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你走不了啦!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你走不了啦!

  玉门关外,波斯大营。.

  帝帐中,炉火虽然熊熊,但气氛却甚是阴冷。

  哈迪斯如石像般僵坐在那里,满脸的阴沉,目光不时的瞟向司马懿,眼神中闪烁着丝丝埋怨的意味。

  司马懿表情黯淡,只顾低头烤火,对哈迪斯那埋怨的表情,假作不见。

  “懿,你不是信誓旦旦的保证,本皇可以轻易的扫平东方吗,可现在呢,你告诉我,如何越过这道玉门关?”哈迪斯终于忍耐不住,向司马懿质问道。

  司马懿身形一震,故作淡定道:“兄长啊,你要耐心一点,颜良残暴,其国内民怨沸腾,只要我们再撑一会,楚国中必是内乱四起,到了那个时候,楚军必然士气崩溃,那就是我们攻下玉门关的时候。”

  “内乱?”

  哈迪斯冷哼了一声:“你在几个月前,就说楚国会生内乱,可到现在却连个屁影都没有,我波斯国内,却因为这场远征,已是内乱四起了。”

  司马懿被呛了满头灰,一时尴尬,不知如何以应。

  因是为了支撑这场战争,哈迪斯向波斯国内加重了赋收,又征用了许多平民做苦力,搞得波斯国内经济受到严重破坏,人民怨声载道。

  如今,几乎每隔几天,就有快马的急报从波斯本土传来,急报中不是这里发生,就是那里发生反叛。

  这些事情,无不让哈迪斯头疼。

  甚至,还有不少留守国内的官员,上表劝哈迪斯收兵回国,放弃这场毫无意义的东征。

  哈迪斯当然不可以放弃,现在的他已经是骑虎难下。

  国内经济已经因他而衰落,他这个皇帝的威望严重受损,如果他能征服东方,带着巨大功劳,和数不清的财富回到波斯,一切都可以挽回。

  如果他现在无功而返,迎接他的将是四起的叛乱,他很可能如前任皇帝一样,被造反者们推上断头台。

  可是现在,一道玉门关却拦住了他,正在无情的摧毁他的希望。

  “告诉我,懿,我该怎么办,才能挽回这一切。”哈迪斯愤怒的向着司马懿吼道。

  司马懿身形一震,沉默半晌,叹道:“兄长啊,这都是我的失策,我们不如就退回波斯国吧,来年时机成熟,再东征楚国。”

  到了这个地步,除了撤兵之外,司马懿也没有别的办法。

  “不!我绝不撤兵!”

  哈迪斯暴跳如雷,大吼道:“我哈迪斯征战天下,没有攻不克的地方,不扫平东方,我绝不退兵。”

  话音方落,米诺斯急匆匆的步入了帝帐,神色凝重道:“陛下啊,大事不好,咱们波斯国内出大事了。”

  “慌什么慌,能有什么大事,无非又有哪座城造反了,派兵就是。”哈迪斯不以为然道。

  米诺斯紧张道:“陛下,此次不是国中造反,是罗马人,罗马人发四十万大军,入侵咱们波斯本土了。”

  “什么!”哈迪斯大吃一惊,一下子跳了起来,仿佛天塌下来一般惊恐。

  就连司马懿震惊无比,错愕到连手中的酒杯竟也跌落在地。

  哈迪斯惊恐万分,一把夺过米诺斯手中的羊皮急报,颤抖无比的细细看去。

  渐渐的,哈迪斯的表情凝固了,额头上转眼浸出了一层的冷汗。

  罗马人确实入侵了。

  罗马皇帝亚历山大,公然撕毁了与波斯的和平条约,派出帝国最优秀的大将撒加,统领七位执政官,率四十万罗马步骑,杀奔波斯而来。

  “罗马人竟然背弃了条约,还派出了撒加!”哈迪斯又惊又怒的叫道。

  听得撒加之名,司马懿的心头也不禁一震。

  撒加可是罗马十二位执政官中,实力最强的一位,不但武艺超凡入圣,更拥有着强悍的统兵能力。

  当年哈迪斯入侵罗马,正是给这个撒加所败,哈迪斯还曾与此人在战场上交过手,交手五十合不分胜负。

  此人的武艺,可以说已超越了波斯三上将的存在。

  更何况,除了撒加外,还有罗马另七位执政官,那七人也个个都是武艺不逊于波斯三上将之辈。

  罗马此役派出这样强大的组合,还动用了四十万的大军,可见亚历山大是决心起倾国之兵,一举灭亡了波斯。

  “司马懿,你不是说罗马人无暇进攻我们吗,现在是怎么一回事?”哈迪斯冲着司马懿,埋怨的怒吼。

  “这……这实在出乎意料啊,按理说,罗马人应该被曰耳曼牵制才对,他们内部又矛盾重重,怎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起兵入侵我们波斯呢……”

  司马懿也是焦头烂额,思绪混乱,蓦然间,他眼眸一亮,想到了是怎么一回事。

  他便咬牙道:“是了,定是颜良派了使者前往罗马,诱使罗马发兵入侵,想要趁机瓜分我们波斯,罗马人为了转移国内矛盾,才会大举入侵波斯。”

  哈迪斯这下终于恍然大悟,不禁为颜良所为而震惊。

  要知道,罗马国与楚国之中,还隔着一个波斯国,相隔千山万水。

  这个超长的距离,颜良竟然能够想到,利用罗马帝国来在他的背后捅上一刀子,来牵制于他。

  颜良这合纵连横的手段,这广博深远的见识,简直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撤兵,传令全军,速速撤兵回波斯!”哈迪斯忙了阵脚,大声叫道。

  司马懿一惊,忙道:“陛下,这个时候,我们千万不可贸然撤兵啊。”

  哈迪斯愣怔一下,冲着他嚷道:“波斯本土内患重重,罗马大军就在此时入侵,本皇若不率主力回救,波斯必为罗马人吞灭,到时本皇和这几十万将士,就将成了孤魂野鬼,死无葬身之地啊。”

  “这情势懿当然知道,我的是意思是,撤兵回国是一定要撤的,但此时仓促而撤,倘若那颜良起大军追击,我们军心不稳,必为其所败,到时才真正的危险了。”司马懿顾虑道。

  “你说得也有道理,那本皇该怎么办?”哈迪斯惶然的问道。

  司马懿沉吟半晌,眼眸中闪过一丝诡秘,附耳向哈迪斯低语了几句。

  哈迪斯听罢,连连点头,摆手道:“好吧,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就照你说得办吧。”

  ……

  玉门关。

  御帐中,一场方过,颜良将那一众西域女人,征伐得一个个香汗淋漓,吁吁。

  方自休息时,帐外周仓却报称,波斯皇帝哈迪斯,派了使臣前来求见。

  听到这个消息,颜良着实感到意外。

  那个狂妄自大,号称要在三个月内灭亡了大楚的哈迪斯,竟然主动派使臣前来求见了。

  有意思。

  “你们都先下去吧。”颜良巴掌一拍黛绮丝光溜溜的,“传那波斯使臣前来,还有,把郭奉孝也一并传来。”

  一众西域美姬们,识趣的退了下去,片刻后,郭嘉顶着寒风进入帐中。

  未久,帐帘掀起,波斯使臣进入了帐中,恭敬的拜见颜良,并将哈迪斯的亲笔国书奉上。

  颜良也懒得看,只叫精通波斯语的臣子,将国书的内容念给他听。

  听着听着,颜良笑了。

  原来,这是哈迪斯的求和之书。

  哈迪斯在求和书中表示,愿意跟楚国结束战争状态,两国缔结和平条约,波斯可以将除了疏勒之外,其余的西域四国之地,统统都赠与楚国,以表明和平的诚意。

  割地,求和么。

  到了这个份上,哈迪斯内忧外患,颜良估摸着,也该是求和的时候了。

  而且,哈迪斯虽然割了西域四国,但却保留了疏勒,等于保留了前来重返西域的前进据点。

  看起来,这是一次很有诚意,很真实的求和。

  颜良并没有当场答应哈迪斯的求和条件,却也没有亏待波斯使臣,下令先将使臣安排下去,酒肉好生款待。

  波斯使臣拜谢而去。

  人一走,颜良便将目光投向郭嘉:“奉孝,你觉得哈迪斯的求和,有几分诚意?”

  “臣以为,哈迪斯到了这个份上,求和之心是千真万确的。”

  郭嘉回答的干脆,话锋一转,却道:“不过,司马懿那厮却诡计多端,臣以为,哈迪斯此次的求和,目的并不是那么纯粹。”

  “怎么说?”颜良若有所思,笑问道。

  郭嘉不紧不慢道:“臣不知罗马人是否有进攻波斯,但波斯国内动荡是肯定的,哈迪斯的军队士气低落,粮草不济,想要退兵回国内,也应该是理所当然的。可是,他现在被咱们玉门关一线,一旦退兵,势必会遭到我军的大举追击,臣想,这是哈迪斯退兵最担心的事。”

  颜良微微点头,冷笑道:“所以,司马懿就教那哈迪斯假意求和,趁着我军松懈之际,暗中将他的军队悄悄西撤,等到我军发现真相时,他的主力已经撤退,我们追之莫及,奉孝,你是这个意思吧。”

  “陛下圣明,此正臣之意思也,臣想不出,到了这个时候,哈迪斯还能有别的什么办法,让自己全身而退。”郭嘉笑道。

  颜良英武的脸庞,丝丝的杀机涌现,鹰目之中,绝杀之火在燃烧。

  冷哼一声,颜良冷峻道:“想走就走,想来就来,哪有这么便宜的买卖,哈迪斯,你走不了了。”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