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统统卷走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统统卷走

  皇帝的号令传下,波斯骑士们的士气,更加旺盛。.

  财富、美人还有无数的奴隶,就在眼前,他们已迫不急待,想要把东方的一切都抢光。

  一队队的骆驼骑兵,马骑兵,抖擞精神,向着疏勒城方向进发。

  哈迪斯再无多言,也昂首策马,走下山岭。

  原本存有深深忌惮的司马懿,仿佛也被波斯人的自信传染,渐渐的,一股莫名的自信,在胸中燃烧起来。

  “三十万骑兵啊,压倒姓的优势,在这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的阴谋诡计都没有用,即使那颜良狡猾之极,也无计可施吧……”

  思绪翻滚,司马懿心中的担忧,正一点点的波斯军那强大的实力所吞噬。

  片刻后,司马懿已是满脸自信,嘴色还钩起了丝丝的得意。

  他狼目扫向东方,咬着牙,冷冷道:“颜良,你夺朕的国家,占有朕的妻子,杀朕的儿子,这血海深仇,我司马懿很快就让你十倍偿还,你等着吧。”

  司马懿嘴角带着阴冷的诡笑,拨马追随着哈迪斯而去。

  三十万大军,翻越葱岭,直奔疏勒。

  布署在葱岭一带的锦衣卫细作,岂能发现不了这么一支规模空前的大军,十万火急的密报,很快就星夜兼程,送往了楚军大营。

  是曰午后,御帐中,颜良还在召集诸文武,共商着如何渡过疏勒河之事。

  正这时,马谡匆匆而入,神色凝重的将一道密报,送到了颜良手中。

  颜良拆开那密报一扫,剑眉不禁微微一凝。

  左右诸臣们,似乎都有所预感,神经立刻都紧绷了起来。

  颜良的眉头,转眼却已松开,只将那密报往案上扔,淡淡道:“没什么大不了的,波斯的主力大军快到了而已。”

  波斯主力将至!

  尽管诸将们早有准备,但当听到这个消息时,众人的神色不由得还是微微一变。

  “幼常,波斯人这次来了多少?”赵云问道。

  “二十七八万吧,不是骆驼骑就是马骑,基本没有步兵,就连运送辎重的奴隶,骑得都是骆驼。”马谡语气严肃的答道。

  众将的神色又是一震,众人的眉宇间,都涌现了一丝阴霾。

  先前他们听闻波斯三十万铁骑入侵,皆以为这只是虚张声势而已,其中能有十万骑兵就已不错了。

  而今事实却证明,他们的猜测错了,波斯人竟然真有三十万铁骑。

  三十万铁骑,这是个什么概念,要知道,就算当年匈奴人最强盛的时候,七拼八凑最多也就能凑够三十万骑吧。

  当年汉武帝在汉朝最强盛的时候,以举国之力,才击败了匈奴。

  如今的大楚国,人口数量,经济实力,以及兵力数量,都要远逊于汉武帝时期。

  而大楚要对付的敌人,却是堪比鼎盛时斯匈奴的波斯三十万骑兵。

  即使诸将们纵横天下,几近于无敌,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即将到来的敌人,可能是他们生平所遇到,最为强大的敌人。

  “波斯人真的有三十万骑兵啊,这还真是个不小的数目。”郭嘉摸着下马,喃喃自语,除了颜良外,最为淡然的就是他了。

  颜良目光扫向了郭嘉,准备从这颗智慧的头脑中,搜刮几条破敌之策。

  这时,庞德突然拍案而起,叫道:“波斯人纵有三十万铁骑又如何,咱们还怕他不成,陛下,咱们跟他们拼了就是。”

  庞德豪然一怒,掀起了一片热血波澜。

  张辽也豪然道:“令明说得是,当年陛下以几千兵马,就能扫灭天下群雄,今坐拥天下,难道还怕区区波斯胡虏不成,他们敢来,咱们就敢灭了他们。”

  两员绝顶武将热血慷慨,驱散了诸将心中的阴霾,诸将无不斗志激昂起来,纷纷叫着要决死一战。

  看着战意昂扬的诸将,颜良欣慰的点了点头。

  他将手一摆,压住了众将的激愤,淡淡道:“波斯军莫说三十万,就是有百万,朕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尔等有这番热血,朕很欣慰,不过光靠一腔热血是打不了胜仗的,还得从长计议。”

  诸将激动的情绪,这才渐渐的平伏了下来。

  “奉孝,朕看你若有所思,可有什么破敌妙计?”颜良目光望向郭嘉。

  郭嘉干咳了几声,缓缓道:“疏勒河一时片刻难渡,看来咱们是无法赶在波斯主力到来前,拿下疏勒城。而一旦给波斯主力进占疏勒,咱们先前以逸待劳的计划,就将彻底反转,主动权反而要让波斯人夺去。”

  颜良微微点头,郭嘉这番分析,他焉能不知。

  “那个时候,波斯三十万骑兵,又有疏勒国的粮草做为后盾,咱们只以眼下的兵力,实恐难有胜算,臣以为,是该进行战略撤退的时候了。”郭嘉道出了他的计谋。

  “战略撤退?”颜良眼眸一动,很快猜到了分。

  郭嘉继续道:“臣以为,我军当就此撤退,全军撤回玉门关,与后续的步军会合,沿途所经西域诸城,人丁统统都赶往凉州,凡是能吃能用的物资,全部都卷走,带不走的就一把火烧掉,丁点也不留给波斯人……”

  “波斯人远道而来,后勤补给本就艰难,如果再加上千里西域之地,其补给线就将更加漫长,他们若无法从西域就地掠取粮草,用不了多久,必会陷入粮草短缺,军心动摇的困境,那个时候,朕再举步骑大军再出玉门关,还怕扫平不了那三十万波斯骑兵吗?”

  颜良思维敏捷,替郭嘉补充完了他的整个计划。

  郭嘉微微一笑,拱手道:“陛下纵揽全局,自不必臣再多言,臣就是这个意思。”

  “你们怎么看?”颜良将目光转向诸将。

  赵云道:“波斯骑兵数量众多,这是他们的优势,但粮道漫长,补给困难却是他们的劣势,此计正是以我之长,攻其之短,臣以为可行。”

  “话是这么说,可是波斯主力一来,咱们就大步后撤,这岂非有失大楚国威。”庞德顾虑道。

  颜良冷笑一声,不以为然道:“今天损了三分国威,明天十倍打回来便是,这场与波斯间的战争,争是的最后的结果,而非一时的颜面。”

  颜良的话打消了诸将的顾虑,帐中的这些重臣的心思,渐渐都已拧成了一股绳。

  颜良腾的站起,高声道:“就这么定了,传朕旨意,全军撤还玉门,回师的路上,把所有的人口,所有能吃的东西,统统给朕扫走,带不走的,统统烧掉,朕一粒米,一只羊也不会留给波斯人。”

  回军的旨意,很快遍传全军。

  数十骑信使飞马先出,提前奔往莎车、精绝、楼兰等诸城,命步军守将先行驱赶西域男女奴隶们撤往玉门关,并将一切能吃的东西都卷走。

  同时,颜良也派人往西域北道,下令给文丑也撤兵。

  两天后,颜良留了万余兵马,继续在疏勒南岸虚张声势,颜良则率主力,星夜离营,向玉门关撤去。

  途经精绝城时,颜良为了避免把石油留给波斯人,一把火点了整个油田。

  于是,西域南北两道,七万多的大楚骑兵,迅速撤领占领区,向玉门关撤去。

  西域诸城中,数十万的奴隶,数以百万计的牛羊,也统统被驱赶往关内

  与此同时,增兵的旨意也传回了关内,太史慈、徐晃、甘宁、郭淮、朱桓等诸将,也率领着十余万步军,从四面八方向着敦煌郡方向集结。

  颜良深知,光靠七万骑兵是灭不了波斯军,他必须要集结更多的兵力,大楚既然没有那么多的骑兵,那就只有依靠步军来填补空缺。

  楚军撤兵后第十天,波斯皇帝哈迪斯亲率十万中军骑兵,风尘仆仆的赶到了疏勒城。

  疏勒国王浑都,以及那些逃亡到疏勒的诸国国主们,统统都离城十里,跪迎哈迪斯的驾到。

  看着数以万计的波斯骑兵,浩浩荡荡的前来,那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那遮天蔽曰般的旗帜,无不令浑都西域贵族们为之震撼。

  “波斯军队如此威严强大,楚军必不是对手,我们收复失地有希望了。”浑都激动的向着那诸国贵族们道。

  众贵族们也都激动不以,巴巴的望着波斯军,如同盼来了救星一般。

  片刻后,身披金甲,手提双叉矛的哈迪斯,在一队黑家骑士的环护下,昂首而来。

  “疏勒国浑都,及西域诸国国主,恭迎大波斯皇帝陛下。”浑都跪伏下去,与众人山呼万岁。

  一众西域国主们,极尽卑微之态,巴巴的迎接着他们心中救世主的驾临。

  哈迪斯却只瞟了他们一眼,冷冷道:“一群没用的废物,来人啊,把他们给本皇统统拿下。”

  此言一出,浑都等西域贵族们,无不神色惊变。

  就在他们还不及反应时,一众波斯兵已扑了上来,将浑都以下的数十人,统统都五花大绑了起来。

  “陛下,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啊?”浑都惊疑不解的大叫。

  哈迪斯诡笑一声,冷漠道:“本皇只是利用你们拖住颜良,为本皇争取时间,现在本皇已率大军到了,要你们这些废物还有什么用。”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