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一篇凯拉星三小队 第三十一章刺针夜疗

第一篇凯拉星三小队 第三十一章刺针夜疗

  两人就这样在小刀的讲解和示范,以及吴治江的不时询问中交流下去,小刀先将一些基本动作和要领讲了后,又做了示范。

  吴治江记忆力比较好,很快将动作记住了,这也算他的优势之一吧,小刀见吴治江已经基本上弄清楚了动作的要领,而他所讲解的技术内容也是在一遍之后就被吴治江完整记住,小刀让其重复一次居然完整无误,也就放心了,让其独自开始进行基础动作训练。

  后半段才开始将木人靶位竖起来,让其对着木板人定点定位练习,挥臂投掷收臂,这几个简单的动作被吴治江反复练习。

  而飞刀的掷射就更是艰难了,十有九次是将飞刀刀身后刀把砸在靶位上,间或还有一两次连靶位都无法触碰到,这让吴治江也是有些沮丧,不过还好他没有任何气馁,而是依旧坚持在那里进行着简单而又枯燥的训练,而小刀则在旁边不断出言纠正其动作中的错误,一个下午就这样在教与学中流失。

  晚上,老枪和扳手把他叫去开始体能方面的训练。

  扳手先要求他做一下准备绕营地跑五十圈,一圈大概在一百米多一点,时间控制在二十分钟内,然后开始正常训练俯卧撑五百、仰卧起坐五百、单腿深蹲起立一边二百,时间是各三十分钟,完了后接着又是在旁边用几根专门为他搭建的木架上进行引体向上、臂撑上、卷身上等训练。

  在完成这些训练后,接下来还必须完成老枪交给他的几个难度比较高的动作,说这是几个武术训练的基础动作,要求他必须按要求认真完成,这些动作是格斗搏杀的基础,对后面的武术训练有很大的帮助,将这些动作做好训练完成了,格斗的其它训练也就事半功倍了,而且这些动作对他的其它训练也是有好处的,就是对小刀的飞刀训练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开始吴治江怎么也无法完成这些动作,对于这些动作能有这么大的帮助,也是不太可信,不过他还是按老枪的要求认真对待,一丝不苟的完成他。

  在他看来对方这样要求肯定不是无的放矢,而且就算无效毕竟这也是老枪的一片心意,一切都是为了他好,再说既然对方这么要求,肯定有其道理,有没有那么好的效果也不是自己妄想能知道的,要以后才能看出来,现在认真对待完成总是没有坏处的,四个小时后吴治江终于完成了第一天的训练。

  一天十多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对于从没有受此强度的吴治江来说还是有些艰难,竭尽全力的他实在是到了筋疲力尽的极限,大汗已经布满全身,只有喘气的份儿,身上的衣物都不知湿后又干了多少次了。

  完成训练听到训练结束的他,整个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也不管一声湿漉漉粘乎乎的身体,就连简单的洗漱都没有进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房间,一头倒在了床上,也就过了几十秒钟,就沉沉的睡去了。

  而这时整个营地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其他的人经过一天的训练也都休息了,除了还在外面站岗放哨的人之外。

  这时就在地下通往各个房间的通道中,老枪拿着一个巴掌大小的盒子走进了吴治江的房间,进去之后他先放下手中的木盒,开始对睡梦中吴治江进行按摩。

  老枪高超的按摩技巧让进入梦乡的吴治江毫无感觉,老枪在不停的按摩搓揉拍打挤压了一个多小时后,才满头大汗的将那个木盒打开。

  从你们拿出一根根针,刺入吴治江身体中,而这些针的刺入没有将吴治江惊醒过来,只是如果走得比较近能看见吴治江的肌肉在不时的发出阵阵抖动,而针的根部也在随着吴治江肌肉的抖动发出轻微的颤抖,一根根针不停的被刺入吴治江的身体,很快刺满他的身体各个部位,如果有人数一下就会发现这些针足足有六十三根之多,而这时的老枪也是满头大汗,衣服都被汗水湿透,紧紧的贴着身上,好像给吴治江刺入这些针比刚才给吴治江按摩还耗费体力样,只见完成这一切的老枪脸色卡白的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半天没有动静。

  就这样过来有一二十分钟,他才在脸色稍微红润的时候睁开双眼,看来这不仅是一件费力的事情,也是一件非常耗费精力的事情。

  不过这一切好像都同进入了梦乡的吴治江无关,他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的这些事情,至少现在看上去面色红润,面容祥和的他一点也看不到起初的疲劳和颓废样子,整个人睡得非常的安详,如果不是身上的衣服汗斑能看出其经过大量运动,都不会有人知道他是在经过高强度训练后入睡的。

  大慨在针刺满吴治江全身之后,过了半个小时,也就在老枪睁开眼睛十来分钟的时候,老枪开始有序的拔出这些针。

  如果有人能够注意就会发现,老枪拔针的顺序刚好同刺入的顺序相反,这次所费的时间比刺入要短一点,但原本休息后的老枪全身再次被汗水侵透,做完这一切后,老枪将针收好,再次在吴治江全身拍打了三四十分钟后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离开,这时的老枪看上去就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一样。

  而老枪离开的身影,看上去背比来时还要驼,人也有气无力,无精打采的,好像突然之间老了很多。

  这一切,沉睡的吴治江不知道,不过都被外面的狼头看在眼里,狼头没有去打扰老枪,他知道在里面为吴治江按摩长达三四个小时的老枪肯定费了很大的精力,现在需要不是询问,而是让其好好休息。

  向自己房间走去的老枪,看似无精打采的背影,不经意的抬了一下头,向狼头站立的地方瞟了一眼,眼中精光闪烁,不过只是一闪而过,他又低头走向自己的房间,看其眼神绝对不会想到这时的他居然还会有这样锐利的眼神。

  站在暗处的狼头没有发现老枪的异样,他在老枪回房间后,也悄悄的离开了。

  本来他到这里来也只是来看看吴治江的情况,后来看见老枪在专心的给吴治江按摩,就没有进去打扰他。

  后来见老枪给吴治江刺针,开始他看见老枪拿出细细的针还有点吃惊,不过也知道老枪不会害吴治江,所以也就没有进去制止,而老枪开始刺针后,每一针都费很大精力,狼头就更不敢进去打扰他了。

  所以一直到结束,狼头都没有进去,而老枪出来时,狼头也认为,刺针是老枪从来没有说出来的秘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背后的秘密,他怕老枪看见他不好,毕竟在旁边窥视别人是不太礼貌的,更何况还看见别人从来没有公布的秘密,所以他闪在暗处,以免碰面双方尴尬。

  不过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精于刺杀潜伏的老枪依旧发现他的存在,如果他不是第三小队的,而是敌人的话,可能已经去见阎王了。

  两人的事情谁都不知道。

  而累了一天,正在沉睡中的吴治江更是不知道这一切。

  第二天,吴治江还是没能自己起床,他再次被同样的方式叫醒,早上叫醒他的依然是队长和傻豹,傻豹还是拿出昨天的那个大背包。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