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八十章 不可一世

第一千零八十章 不可一世

  “你们要做什么,你们要做什么!?”拂红惊恐的叫道。

  话音未落,肩上的衣裳被沙真撕下了一大片,露出了白花花的一片雪背。

  石兰紧接上前,将拂红双脚按住,宝珠猛的一扯,只听“哧啦啦”一声响,拂红的裙子就被扯了个干净。

  裙子一碎,两双光滑雪白的大长腿,立时便露了出来。

  “母亲,求求你,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为了咱们四人的姓命,你就顺从屈服吧。”沙真连撕她衣裳,边苦口婆心的劝说。

  石兰和宝珠二人,则不容分说,疯狂的将母亲的衣裳,尽皆撕碎。

  最开始,拂红还羞愤无比,本能的挣扎反抗,痛斥着女儿们的无礼与无耻。

  当衣裳破碎,肌肤尽露时,拂红的愤怒,终于被残酷的事实给击碎。

  不顺从,就是死!

  她没有选择。

  拂红紧皱的眉头缓缓松开,挣扎的臂儿也放了下来,丰腴的身躯也不再扭曲。

  她终于安静了下来,就那么呆坐在那里,任由三个女儿,将自己撕得一丝不剩。

  剥光了自己的母亲,几女暗松了口气,赶紧又将自己也剥了干净。

  母女四人,就那么一衣不遮的齐坐在那里,赤条条的等着颜良前来临幸。

  “陛下驾到~~”

  房门外,传来了高唱声,这声音让屋中的母女四人,神经一瞬间就紧绷了起来。

  石兰、宝珠和沙真三姐妹,忙是压制住紧张的心情,脸上强行堆出几分媚笑来,想要笑脸迎逢天子的临幸。

  拂红的脸,却始终是板着的,就算她已一丝不挂,仍旧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可当房门被推开,颜良那威然如山的身躯,步入房中的一瞬间,拂红内心深处,升起了一股强烈的恐惧,那恐惧感逼迫着她,令她几乎本能挤出了丝丝媚笑。

  那一刻,拂红知道,自己已是从心灵深处,臣服于了眼前的男人。

  酒醉三分的颜良,看到眼前四个光赤赤的女人,不禁笑了。

  “很好,脱得很干净嘛,看来你们都是识趣之人,懂得愿赌服输,朕还琢磨着有些人脸面挂不住,打算装刚烈呢。”颜良笑讽着走上前来,目光落在了拂红那丰韵十足的身上。

  显然,颜良口中的“有些人”,指的就是她。

  拂红顿时面红耳赤,低头不敢面对颜良那肆意的眼光,那沉甸甸的身躯,也在微微的颤抖。

  “臣妾母女,早已为陛下的神开折服,就算没有什么赌约,也甘心情愿的臣服于陛下,伺候陛下。”沙真媚笑道。

  颜良冷哼道:“什么甘心情愿,你们不过是畏惧朕的强权,不敢不从罢了。”

  那母女四人,花容一变,情绪紧张,一时不知该怎么接颜良这直白的言语。

  “不过这也没什么。”颜良脸色又扬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刘备那种假仁假义的货色,才需要所谓的甘心情愿臣服,朕就是要用霸权压垮你们,欣赏你们不得不从的姿态,哈哈——”

  狂笑声中,颜良已上得前来,虎掌伸出,肆意的在她四人身上游走。

  面对颜良赤果果的嚣张与霸道,母女四人心神震荡,却才意识到,颜良竟是这般不可一世。

  母女四人却不敢有丝毫表露,只能战战兢兢的,笑脸取悦颜良。

  “都给朕翻过去吧。”颜良大声一喝。

  母女四人不敢不从,赶紧转过了身去,伏爬在那里,跟狗似的背对着颜良。

  “准备好吧,朕要开始在你们身上,策马奔腾了,哈哈——”

  颜良放声狂笑,虎掌在拂红的肥臀上“啪”的用力一拍,抖擞雄风,奔腾而出。

  拂红眉头深深一凝,一瞬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冲击力,竟欲将她她的身体撕碎。

  她却不敢动弹,只能暗暗咬牙,以那屈辱的姿态,跪伏在三个女儿间,接受颜良的鞭笞。

  房中,春雷阵阵,骤雨呼啸。

  颜良就如一头雄健无比,不知疲倦的雄狮,不停的在那四片芳草地间奔腾。

  “陛下~~陛下哦~~”

  ……

  一夜纵情放肆,颜良直将那四女,征伐到香汗淋漓,几欲昏绝方始作罢。

  次曰天亮,荣光焕发的颜良,下达了继续进攻的命令。

  铁骑之军开出莎车城,向着几十里外的疏勒城杀去。

  楚军抵达疏勒河南岸时,却才发现疏勒国早就将沿河百里的渡舟渡筏,统统都强征往了北岸。

  疏勒河说浅不浅,说深不深,小规模的涉水偷渡尚可,六万骑兵想要过河,却非得有大量竹筏不可。

  原因很简单,因为锦衣卫的细作侦察到,疏勒国在几个月之前,就开始在北岸紧靠疏勒城的渡头,兴建了坚固的防御阵地。

  如今米诺斯虽遭惨败,但手下千余败兵,再加上疏勒国现有的兵力,至少也还能拼凑六七千的步军。

  七千兵马,野外决战,自然无法与大楚铁骑抗衡,但依靠着疏勒河的天险固守,还是可以的。

  颜良即使有大量竹筏,想从疏勒城正南面强渡,攻陷其北岸渡头阵地,成功的机率也不大。

  唯一的机会就是从他处偷渡。

  颜良遂在郭嘉的建议下,在疏勒城南面岸边扎下主营,分兵伐木造筏,作出从正面的进攻的态势。

  暗中,颜良却派邓艾等将,往上下游寻找水浅处,偷渡疏勒河。

  经过几天的尝试,效果却不怎么好。

  原来那米诺斯逃往疏勒后,彻底的放下了对颜良的轻视,集中了疏勒所有兵力,全身心的固守待援。

  米诺斯在严守北岸大渡头的同时,派出不少游骑,严密的监视楚军的动向,一旦发现楚军有从上下游偷渡的迹象,就率五百骑兵出动,及时的在半渡阻击楚军偷渡。

  半渡而击之的厉害,无论中外都是一样,哪怕你有千军万马,对方只需少部分兵力,就可以守住。

  当颜良被疏勒河挡住,寻思着如何渡河时,在疏勒城的西面,成千上万的军队,已经从葱岭上下来,源源不断的赶赴疏勒。

  山岭上,那身着火云袍,头戴金冠,手执权杖的男人,高坐在骆驼上,俯视着前方那一望无际的天地。

  仿佛,一切都被他踩在了脚下。

  他的脸上,闪烁着变幻莫测的表情,时而感慨,时而愤怒,时而又深邃。

  凝望了许久,他长长的吐了口气,喃喃道:“这么多年后,我司马懿,终于又回来了。”

  他就是司马懿,波斯拜火教神圣的教皇。

  “懿,我的兄弟,这就是东方吗?”身后传来一个亲切而威严的声音。

  司马懿回过头去,却见一位身披金甲,手提双叉矛的皇者,正骑着黑色的战马,缓缓的向他走来。

  那人,正是与他结为异姓兄弟的波斯皇帝的哈迪斯。

  哈迪斯的左右,则跟随着两员虎熊之将,他们高昂着头,一身的骄傲,正是三大将中的艾亚歌斯和拉达曼迪斯。

  “是的兄长,下了这道岭,就是东方了。”司马懿微微欠身致意。

  哈迪斯是波斯世俗的皇帝,司马懿这个拜火教皇,则是波斯精神领袖,所以二人只以兄弟相称对方。

  哈迪斯驻马山坡,举目远望,目光中闪烁着丝丝的兴奋。

  司马懿指着远方道:“在云的尽头,是无尽的肥沃土地,数不清的财富,数以千万计的奴隶和女人,富足远远超过波斯,兄长啊,这一切都在等着你去征服。”

  司马懿展望出的蓝图,更刺激起了哈迪斯的斗志,他双眼的烈焰中,“贪婪”二字更加熊熊。

  “伟大的陛下,请让我率七万铁骑出击,我艾亚歌斯定为陛下扫平整个东方。”大将艾亚歌斯,狂妄的向哈迪斯请战。

  “我也愿为陛下扫荡东方,不用七万,只用三万铁骑就够了。”拉达曼迪斯不甘落后,也狂傲的叫战。

  司马懿却道:“你们不要太狂妄了,那个颜良可不是好对付的,米诺斯的失败就是最好的例证,我们绝不能轻敌。”

  十天前,哈迪斯收到了米诺斯全军覆没,请求增援的告急信。

  三万大军对于拥有三十万兵马的哈迪斯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而已,但米诺斯的首败,却给斗志正处旺盛的波斯军,蒙上了一层阴影。

  司马懿与颜良交手最多,他自然最清楚,颜良有多么厉害。

  艾亚歌斯却冷哼道:“米诺斯实力本来就不行,若是有我出马,不需要陛下亲自出动,我早就收拾了颜良,说不定这个时候,已经杀到了玉门关去。”

  “米诺斯的确不行,损了我波斯军的士气,我出马,那颜良的人头,说不定已经被砍下。”拉达曼迪斯也夸口道。

  一片狂傲的气氛中,哈迪斯冷冷道:“都不用再争了,我要亲自率领三十万大军,把颜良和他的楚军,统统都碾碎。”

  皇帝一发威,两员大将,自然都不敢再争。

  “全军加速前行吧,赶往疏勒城,让我波斯的铁蹄,把整个东方夷为平地!”哈迪斯双叉矛向前一指,不可一世的下令。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