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绝世武艺,力压二敌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绝世武艺,力压二敌

  银河崩泻般的力道,疯狂的灌入体内,刀锋相撞的瞬间,艾亚歌斯只觉胸中气血翻滚激荡,几乎有种要窒息的错觉。.

  “楚皇的刀法,竟在我之上!”艾亚歌斯的脑海中,瞬间闪过这个念头。

  纵横波斯帝国多年,艾亚歌斯几近于无敌,甚至连狂妄自大的米诺斯,都不是他的对手。

  如今,一招之间,他却惊悚的发现,东方皇帝颜良的武艺,竟在他之上。

  未及多想时,颜良剑眉一动,第二刀已横扫而至。

  艾亚歌斯不敢多想,急是强提一口气,压下了那翻滚的气血,倾尽全力再举弯刀相挡。

  吭~~

  又是一声金属猎猎之鸣,艾亚歌斯在这重刀撞击下,身形剧烈一震,气息又是一滞。

  两刀之下,艾亚歌斯虽处被动,却还是堪堪的接下了颜良神鬼难敌的两刀。

  颜良气息如常,未有一丝波动,心下却也暗暗欣赏这艾亚歌斯的武艺。

  要知道,颜良的武艺已超越古今,成为登峰造极的存在,纵使吕布复生,也难以与敌。

  这艾亚歌斯却能硬接下他的两刀,可见其武艺至少也是和文丑一个级别的,要高于庞德几分。

  “波斯也是地广人众的大帝国,有此一名了得的大将,也不奇怪,很好,朕已经很久没有对手了,朕就拿你好好痛快一下吧。”

  颜良杀意更烈,低啸一声,手中青龙宝刀荡出,山崩地裂般的招式,一刀接一刀的荡出。

  眨眼间,方圆数丈的范围内,皆已被颜良的刀光所覆盖。

  那层层叠叠的刀影,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竟是卷起了一个硕大的刃球,将艾亚歌斯整个人都包裹其中。

  刀幕刃网中,艾亚歌斯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只能倾尽生平之力相挡。

  左右处,那些不知好歹的波斯败兵,不幸从战团旁经过,还未及反应时,就给颜良那凛烈之极的刀气斩成了碎片,碎裂的肢块,四面飞溅。

  片刻间,艾亚歌斯已接下了颜良十五招。

  颜良不得不承认,眼前这波斯大将的武艺,当真是了不起,要知道,当今世上,能接下自己十五招之人,实是屈指可数。

  不过,艾亚歌斯虽勉强扛下了十五刀,却已被颜良逼得刀法散乱,败相频出。

  艾亚歌斯惊怖不已,心知自己再战片刻,非死于这楚皇刀下不可。

  自知难敌,艾亚歌斯焉敢恋战,集中全力反攻数刀,破开一道缺口,拨马便逃。

  “想逃,没那么容易,驾!”颜良双腿猛一夹马腹,策马穷追而上。

  那艾亚歌斯正自庆幸逃得及时,猛回头时,却见颜良转眼竟已追近,胯下那匹赤艳如火的战马,竟似神驹一般,速度奇快。

  艾亚歌斯大惊,岂料到颜良还有赤兔这等神驹,真要想追一人,谁又能逃得了。

  艾亚歌斯吓破了胆,急是用弯刀在自己坐骑的屁股上割了一刀,那战马吃痛,一声嘶鸣,突然间发足狂奔起来。

  战马在伤痛的刺激下,潜能爆发出来,一时间竟与赤兔的速度相当。

  “哼,靠摧残坐骑来提速岂能持久,朕看你能跑多远。”颜良不屑冷笑,继续拍马穷追。

  此刻,整个波斯军团已经完全崩溃,如溃巢的蝼蚁一般,没命的向着西面奔逃。

  近六万的波斯军,被一万楚骑驱辗,狼狈到了极点。

  颜良不依不饶,一口气追出了十余里。

  这时,艾亚歌斯胯下坐骑,靠着吃痛爆发出来的潜能,此刻已消失殆尽,速度越来越慢。

  颜良的赤兔却速度依旧飞快,耐力不减,眼看着就要追上。

  艾亚歌斯心焦万分,丝毫战意都没有,实不知颜良追上之后,自己将如何以应。

  正当这危急关头,蓦见前方烟尘大作,一支人马竟然逆着败流冲来。

  当先那员波斯大将,手持一柄铁矛,甚是威风,正是波斯三大将之一的米诺斯。

  波斯的援兵到了。

  正处绝境的艾亚歌斯,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急是大叫:“米诺斯,救我啊——”

  求救的声音穿越乱军,飞入了米诺斯的耳朵。

  米诺斯举目远望,瞅见艾亚歌斯竟被一员楚将,如过街老鼠一般狂逃,惊奇之余,不禁暗生鄙意。

  “这个艾亚歌斯,前番还在陛下面前讽刺我,今天自己却这般狼狈,真是活该。”

  米诺斯看着同僚被追,心下反而得意,但他却依旧拍马舞矛,杀上前来相助。

  原来,后方的司马懿听闻颜良还没有撤出楼兰城里,就怕颜良会有诡计,艾亚歌斯和司马朗二人未必能敌,便劝哈迪斯另派一军相助。

  哈迪斯却不信颜良有这么神,便只派了米诺斯率五千骆驼骑兵,前往楼兰一线助战。

  米诺斯也没想到,自己方才赶来,就撞上了艾亚歌斯,为了维护波斯军的荣誉,他必须出手。

  “艾亚歌斯休走,我来助你宰杀这员敌将!”自信的米诺斯,纵马舞矛杀上前来。

  艾亚歌斯见米诺斯前来相助,一时信心复振,便想米诺斯的武艺只稍稍逊色于自己,他二人若是联手的话,必能斩杀颜良。

  念及于此,艾亚歌斯不跑了,掉转马头,挥舞着弯刀,反向颜良杀来。

  两员波斯大将,一个执矛,一个挥刀,分从两翼向颜良反扑而来。

  “看来这厮是来援手了,很好,朕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真正的实力!””

  颜良剑眉一凝,浑身杀机似潮水般汹涌而出,面对两员波斯大将来袭,非但不退,反而抖擞雄风,舞刀迎上。

  瞬息间,敌骑已至。

  艾亚歌斯刀锋横斩而出,直斩向颜良的腰间。

  米诺斯手纵铁矛,凛烈的锋刃,呼啸而出,刺向颜良的胸口。

  两大波斯绝顶之将,挟着最强的杀招,夹攻而来。

  颜良威然无惧,喉头一滚,腔中爆发出一声雷鸣般的爆喝。

  这一声爆喝,轰轰烈烈,只震得那二将耳膜颤抖,心神为之一滞。

  就在他二人分神的刹那间,颜良手中的青龙宝刀,已如腾飞盘龙,浩浩荡荡的轰击而出。

  那汹涌如潮的压迫力,那泰山崩毁的无上力道,轰轰烈烈的荡射出去。

  吭!吭!

  两声轰鸣,火花飞溅如星。

  艾亚歌斯和米诺斯二人,同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力,灌入身体,摧毁他们的内腑,激荡他们的气血。

  那强劲无比的冲击力,将他二人紧握的兵器,轻松的就荡了开来,那巨大的反弹之力,震得他们身形不稳,几乎有坐立不稳之势。

  颜良轻轻松松的一招,就破了波斯两员绝顶武将的夹攻。

  艾亚歌斯心神剧震,面目骇然,他万没有想到,颜良的武艺竟然强到了这种地步,连他二人的夹攻都能击退。

  要知道,他二人可是波斯武将中的绝顶存在,单打独斗都几乎是无敌的存在,更何况是联手之力。

  米诺斯更是震惊无比,他原还在嘲笑,艾亚歌斯被一名无名楚将追击,却没想到,这员“无名”的楚将,实力竟然如此之强,甚至超越了当曰击败他的赵云。

  “他是东方皇帝颜良,不要小瞧他,我们必须出全力。”艾亚歌斯大吼一声,以提醒米诺斯。

  东方皇帝颜良!

  米诺斯心神大震,万没有想到,楚国的皇帝竟然就在眼前。

  “这就是传说中的东方皇帝吗,他的武艺竟这样的强,似乎都不在我们哈迪斯陛下之下啊……”

  神思惊恐之际,颜良的战刀已扫荡而来,招式如长河般绵绵不绝,分攻向他二人。

  米诺斯和艾亚歌斯不敢再分神,集中全部精力,拼力一战。

  交手数合,他们却惊恐的发现,颜良的刀幕竟反将他二人包裹其中,压迫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以二敌一,他们竟处劣势!

  此刻,米诺斯和艾亚歌斯残存的骄傲,完全被击碎了。

  颜良,用他无上的威势,与超绝的武艺,彻底的压制住了这两员波斯大员。

  转眼交手三十合,两员波斯大将是越来越吃力,而颜良却精神抖擞,招式力道反而愈战愈强。

  再走几招,艾亚歌斯情知不敌,也不给米诺斯暗示,自行跳出战团,拨马便走。

  艾亚歌斯一撤,武艺逊于他一筹的米诺斯,焉能抵抗,几招之间便被颜良逼迫手足无措。

  惊恐之下,米诺斯一咬牙,竟将自己手中的铁矛脱手掷出。

  颜良身形一偏,轻巧的躲过了这击,而失了兵器的米诺斯,则趁着这分毫间的空隙,拨转骆驼逃离。

  两员波斯大将,一个丢弃战友,自行溃逃,另一个则被逼得连兵器都扔了,只为逃命。

  波斯帝(*)人的荣誉,已是被他二人丢了个干净。

  他二人一逃,那五千援军士气就此瓦解,纷纷掉头溃退,加入到了败军的大潮之中。

  颜良狂笑一声,傲然道:“波斯胡狗,休得逃窜,把命留下吧。”

  喝声未落,黑红相间的闪电已射了,直扑向那败逃的两员敌将。

  一万楚军铁骑碾杀,直杀得波斯军团血流成河,尸横遍地。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