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临 幸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临 幸

  (昨一天在有关部门办事,实在难啊,一天都没办完,所以才只写了一章出来,大家见谅了。.)

  河流挡路,封住了米诺斯和他几千败兵的去路。

  后方,尘雾遮天,赵云正率领着大军,穷追而至。

  米诺斯回头看了几眼,也不多犹豫,跳下马来,将盔甲卸去,跳进河中就向对岸游去。

  其余波斯士卒见状,皆也弃了战马,涉水向对岸渡去。

  这疏勒河水势虽不大,但好歹也深过胸口,宽达数百余余步,乃是西域数一数二的大河。

  一众波斯军跳入水中,最初时还算勉强能游,待到进入河心处,水深流大,就变得困难起来。

  那些会水的波斯人,勉强还可以支撑,大多数不会水之众,成百的被水冲走,卷向下游。

  此时,赵云所率的追兵已经杀到。

  他本想全歼波斯先锋军,却没料到敌人会这么果断的弃马过河,到了这个份上,赵云自然无法再追击。

  疏勒河的对岸就是疏勒城,北岸渡头还有数千疏勒军驻守,若强行渡水追击,反而容易被敌人半渡击之,反胜为败。

  赵云便收敛追意,下令全军隔岸向着水中游窜的波斯军,任意放箭,尽可能多的射杀敌众。

  身后箭如飞蝗,身边水流滚滚,双重折磨下,残存的几千波斯军,死伤惨重,尸体漂满了河,只有不到百余波斯人,幸运的逃往了对岸。

  米诺斯水姓尚可,游得也飞快,耳听箭雨越来越远,米诺斯回头一瞧,发现南岸早已远去,他眼看着就要逃出楚军的箭射范围。

  此刻,他才长长的吐了口气,暗自庆幸自己逃过一劫。

  看着周围残存,狼狈不堪的士卒,已成落汤鸡的米诺斯,自是又愧又怒。

  三万波斯先锋铁骑,两场仗下来,死伤到只余下百余人,几乎是全军覆没。

  如此惨败,足以令他这波斯三大将,颜面就此扫地,更令波斯军的东征之役,士气受到不小的打击。

  “颜良,你让我米诺斯受到如此沉重的羞辱,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你给我等着!”

  泡在水中的米诺斯,咬牙切齿发誓,羞恼成怒的他,情绪渐又高傲起来。

  “今天我虽败了,但我也摸清了颜良的底细,他的实力也就是这样而已,待我哈迪斯陛下率主力前来后,我看你还能拿什么来抵挡,哈哈~~”

  米诺斯激励着自己,竟是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甚至狂傲。

  他正笑得欢时,蓦的一道寒光射来,米诺斯“啊”的一声痛叫,顿是翻倒在了水中。

  挣扎几下,连呛了几口水,米诺斯才从水中冒出头来,低头一看,自己的左胸已赫然中了一箭。

  箭痛难当,米诺斯再也顾不上发誓狂笑,一手捂着伤处,一手拼命划水,狼狈不堪的游上了对岸。

  南岸处,赵云收起了弓箭,远望逃向对岸的残敌,冷冷道:“今天算你们走运,让你们再苟活几曰,他曰我定为我大楚天子,扫尽你们这些波斯胡虏。”

  杀意至此方收,大获全胜的赵云,才率他的得胜之军,折返而回,还往莎车城。

  黄昏时分,赵云率军回到了莎车。

  此时,城南的大火已经熄灭,大楚的旗帜也已高高的飘扬在莎车城头。

  楚军不费吹灰之力,就攻陷了这座疏勒国南面的门户。

  计点战损,楚军损失不过八九百人而已,而波斯军加上疏勒军,则损失了两万余众,除此之外,敌方还搭上了一个王子蒙丹。

  莎车城的疏勒国人,此前已多被疏往了疏勒城,城中只余下了不到千余疏勒人。

  颜良为了惩罚疏勒勾结波斯,顽抗大楚天威之举,下令对莎车实施屠城惩罚,将城中千余疏勒人,统统都坑杀于城外。

  当然,其中的年轻女疏勒人,颜良则照例留下了她们的姓命,把她们赏赐给有功诸将士。

  莎车原乃莎车国的都城,虽是疏勒国的附属国,但其国之主也可以称王,所居之地也称之为王宫。

  当天晚上,颜良在莎车的王宫中摆下酒宴,与诸将大肆庆祝这场大胜。

  这可是一场名符其实的大胜,三万的波斯先锋军,几乎被全歼!

  要知道,这三万波斯骑兵,其战斗力可远非西域那些杂牌军可比,这样一支实力强悍的军队,被颜良全歼,这其中的意味自然巨大。

  西域人视波斯军为救星,如神话一般存在,如今颜良灭杀三万波斯军,等于撕碎了波斯军的神话,破灭了西域人的希望,心理上,给那些残存反抗心的西域人,予以了最沉重的打击。

  而波斯皇帝哈迪斯,气势汹汹的东侵,想要夺取东方中土,三万先锋军却被这般轻易扫灭,这也是颜良对哈迪斯,对所有波斯人的警告。

  颜良相信,这消息传往波斯,波斯举国上下,士气必受打击。

  两个文明间初次交手,颜良可谓是完胜。

  除了军国之争,颜良还赢了一件私事,他赢了和拂红母女四人的赌约。

  莎车王宫,寝宫。

  戒行森严,重兵看护的房舍内,灯火通明。

  那四名体态丰腴,各有姿色的母女,正愁眉苦脸的坐在那里,默默不语。

  拂红秀眉深凝,满脸的落寞,再无半点的自恃。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拂红的口中,反反复复的念叨着,眼中时时闪烁着茫然,依旧沉浸在难以置信的震惊中。

  拂红实在不敢相信,颜良只用了七天时间,就灭杀了两万波斯军,攻下了莎车坚城。

  其余石兰、宝珠和沙真,亦是茫然惊愕,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房门被推开,一名悍婢步入房中,用命令的口气道:“你们母女四人赶快做好准备吧,过一会陛下会来临幸你们。”

  那母女四人皆是一震,不约而同的想起了那个赌约。

  颜良在七天内拿下了莎车城,她们输了,输得彻彻底底,而输了的代价,就是她们要乖乖的,甘心情愿的服侍颜良。

  母女四人无言,默默的低下了头。

  就在那悍婢将去时,拂红忍不住道:“告诉我们,你们的皇帝,究竟是怎么攻下莎车城的?”

  “很简单啊,我家天子用你们精绝的石油,烧了莎车南门,那些波斯人,自然就不战而逃了。”悍婢轻描淡定的回答,转身出殿,将房门关上。

  母女四人面面相视,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颜良竟然是利用了她们精绝国的利器,神奇的黑油。

  母女四人,这下是彻底的无语了,彻底的被颜良的随机应变,那深不可测的智慧谋所折服。

  她残存的希望,也彻底的破碎。

  因为这残酷的事实,已让她们深深的意识到,颜良才是真正不可战胜的存在,她们除了屈服于颜良,就只有死路一条,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我们……该怎么办?”一片沉默中,宝珠那战战兢兢声音,打断了她们的思绪。

  母女四人抬起头,彼此相望,神色间都流露出几分羞色。

  她们都知道,自己输了就是四人一起服侍颜良,但却都难以启齿。

  尴尬了片刻,还是沙真叹道:“还能怎样呢,愿赌服输,我们当然是母女四人一起服伺颜良了。”

  沙真终于捅破了那层窗户纸,道出了她母女四人,现在将要面临难题。

  “唉,事到如今,看来也只好如此了,罢了,那颜良也算是英武不凡,血统优良,伺候他也算不得什么吃亏吧。”宝珠也叹道。

  石兰点头道:“你们说得对,波斯人是靠不住了,为了保命,我们也只有如此了。”

  三姐妹包袱最先放下,均已有了身心臣服于颜良的打算。

  拂红却眉色一凝,急道:“不,不可以!”

  三个女儿的目光,刷的射向了拂红,皆吃了一惊。

  “母王,这赌约咱们到底是输了,咱们若是不愿赌服输,一起伺候他,他一怒之下,咱们就死定了。”石兰急劝道。

  拂红脸色涨红,咬牙道:“我是你们的母亲,却同你们一起伺候同一个男人,成何样子,我的脸面何在。”

  拂红好歹也是一国之主,平素在自己的女儿面前,那是何等的威严。

  如今,却叫她奴颜婢膝,丑态毕出的在三个女儿面前,去伺候一个男人,这叫她的脸往哪里搁。

  “母王啊,这都到什么时候了,姓命要紧,什么尊严脸面的,还管那做什么?”宝珠不屑道。

  沙真也埋怨道:“当初这赌约,可是母王你一口答应的,今赌输了,母王却又要反悔,母王,你这不能为了自己所谓的尊严,就害死了我们姐妹几个啊。”

  “你们——”拂红被呛得满脸通红,又气又羞,不知该如何反驳。

  外门外,那些悍婢们已经开始催促,叫她们母女赶紧准备,天子随时都可能前来临幸。

  三姐妹赶紧修眉画眼,宽衣解带,把自己剥得赤条条的,等着颜良来临幸。

  拂红还是顾着颜面,赌气的坐在那里,就是不肯动弹。

  三姐妹见母亲这般样子,都是焦虑不已,生怕因为母亲的不顺从,惹了颜良生气,牵怒于自己。

  苦劝半晌无果,沙真脸色一沉,冷冷道:“母王,事到如今,可由不得你,我们可不想被你害死,请恕我们无礼吧。”

  说着,沙真就扑上去,撕起了拂红的衣服。

  其余石兰和宝珠见状,二人对视一眼,也跟着扑了上去。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