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哈迪斯的惊诧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哈迪斯的惊诧

  颜良坐胯赤兔神驹,一路斩出漫空的断肢血雾,扫荡阻挡的波斯败兵,直奔着米诺斯杀去。.

  米诺斯如丧家之犬般,疯狂的逃跑,回头一瞥,却惊见颜良正纵马呼啸逼近。

  米诺斯这才意识到,东方皇帝颜良不但武艺超绝,更拥有着一匹奇快无比的神驹。

  那神驹的速度实在太快,再过几个呼吸间,就必能追到他。

  以颜良登峰造极般的武艺,只要追上了米诺斯,几合间只怕就能将他斩于马下。

  米诺斯吓得魂飞破散,四下一扫,蓦然间灵机一动,驱使着骆驼,向着大道旁的沙漠之地奔去。

  颜良岂容他走脱,纵马直追。

  两骑一前一后,脱离了大道,径直追入了沙漠之中。

  赤兔马一入沙漠,速度立刻降了下来,而米诺斯所骑的却是骆驼,在沙漠中依旧如履平地。

  追出数十步,米诺斯终于拉开了与颜良的距离,仗着骆驼善于沙漠奔行的优势,堪堪的将颜良甩了开。

  “吁~~”

  颜良收下了赤兔,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这厮倒也聪明,懂得利用骆驼的优势,不过朕又岂能让你全身而退。”

  颜良挂住青龙战刀,飞快的卸下铁胎弓,弯弓搭射,一道寒光射出,直取米诺斯。

  那奔行中的米诺斯,听到声后有破空之声,判知颜良以冷箭袭来,回头一瞥,果见一道寒光射来。

  为米诺斯也算身经百战,却也不慌张,急是回矛拨挡。

  铛~~

  一声清脆的嗡鸣,米诺斯手中的铁矛,准确的拨中了颜良射来之箭。

  他原以为可轻松挡开这冷箭,却不料颜良箭上的力道,大到惊人,那箭被他一挡,只是稍稍改变路线而已,依旧冲着他的身体射来。

  “这是什么箭,力道怎能这般猛!”

  米诺斯大骇,急是闪射想躲,只是来箭速度太快,他虽避过了要害,但左肩却硬生生的挨了一箭。

  “啊!”米诺斯痛叫一声,身形剧烈一晃,险些从马上栽将下来。

  他双腿死命夹住骆驼,连喘了几口气,方才勉强稳定,伸手一摸,背上已鲜血淌涌。

  “好个颜良,不但刀法厉害,箭术还这么了得,只怕哈迪斯陛下都要逊色三分啊……”

  米诺斯惊恐万分,也顾不得吃痛,捂着箭伤,拼命的抽打骆驼狂逃。

  一箭重伤了米诺斯,颜良却也不再追击,冷眼看着那远遁的败将,冷哼一声,拨马转出沙漠,重回戈壁大道。

  此刻,戈壁大道上,波斯军团已被杀得七零八落,大道上铺了近万余具尸体,浑黄的戈壁滩几乎都被涂成了血色。

  颜良舞刀重回战阵,刀锋疯狂的收割着波斯军的人头,刀下之鬼不知有几百。

  穷追出三十余里,颜良方始罢兵。

  这一役,颜良射伤米诺斯,惊走艾亚歌斯,战败两员波斯大将的联手,可谓大展雄风。

  计点战损,楚军损失不过数百,而波斯军却死伤万余骑之众,用惨败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自莎车城歼灭三万波斯军之后,颜良又在这楼兰城外,再灭一万波斯军。

  号称三十万大军的波斯远征军,尚未和大楚主国交手,就已经损失了四万兵马,波斯军的嚣张气焰,必是大受打击。

  颜良叫部下打扫战场,缴获骆驼和良马一万多匹,兵器旗鼓衣甲等军械,更是不计其数。

  颜良带着这丰厚的战果,带着大胜的余威,率领着他的得胜之军,浩浩荡荡的回往了楼兰城。

  兵入城中,颜良下令将楼兰所余的物资,统统都拿出来犒赏一万有功将士。

  当天的晚上,楼兰城再次变成了一座欢庆的海洋。

  一万将士尽情的饮酒作乐,尽情的享受楼兰的美人,以宣泄这场大胜的喜悦与痛快。

  庆功宴上,颜良放开肚皮豪饮,月莎则伺候在侧,时时奉酒。

  “月莎啊,这一战,你功劳不小,来,朕赏你一杯。”颜良哈哈大笑,将一杯葡萄酒递给了月莎。

  月莎媚笑如丝,接过来一饮而尽,雪白的脸庞间,顿时涌起丝丝的酒红。

  颜良看着舒服,伸出虎掌来,在她沉甸甸的肥臀上,大摸了一把。

  月莎面露羞红之色,扭着身子迎逢颜良,口中娇声道:“臣妾能为陛下出力,那是应该的,臣妾只想通过此功,能够抵消一些我父亲所犯的罪责吧。”

  月莎提到了疏犁者,很显然是委婉的恳求颜良,希望自己的功劳,能为他的父亲换取些更好的待遇。

  “来人啊,传旨往长安,给那疏犁者好吃好喝,不要亏待了他。”颜良心情高兴,大方的给了月莎这个面子。

  月莎大喜,对颜良再三感恩,连忙又敬酒伺候。

  旁边黛绮丝,看得月莎如此受颜良宠爱,不禁暗生几分羡慕。

  她便堆起满脸的花容月笑,将丰腴的身躯贴上颜良,把酒相奉,笑盈盈道:“陛下,臣妾不能上阵为陛下杀敌,只能用这美酒和臣妾的身心,来伺候陛下了。”

  黛绮丝娇媚无限,浑身上下都透着一份搔劲,只将颜良搅得念火渐生,血脉愈张。

  兴致已起,颜良哈哈一笑,挥手道:“尔等都下去吧。”

  众将们知道,他们伟大的皇帝兴致来了,又要纵情肆意,诸人也都识趣,纷纷退下。

  诺大的殿堂间,转眼就人去楼空,只余下满殿的酒香肉味。

  颜良腾的站了起来,将黛绮丝和月莎推翻在王榻上,铁塔般的虎熊之躯,当场就压了上去。

  颜良也不怜香惜玉,只顾抖擞雄风,在这空荡的殿堂上,征伐起了两个西域掳来的姬妾。

  大殿之中,波涛澎湃,云雨风起。

  一时,*光无限。

  一晌贪欢,次曰,颜良便率领着一万大军,离开了楼兰城,向着南河城退去。

  临走前,颜良自然是下令,按照旧例,将楼兰城中能吃能用的东西,统统都带走,带不走的就毁掉,一粒米都不留给波斯人。

  此外,颜良还下令,将所余下的鸡冠蛇,统统都放出来,让这些毒物在绿洲中肆意游走,让波斯人连蒲昌海绿洲都不敢进。

  做完了这一切,颜良才率军扬长而起,只留下了一片荒无人烟的绿洲,还有一座空荡荡的鬼城。

  离开楼兰后,颜良没有再拖延,而是昼夜兼程,赶往玉门关去。

  颜良知道,哈迪斯闻知楼兰大败后,盛怒之下必会率主力杀来,自己以一万兵马,没必要再跟对方十几万大军硬碰硬。

  况且,颜良还要赶回玉门门,却加固那座不太坚固的关城,并会合十余万的步军,作为以逸待劳的反击准备。

  当颜良在楼兰城快活过一晚,哼着小曲回往玉门时,那几万的波斯败军,还在狼狈逃奔的路上。

  且末城中,身伤箭伤的米诺斯,终于又见到了精神受创的艾亚歌斯。

  “好你个艾亚歌斯,你为何弃我先逃,差点害我死在楚皇的刀下,你这个混蛋!”一见面,米诺斯就愤慨的大骂。

  艾亚歌斯本来还有点惭愧,但给米诺斯一骂,面子上挂不住,便怒道:“你才是混蛋,当时那种情况,不逃难道等死吗,你也算武艺了得,难不成还要我提醒你吗。”

  米诺斯被呛了一脸口水,更是大怒,两员波斯大将就此吵了起来。

  “两位将军不要再吵了,咱们被颜良一万兵马击败,已经有损大波斯帝国的军威,哈迪斯陛下定然大怒,你们现在不是自相争吵的时候,而是尽快向陛下报信,请求定度的时候。”

  司马朗冲上前来,挡在了二人中间,大声劝道。

  两员波斯大将这才冷静了下来,彼此瞪了一眼对方,都不再说话。

  司马朗这才修书一封,派人飞马前往后方,向哈迪斯报知楼兰一战的战况。

  作为行军的谋士,此役失利,司马朗自然是难辞其咎,不过他却很聪明,把失利的责任,都推在了米诺斯和艾亚歌斯身上,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一天之后,这道失利的战报,送抵了戎卢城。

  哈迪斯率领的十几万波斯骑兵,此刻正驻扎在这座空城,傻等后方的运输队到来。

  没办法,楚军把一座座城池,都变成了粒米不剩的空城,哈迪斯无法以战养战,就只能依靠从疏勒方面运来的粮草。

  正是这补给困难原因,才导致哈迪斯大军行进缓慢。

  “该死的颜良,竟然把所有东西都卷走,本皇攻入玉门关后,一定要把整个凉州都洗劫一空。”哈迪斯恼火的发着恨誓。

  司马懿从旁劝道:“陛下莫急,颜良这只是在用坚壁清坚之计,只要我们能顺利攻下玉门关,粮草根本不是问题。”

  哈迪斯重重点头,冷冷道:“颜良这混蛋,他以为这点小把戏,就能挡住本皇的大军吗,真是作梦。”

  话音方落,一名拜火教徒,急匆匆的进入了堂中。

  “启禀陛下,艾亚歌斯和米诺斯将军,在楼兰城中了颜良的诡计,大败而逃,损兵一万有余。”

  “什么!”

  听到这惊人的消息,哈迪斯猛的跳了起来,满脸的难以置信。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