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波斯狗贼,哪里逃!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波斯狗贼,哪里逃!

  “放!”

  一声厉喝,千支火箭离弦而出,飞射敌城。.

  漫天的火箭,铺天盖地而来,顷刻间如飞蝗般射上了城头。

  火箭一中石油,眨眼间火势就起,只几个呼吸的功夫,整条莎车南门一线,已是起了百余处火势。

  火势一起,随着四溅的石油,乱窜蔓延,转眼就形成了无可控制的地步。

  城头上,尖叫声,惨叫声立时响成一片,波斯人和疏勒人,统统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此刻,他们才真正明白,原来这才是颜良的计谋。

  以霹雳车发射石油,再以火箭点燃石油,用大火将莎车南门烧成火海。

  数不清身沾石油的波斯士卒,在不及躲闪的情况下,被大火烧着,瞬间变成了火人,翻滚嚎叫,火中狂奔。

  那一个个乱窜的火人,将更多的同伴点燃,如滚雪球一般,将大火越滚越裂。

  看着遍城的火势,米诺斯惊呆了,惊到目瞪口呆。

  “这黑色的水是什么,怎能一点就着,这才是颜良的真正的攻城方法吗,这怎么可能……”

  米诺斯惊悚万分,心中对颜良充满了深深的惊惧。

  眼前火势向他这边烧来,米诺斯想起自己身上也沾有石油,吓得赶紧将衣服脱了,丢在了火海中。

  而此时,楚军的霹雳车又开始了发射,前那些装满石油的木桶,继续一桶桶的射上城头来。

  这才是真正的火上浇油。

  扫视四面的火海,米诺斯情知大势已去,难以再抵挡,他想也不多想,急是避开火势,向着城下逃去。

  方走出一步,却见一名满身是火的疏勒人,嚎叫着扑向了自己。

  “米诺斯,救我,救我啊——”那火人撕心裂肺乞求嚎叫。

  米诺斯吓了一跳,赶紧退后几步,仔细一眼,才认出那被烧起的男人,竟是疏勒王子蒙丹。

  此时的蒙丹,半边身子已被烧起,头发皆被烧焦,形容极是可怖。

  “米诺斯啊,是你说可以挡住楚军的,怎么会这样,是你害了我啊,救我啊~~”蒙丹哭这着,跌跌撞撞的再次扑了上来。

  米诺斯怕被燃着,退后一步,眉头深凝,冷冷道:“你们就算不被东方人杀死,我们波斯人也会杀光你们,你们只不过是我们利用的棋子罢了,死了也活该!”

  话音未落,米诺斯猛的拔出佩剑,毫不犹豫的斩出。

  只听“噗”的一声,蒙丹那颗火头飞上半空,无头的身躯晃了几晃,倒在了火海中。

  斩杀了蒙丹,米诺斯提剑奔下城头,率领着他的残兵败将,翻身上马,急是从西门逃出。

  城外处,颜良昂首欣赏着这场大火,英武的脸庞间,涌动着悦愉的神情。

  见得火烧得差不多了,颜良才下令停止发射石油桶,只等着火势一弱,他就可以下令大军冲入敌城。

  “陛下,火烧到了这种程度,波斯人聪明的话,就该即刻弃城而逃才是,臣恐那米诺斯会逃跑。”赵云提醒道。

  颜良剑眉一动,点头道:“子龙所言甚是,朕予你一万轻骑,即刻绕往西门,给朕去截杀出逃的波斯败兵。”

  “诺!”赵云得令,拨马而出。

  一万轻骑脱阵出去,随着赵云绕过大火熊熊南门一线,直奔西门而去。

  铁骑狂奔,未几,赵云便率军抵达了西门。

  他兵马方到,举目一望,便见成百上千惊慌失措的波斯兵,正仓皇的从城中逃出。

  赵云剑眉一横,俊朗的脸庞间,也禁不住扬起了一丝狰狞。

  “大楚的将士们,随本将杀上去,杀尽波斯胡虏——”厉啸一声,赵云策马舞纵电射而出。

  “杀尽胡虏~~”

  “杀啊~~”

  一万在楚骑士们,汹涌如潮水般,向着敌群扑去。

  此刻,那米诺斯才刚刚从城中逃出来,方喘了口气,庆幸逃出升天。

  回头看了一眼大火熊熊的南门一线,米诺斯平伏下激荡的心情,冷哼一声道:“颜良啊颜良,你以为一把火就可以灭了我吗,你可小瞧了我米诺斯了,如今我不过损了几千兵马,待会我撤还疏勒城,守住疏勒河叫你无法过河,我看你还怎么用这火计。”

  劫后余生的米诺斯,很快恢复了信心,打算收拾败兵,望西北方向的疏勒城退却。

  正当这时,东南方向杀骤起,一支楚军骑兵斜刺里狂冲而来,打断了米诺斯的庆幸。

  米诺斯那些许自信,转眼就被楚军给击碎,他万没有想到,颜良竟然料到他会从此门出逃,这么快就派了兵马前来截杀。

  “这个颜良的智谋,竟然这么神奇,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司马教皇不是说,颜良根本不足为惧吗?”

  震惊的米诺斯,有种上当的错觉,惊慌之下,也不敢再多想,赶紧拨马而逃。

  赵云的截击之队,已是杀到。

  噗噗噗!

  银枪过处,一个个血窟窿被洞穿,数不清的波斯骑兵,还未看清赵云如何出手之时,就已经做了枪下之鬼。

  一万大楚铁骑随后而至,如一柄利刃,将波斯这支败逃的垂死骆驼,撕成了碎片。

  由于逃跑仓促,许多波斯军甚至来不及找到自己的战马,就徒小逃了出来。

  这些没了马的波斯兵,在楚军铁骑跟前,简直如蝼蚁一般,被轻易的碾碎,扫荡。

  而那些骑了马的波斯人,刚刚逃出城,根本来不及鞭笞战马加速,又如何能逃得过飞驰而来的楚骑。

  一万八千多外逃出来的波斯人,被杀得是血流成河,尸横遍地。

  乱军中,米诺斯已没了丁点自信,心惊胆战的他,只顾夺命而逃,哪里还顾得上他部下的死活。

  “波斯贼将,哪里逃!”乱军中,蓦听一声厉喝,一道白色的银光,斜刺里飞射而来。

  白马银枪的赵云,如一道白色的风暴,向着奔逃中的米诺斯,呼啸而来。

  猿臂一抖,手中银枪电射而至,螺旋刺出,挟着一道涡状气流,瞬息间已杀至米诺斯跟前。

  枪锋未至,米诺斯就感觉到,一股强大如风暴般无气劲气,铺天盖地的挤压而来。

  一瞬间,米诺斯竟有种错觉,仿佛自己周遭的空气,竟被抽干了一般,压抑到几乎要让他窒息。

  何其强大的劲力,何其强大的气势。

  突然杀来的银枪敌将,给自己所造成的压迫力,竟是超越了当曰的庞德!

  米诺斯不及多想,急将铁矛斜荡而出,迎向赵云那惊天一刺。

  锵!

  猎猎的金属嗡鸣声中,米诺斯只觉绵绵不绝的大力,从兵器上灌注而来,那巨力震击下,他手中的铁矛竟支撑不住,生生的被震开了寸许。

  赵云那一柄银枪,就穿过这寸许的破绽,直奔他的面门而来。

  “此人的武艺,更在前曰那东方武将之上,怎么可能,颜良手下,到底有多少绝顶大将?”

  米诺斯震撼难当下,眼前枪锋刺来,几乎是本能的将头颅偏开三分,赵云的银枪贴着他的面前刮过,刃风竟是扫刮的他面皮隐隐作痛。

  这鬼神般的一击,换作是寻常武将,只怕早就命丧当场,幸得米诺斯乃波斯三大将之一,还有两把刷子,险険的避过了致命一击。

  惊悚之下,米诺斯低吼一声,运起生平之力,将铁矛向上一举,才勉强的将赵云的银枪从面前荡开。

  就在他刚喘口气时,赵云猿臂招展,银枪再如电光一般,斜向刺来。

  惊出一身冷汗的米诺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集中全身心之力,举矛再应。

  乱军中,只见一白一黑两骑并驰向北,马上二人枪矛纷飞,如滚绣球似的战成一团。

  转眼间,两人走过二十余招。

  赵云气势沉稳,精妙的招式如长河一般,绵绵不绝的施展出来,只逼得米诺斯穷于应付。

  此刻,自诩为波斯三大将,纵横无敌的米诺斯,那高傲的自信,已被赵云彻底摧毁。

  绝顶武将间,自也是有差距的。

  颜良武绝可称绝顶中的登峰造极,傲视天下,而似庞德、甘宁之流,虽亦为绝顶,却只是绝顶中的末阶。

  似赵云、黄忠、文丑之辈,则在颜良之下,庞德、甘宁之上,处于绝顶中阶。

  米诺斯虽为波斯三大将,号为绝顶,但实际水平却只与庞德相当,甚至还稍弱几分。

  以此战力,撞上绝顶中阶的赵云,又焉能与敌。

  五十招过后,米诺斯已被压迫得手忙脚乱,破绽频出,几乎喘不过气来。

  “给我挡住他,围杀他!”米斯斯放声尖叫,呼唤左右前来助战。

  十余名忠心的亲军骑士,不惜姓命的四面驰近,围攻赵云。

  趁着赵云分心之际,米诺斯急是跳出战团,再不敢纠缠,发疯似的策马狂逃。

  赵云岂容他逃脱,银枪卷出一片光影,顷刻间将那十余敌骑刺于马下,拖枪策马穷追米诺斯。

  就是这片刻的迟滞,米诺斯已逃出十余步外,暂时脱离了赵云的缠头,头也不敢回,舍命而逃。

  米诺斯的身后,那近两万的波斯军,则被楚军横竖碾压,杀得血流成河,几乎全军覆没。

  赵云杀得意犹未尽,率军一路追杀,竟是一口气追出了三十余里。

  狂逃的米诺斯,蓦的收住狂奔的战马,抬头一看,只见疏勒河横在眼前,挡住了去路。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