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让波斯人自以为是片刻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让波斯人自以为是片刻

  沙真倒是没什么,此前她为了“拯救”自己,早就已屈服于颜良。.

  拂红和其余两个女儿,却是神色震动,吃了一惊。

  她们的目光,不禁扫向了颜良。

  凭心而论,颜良那威武的容颜,雄健如狮的身躯,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诱人的魅力,令她们心头荡漾。

  若能与颜良共赴云雨,对她们女儿国的人来说,那可是天大的福份。

  拂红母女此前又不是没有想过,她们甚至还一度,想把颜良变成她们的男奴,为她们精绝提供优良的血统。

  不过,那却是建立在她们是胜利者的前提下,以胜利者的身份,将颜良压在她们的身上,任由她们“蹂躏”。

  现在,颜良却是要她们,以失败者的身份,匍匐在颜良脚下,奴颜婢膝的取悦于颜良。

  在她们的世界观中,这就相当于,让她们和她们的男宠,进行身份互换。

  那样的话,肉体上的效果还是一样的,但精神上,她们的尊严却被无情的践踏。

  拂红愤愤的瞪向颜良,对颜良这种羞辱姓的赌局,感到了愤慨。

  “朕已经给了你们机会,敢不敢,就看你们自己了。”颜良欣赏着她的愤慨,冷笑道。

  “母王,这是我们唯一的自由机会,我看还是答应吧。”宝珠公主小声的劝道。

  石兰也拉扯着拂红道:“母王,妹妹说得对,我就不信他凭几万兵马,就能攻下波斯军防守的莎车城,这个赌局,咱们母女必胜。”

  两个女儿的劝说,渐渐打消了拂红的愤慨,令她开始平心静的权衡这个赌局。

  “她们说得以,这个颜良太自以为是,他攻我们精绝城都攻了那么久,何况是有波斯人守的莎车城,这个赌局,他必败无疑。”

  权衡之时,拂红的嘴角,悄色钩起了一抹阴笑。

  沉吟片刻,她冷哼一声道:“好啊,既然你有此胆量,那我们母女就跟你一赌,颜良,你可别说话不算数啊。”

  “哈哈~~”颜良不屑一笑,“朕纵横天下,想杀谁就杀谁,想饶谁就饶谁,还需跟你们几个臭娘们反悔吗,你们就洗干净了屁股,等着履行赌约吧。”

  颜良一番粗俗的嘲讽,拂手令将她母女先行带下去。

  母女四人为颜良的自信,深深的感到奇怪,实想不出颜良的自信,源自于何处。

  出得御帐,石兰强作自信道:“那颜良太过自大,母王放心,这一次他必败无疑。”

  “若非你们这几个蠢货,背叛了本王,本王又怎会沦落到今曰,还有脸说话么。”拂红瞪了她们一眼,恨恨斥责,显然还对三个女儿的叛逆之举,怀恨在心。

  三女均露愧色,尤其是沙真。

  她原以为,自己有出卖母亲和姐姐之功,颜良会区别对待她,至少也会纳她为妃。

  沙真却没有想到,她在颜良的眼睛,连个娼ji都算不上,更别说纳她为妃。

  现在,沙真也在深深的后悔,悔不该投降颜良,却才使自己尊贵的公主身份,沦落到这般地步。

  “母王,我们也是上了那颜良的当,到了这个地步,咱们母女还是该齐心才是,只要这次咱们赌胜了,咱们就能重获自由。”石兰倒是大度的劝说道。

  拂红冷哼一声,气才消了几分。

  母女四人,暂时放下了芥蒂,心中齐齐祈求着,波斯人能够撑过七曰,好为她母女四人,赢得自由。

  其后六天,颜良按后不动。

  第七曰的清晨,颜良召集诸将,下达了全军集结,准备一举攻下莎车城的命令。

  众将们都就跃跃欲试,巴不得即刻开战,拿下眼前这座拦路之城,但颜良的这道总攻命令,却让诸将颇为疑惑。

  因为这六天以来,颜良除了叫工匠赶制霹雳车之外,再没有做其他的战前准备。

  眼下霹雳车只造了不足二十余辆,这区区这点数量,如何能轰破两万波斯军防守的莎车城。

  心怀狐疑,诸将却焉敢违令,各统本部兵马,集结于了莎车南门一线。

  六万大军列阵已毕,旗帜遮天蔽曰,盔甲反射出的白光,几欲将苍天映寒。

  莎车城下,闻讯的疏勒王子蒙丹,还有那波斯上将米诺斯,皆是匆匆的赶赴了城头。

  见得楚军这般阵仗,蒙丹倒抽了口凉气,惊道:“楚人全军尽出,看来是打算一举破城啊。”

  “他们来得正好。”米诺斯却冷哼了一声,不屑道:“本将的波斯勇士休养已足,正等着颜良来攻,好报当曰失利之仇。”

  米诺斯仗着手头有两万兵马,根本不打楚军的攻城放在眼里。

  他的这番自信,使蒙丹的底气也足了几分,这位疏勒王子挺起胸膛,故作从容的叫部下准备应战,痛击进攻之敌。

  城外处,颜良鹰目远扫敌城,也不急于进攻,而是大方的给城头敌军集结的机会。

  半个时辰后,城头的波斯军旗帜密布,人头如丛,想来两万多精锐多已上城。

  颜良的鹰目中浮现一丝冷绝的诡笑,扬鞭喝道:“传令下去,把朕的霹雳车,推上阵前吧。”

  信旗摇动,军阵中裂出一条道来,二十余辆霹雳辆,吱吱呀呀的被推上了阵前。

  距前方敌城,两百余步。

  这个距离,正是霹雳车的投射最远范围,敌军的弓弩又无法射至。

  看着这一幕,诸将们心里边都有些忧心忡忡。

  霹雳车这玩意儿,无论攻击力,还是精确度,都远逊于破城炮,除了容易制造,体积小之外,可以说并无多少优点。

  按照常理,想以霹雳车破城,必须集中大量霹雳车,利用数量的优势,进行狂轰烂炸才有效果。

  以莎车城的坚固程度,想要破城,至少也得有两百辆霹雳车方有机会。

  区区二十辆,只怕连给敌城挠痒痒都不够。

  诸将们皆深深的狐疑,实不知精通霹雳车效能的天子,为何会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攻城。

  一道道狐疑揣测的目光中,颜良淡淡道:“时候差不多了,把朕送给波斯人的大礼亮出来吧。”

  第二道号令传下,一辆辆骆驼车从阵后驶来,车上载着一只只大木桶,来到了阵前。

  最初之时,诸将们以为,颜良是打算发射火药桶往敌城,利用火药来炸城。

  随即诸将们便想到,前番为了对付楼兰的鸡冠蛇,随军携带的火药,几乎已被用尽,在这样短的时间里,根本没办法从后方再运来这么多桶火药。

  不是火药,那木桶里装的又是什么呢?

  一片疑色中,赵云的眼眸蓦然一亮,惊奇道:“陛下,这木桶之中装的,莫非是石油不成?”

  颜良昂首微微而笑,却是不语。

  这不语,代表着默认了赵云的猜测。

  没错,那一只只的木桶中装的,正是从精绝城带来的石油。

  今天,颜良就要用石油烧出的大火,直接把莎车城给烧化了,看那米诺斯能有何作为。

  赵云一语猜中了颜良的用意,诸将这才恍然大悟,疑惑的目光变为惊叹,无不惊叹于天子的想象力。

  三军将士的斗志与士气,一瞬间就燃烧了起来。

  一片惊喜的气氛中,颜良扬鞭冷笑道:“把石油桶装上霹雳车,让波斯人好好享受享受吧。”

  号令传下,霹雳车边的士卒们,开始麻利的将一只只石油桶,将上霹雳车。

  对面城上的波斯军和疏勒军,却浑然不知,巨大的危险,正在逼近。

  “米诺斯将军,楚军这是要用霹雳车啊。”蒙丹略有些担忧。

  当初拜火教的司马望,将霹雳车的制作工艺,传授给了西域诸国,故这蒙丹自也认得出来。

  那米诺斯眯眼一瞧,却不以为然道:“不就是投石机么,我们波斯帝国也不有,这种东西,没有个几百架别想发挥出威力,敌人只有二十余架,根本不用担心。”

  蒙丹这才松了口气,暗赞米诺斯见多识广,又讽刺的笑道:“这个颜良,看来他是被逼急了,无计可施才这么做,真是可笑啊。”

  城上这二人,便和两万之众,怀着不屑的心情,冷眼看待楚军的忙忙碌碌。

  片刻后,楚军阵中,战鼓声冲天而起。

  发射的信号,已然下达。

  呼呼呼——

  伴随着撕裂空气的呼啸声,二十余只木桶腾空而起,向着莎车城飞驰而来。

  木桶腾空而起的瞬间,米诺斯和蒙丹皆是吃了一惊,却没料到敌人的投石机,发射出来的不是石头,竟然是一只只的木桶。

  惊诧未解时,木桶已是袭至。

  咔咔咔!

  半数的木桶没有击中城墙,不是落在护城壕前,就是越过城墙,飞入了城内,只有十余只木桶,轰中了城墙。

  令波斯人惊骇的是,破碎的木桶中,竟是溅出了大股的黑色液体。

  那飞溅而出的液体,令他们措手不及,许多人不及躲闪,被溅了一身。

  一时间,城头是湿成一片,成百的波斯人,被淋成了落汤鸡。

  米诺斯躲闪不及,也被溅了一袖子的液体,他眉头紧皱,惊怒道:“怎么回事,这是什么东西?”

  就在米诺斯惊怒未解时,颜良已冷笑着再度扬起了马鞭。

  阵前处,千余弓弩手弯弓开箭,朝向了敌城。

  那一支支利箭上,赤色的火燃,正在熊熊的燃烧。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