王的驾御下,扫平边塞诸胡,将一片片孕育优良战马的草场,都变成了大楚的疆土。

  多年的血战与训练,大楚的骑兵,同样都是百战精英。

  甚至,在纪律姓上,大楚的军队,还算上优势。

  正是因此,虽然兵力上处于劣势,但庞德的军队,却丝不处于下风。

  乱军中,庞德刀舞如轮,将波斯人的首级,斩得漫天乱飞。

  那米诺斯的一柄铁矛,亦使得也神入化,矛锋过处,一名名楚军被刺落马下。

  重重血雾中,两个文明的绝顶大将,几乎在同一时间,锁定了对方。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