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三国之暴君颜良 > 第一千零九十章 雪中悍将行

第一千零九十章 雪中悍将行

  波斯大营。

  “哈哈,懿啊,你的计策果然厉害,颜良那个混蛋上当了。”哈迪斯大笑着讽刺道。

  派往玉门关的使臣已经回来,带回了颜良同意言和的回复。

  不过颜良却提出了额外的条件,要求哈迪斯将浑都等西域诸国贵族,统统都交送大楚,并赔偿三千匹上好战马,作为楚军战损的补偿。

  颜良不提这要求便罢,这要求一提,哈迪斯更加确认,颜良是真心想要言和。

  司马懿也冷笑道:“颜良的这个要求,正中我们下怀,陛下可回复颜良,就说浑都等人都在疏勒,需要时间押解往玉门关,借此来拖延时间,为我们暗中撤退打掩护。”

  “本皇也正有这个意思。”

  哈迪斯得意道:“从疏勒到玉门关,至少也得半个多月的时间,咱们拖他二十多天,有这点时间,本皇早率大军撤远,颜良想追也来不及了。”

  司马懿微笑点头,忽又想起什么,问道:“那疏勒呢,咱们果真还要保有此国吗?”

  “要什么要!”哈迪斯摇了摇头,“颜良那厮知道上当了,必会率军追来,咱们在疏勒留兵少,不足以抵挡,留兵多了,又不利于回国对付罗马人,干脆一把火把疏勒烧了,留给颜良那混蛋一片废墟。”

  司马懿忙拱手道:“兄长英明,懿赞成兄长的作法。”

  哈迪斯重新恢复了自信,昂首冷哼道:“传本皇的旨意。大军分批西撤,至于颜良那边,就交给懿你了。你多派几拨使者,尽可能的蒙骗那混蛋,为本皇撤兵争取足够的时间。”

  司马懿郑重道:“兄长放心,懿自有安排。”

  撤退之事敲定,司马懿和哈迪斯大松了一口气,摆下小宴,以为庆祝。

  接下来的几天。司马懿便安排了使臣数度往玉门关,以从疏勒押解浑都需要时间为由,拖延时间。

  楚军那边似乎根本没有察觉波斯人的意图。答应给他们押解囚犯的时间,而根据拜火教细作的情报,玉门关一线的楚军,已经开始分批离关。向内地方向撤退。

  诸般迹象都表明。楚军也不想在这寒冷的冬天,把这场战争再拖延下去。

  而且,楚军也料定波斯人无力再对玉门关构成威胁,故为了节省军需,提前将兵马开始内撤。

  楚军的种种,正中司马懿和哈迪斯的下怀。

  于是,哈迪斯便将兵马分成数批,每每入夜。便以五千人为一队,撤离大营从西域北道西退。

  一连十天。哈迪斯已悄无声息的撤走了五万骑兵,而他则命拉达曼迪斯为统帅,率领这五万骑兵迅速赶回波斯,抵挡罗马军团的进攻。

  时间进入第十一天,一场飞雪不期而至。

  漫天的飞雪,封锁了视线,站在玉门关城头,曾经隐约可见的波斯营盘,如今已是一片茫茫。

  哈迪斯认为,这场雪是上天在帮他,他可以借着风雪的掩护,白天里也可肆无忌惮的撤兵。

  当天,难得饱餐后的波斯军,一队队的开出营盘,借着风雪的掩护,匆匆的向西退去。

  哈迪斯却不知,风雪的那一刻,一双冷峻的眼睛,正冷冷的注视着他。

  玉门关上,颜良负手而立,如刃的目光,注视着关外那茫茫雪白。

  仿佛,他的止光可以穿透风雪的遮挡,看清波斯营盘的景象。

  许久后,颜良淡淡道:“奉孝啊,你说这种天气,哈迪斯会不会很高兴呢。”

  “应该会吧,臣觉得,这个时候的哈迪斯正趁着风雪的掩护,疯狂的撤兵吧。”郭嘉道。

  “朕也是这么想的。”

  颜良的眼神中,忽然透出丝丝肃杀,“朕觉得,是时候给哈迪斯致命一击了。”

  郭嘉神色一震,忙道:“可是,阳关方向,还有数万兵马没有抵达,此时进攻,只怕兵力会不足。

  颜良所谓的撤兵,其实都只是假象而已。

  那些从玉门关撤下的兵马,半道上与运粮队的丁夫互换身份后,大摇大摆的开往了阳关。

  此刻,阳关城一线已聚集了八万楚军,其中近有六万的骑兵。

  颜良推算,哈迪斯对玉门关的防范,必然不会松懈,从此间发动突击,未必能达到奇袭的效果。

  所以,颜良选择了阳关,他要趁着哈迪斯以为计谋得逞,放心撤兵之时,从阳关所在的南面,给哈迪斯以致命一击。

  “今天的风雪,就是我们最好的助力,不必再等了,传令下去,命文丑他们按原计划行事,即刻出兵。”

  颜良果断的下达了开战的命令。

  郭嘉也再无犹豫,急是派人,将颜良的圣旨,飞马送往阳关城。

  ……

  阳关城中,八万大楚将士,蓄势已久。

  此时地文丑,正与太史慈、马岱、张绣、郭淮等诸将,于帐中商议着出兵之事。

  颜良发兵圣旨的到达,瞬息间,将整个大帐点燃。

  文丑腾的跳了起来,眼眸中热血涌动,兴奋道:“太好了,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开战的这天,各位,随本将出关,荡平那些波斯狗崽子吧。”

  “杀光波斯人,一个不留!”张绣忽的跃起,挥舞着拳头大叫。

  诸将个个热血涌动,摩拳擦掌,战意狂燃。

  文丑没有一丝迟疑,当即下令打开阳关大门,率领着诸将,率领着六万铁骑,还有两万多步军,杀出了阳关。

  茫茫风雪中,这支气势如虹的军队,由南向北,向着玉门关外的波斯大营杀奔而去。

  风雪是波斯人的掩护,更是楚军的掩护。

  借着风雪的帮着。文丑统帅的大军,神不知鬼不觉的开出阳关,悄声无声息的摸到了波斯大营附近。

  关外一线的地形。楚军再熟悉不过,哪怕是摸黑夜行,也不会迷失路途。

  文丑策马踏雪而行,奔行未久,猛的勒住了战马,下令全军停止前行。

  成千上万的骑兵,停驻在风雪中。没有人发出一丝多余的声音。

  文丑竖耳倾听,听到风雪的那一头,隐约有波斯人的叫嚷声传来。白茫茫之中,也勉强可见看到数不清的黑影在浮动。

  文丑沾满雪花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冷笑。

  毫无疑问,波斯大营已经到了。此刻的波斯人正在偷偷摸摸的撤军。根本没有察觉,死神已在悄然逼近了他们。

  “杀过去,撕碎他们!”文丑一声低啸,拍马舞刀奔出。

  身后,六万的铁骑之军,还有两万多的步军,踏着积雪一涌而上。

  积雪很好的掩盖了脚步声,八万楚军步骑。如无声的鬼魅一般,摸向了敌人。

  此刻。波斯营外,米诺斯正喝斥着他的士兵,匆匆忙忙的离营西去。

  忍痛挨饿,在帐中缩了个把月的波斯军,让他们在这种天气下行军,实在是件折磨人的事情。

  波斯士兵们情绪低落,都怀有抵触心理,米诺斯只能采取暴力威胁,逼迫士兵们冒雪而行。

  看着渐渐远去的长蛇队形,米诺斯微微缓了口气,目光回往了东面。

  他盯着那茫茫白雪,咬牙切齿道:“颜良啊颜良,你射我一箭之仇,我米诺斯一定会报的,你等着吧,我们早晚都会杀回来的。”

  嗖~~

  一道寒光,呼啸而来。

  身前三步外的一名士卒,闷哼一声,倒在了雪地之中。

  左右波斯兵也是一愣,旋即一片骚动。

  米诺斯的神思被打思,拨马上前察看,却惊奇的发现,那名士卒竟是额头插了一支利箭。

  “怎么回事,是哪个混蛋乱放箭的!”米诺斯以为是自己人误伤,放声怒吼。

  嗖嗖嗖!

  他话音未落,破空之声接边响起,数不清的利箭,暗藏在飞雪中射来。

  嚎声四起,接边有数名士兵,都倒在了雪中。

  箭射不停不休,不断的从雪中射来,转眼射倒了十数人,这突然而来的冷箭,令正在撤退的波斯兵,陷入了一片惊慌之中。

  米诺斯也吃了一惊,急是挥矛拨挡箭矢,四下扫视,寻找那冷箭的来源。

  很快,米诺斯就发现,那些冷箭统统都来自于南面。

  蓦然间,米诺斯脸色一沉,双目之中,闪过了某种恐惧的神色。

  只见南面的茫茫中,隐约似有一道道的黑影正在飞快逼近,那些黑影密集,仿佛一道黑色的墙壁,正在推开风雪,平碾而来。

  “快,快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米诺斯挥矛大叫。

  十余骑波斯军得令,拍马冲向了南面,冲入了雪雾中,试图探查真相。

  “啊啊”一连串的嚎声,从雪中传出。

  一瞬间,数不清的铁骑之兵,如地狱中杀出的幽冥鬼兵一般,毫无征兆的冲出了雪雾。

  楚军,是楚军!

  米诺斯和他的波斯军,刹那间惊得目瞪口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正在与他们和谈的楚军,竟然会从南面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来。

  “楚军,楚军杀来了,全军迎战!”震惊的米诺斯,声音沙哑的放声惊吼。

  那些原本准备撤回波斯的士兵,一时间都惊得失神,竟是忘记了列阵抵挡,眼睁睁的看着成千上万的楚军铁骑,汹涌如潮的逼杀而来。

  文丑一马当先,带着一脸狰狞的笑容,拖着滴血的枪锋,直取米诺斯。

  最新全本:、、、、、、、、、、

看过《三国之暴君颜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