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一篇凯拉星三小队 第四十五章母亲的项链

第一篇凯拉星三小队 第四十五章母亲的项链

  该财团在知道这项技术后,开始派人同我父亲接触,希望能从其手中获得这项技术,不管是什么条件,他们都答应,不过由于我父亲是个非常爱国的人,这不是我自夸。

  虽然这些研究不是帝国的规定项目,父亲自己拥有绝对的自主权利,但他还是希望通过自己的这项技术使帝国和广大帝国民众都能享受到,而不是由任何人或财团进行控制,所以一心要将技术完善后交给帝国。

  并且他也不希望有人通过这项技术来垄断帝**事和民生,所以对来接触他的“尼央财团”的人一直都没有给于同意,到后来被对方的纠缠弄得不胜其烦的吴荣,甚至将对方的人从研究所赶了出去。

  并告诉对方,永远不可能将该技术交给他们,面对吴荣的软硬不吃,也是让“尼央财团”非常无赖,父亲的决断也将对方逼上了一条死路。

  后来“尼央财团”又通过一些军政要员来接触吴荣,相通过关系和上层压力来要求吴荣将这项技术秘密的转让给该财团。

  但吴荣拒不接受,一心只想将该技术实验成熟后上交帝国,因为看不惯那些人甚至有一些言辞冲突,来接触吴荣的人见他一直不同意,而且言辞锐利,也就不好出面再来。

  从这之后吴荣见“尼央财团”没有再来找他,也就没在意,只以为他们要不到技术就算了,加之当时实验也在关键时期。

  吴荣一心只想早日完成这项实验,将技术完善成熟后好上报,同时也不愿得罪那个“尼央财团”和那些前来说情的军政要员。

  在帝国这么多年,他还是知道向“尼央财团”这样的大集体能量还是非常大的,如果没有必要他还是不愿意得罪对方的,也没将该事上报帝国科学院和帝国相关机构,这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没来,并不是因为放弃了,而是在等,等他研究成功的那天,在吴荣完成实验后。

  也就是离“尼央财团”知道该技术大约2个多月之后的一天,在吴荣已经完成实验数据资料的整理收集后,正准备回家。

  可他所在的西拉齐星球科学分院突然冲进来一群帝国宪兵,直接就冲进了吴荣所在的实验机构,以出卖国家机密罪将吴荣逮捕,并秘密的带走,当然里面的所有试验物品也是被以证据为名,抢劫一空。

  原来“尼央财团”和一些被其腐蚀的帝国官员在这两个月里见吴荣软硬不吃,就想出了这条恶毒的栽赃陷害之策,就连相关证据都进行了充分准备。

  面对众多出卖国家机密的证据,西拉齐星球科学分院的院长和科学家的抗议,也不起任何作用,只能看着其被对方带走,被带走后的吴荣再也没有回来。

  后来吴治江的母亲梁梅十几天都没有看见吴荣,有些担心他累坏身体,询问时才发现他不见了。

  虽然以前也有这种情况,吴荣几天甚至几十天不回家,都是很正常的,但他基本上每天都还是会打个电话回去,现在十几天不见人,也没有打电话,梁梅不放心,打电话过去也没人接,她才怀疑有什么事情发生。

  毕竟“尼央财团”和那些前来说情的军政要员的这件事情吴荣也是给她说过的,她也知道这件事情背后隐藏的问题,现在一发现心头就有些怀疑。

  她去找西拉齐星球科学分院院长穆西.拉德,不过工作人员告诉她穆西.拉德外出一直未归,于是她找其他人主动去问。

  但找了几次都没有结果,好像所有人都刻意躲避她一样,一直到一天后一个父亲生前的好友才悄悄的将吴荣出事的消息告诉梁梅

  吴治江的母亲梁梅得知这种情况后,非常作急,心急如焚的她发动手里的一切关系,四处打探消息,想要营救吴荣,后来那个向梁梅透露信息的人告诉她,吴荣已被以叛国罪判刑,并将被秘密押解到帝国监狱星上的帝国监狱中。

  帝国监狱星位于“筠崖伐星”,梁梅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急了,要知道位于“筠崖伐星”的帝国监狱可是有名的死亡星,帝国公民私下都称呼它为“幽冥星”。

  意指死亡变成幽冥后才可能离开,如果吴荣一旦被那些人押解到“筠崖伐星”几乎不可能解救出来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听说谁人被从“筠崖伐星”解救出来。

  在多方求助无望的情况下,吴治江的母亲决定冒险一试,在押解吴荣去“筠崖伐星”帝国监狱的路上劫持押解吴荣的磁力悬浮运输车,以解救吴治江的父亲吴荣。

  在梁梅离开的那天,梁梅将一个带有一家人合照的项链交给了吴治江,并告诉吴治江自己有事需要外出两天,叫吴治江自己照顾好自己。

  看他的眼神中充满着不舍,当时吴治江也没有在意,以为母亲只是关心他,离开几天有点挂念他。

  他觉得自己这么大的人了,能照顾好自己,而且戴一家人合照项链的人也比较多,所以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只是挥挥手向母亲告别,就去干自己的事情了。

  只是这之后,几天一直没有看见母亲,好像母亲从此一去不回,连父亲也没了消息,十几天之后吴治江母亲的一个同事才悄悄的告诉吴治江。

  说吴治江的母亲在解救押解父亲押解运输舰时,母亲所开的星球飞艇被宪兵打爆炸,尸骨无存。

  而押解父亲的磁力悬浮车也在混乱中中弹掉入星海乱流中,连同押解人员一起失踪,多半已经死亡。

  在知道这个消息的当天下午,吴治江收到母亲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上面就画了一个母亲交给他的项链,而且这个项链没有任何图案,只是一个项链的外框图形,相片所在的位置是一个空洞。

  吴治江看了半天才猜出这是一个中空的项链图案,没有照片就意味着无物没有东西,说明那里是中空的。

  当他费尽心机从项链的背后打开项链,从里面得到一份资料,他打开资料看完才知道,父亲吴荣和母亲梁梅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不过母亲梁梅告诉他,关于父亲的很多情况都是父亲的同事告诉的,由于通话匆忙对方又语义不详,所以里面有些内容都是梁梅猜测的。

  在资料的最后还有一个六芒星图案,和一串字母和数字组成的号码,吴治江看了半天都没有搞懂图案和号码的意思,再说整个人也没法静下心来研究,最后他也只是图案和号码记在心里,将整个资料销毁才安心。

  吴治江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原本和谐美满的一家人,突然之间就破灭了,看着母亲的遗言,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十多天前还好好的,现在的自己有可能已经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了。

  在有可能同时失去父亲和母亲的情况下,吴治江一下子从天堂坠入了地域,脑子里一片空白,就这样沉寂在巨大的悲痛中。

  如果不是自己几个比较要好的同学和朋友陪着他,死命劝阻,他可能早就冲出去找“尼央财团”和陷害自己父母的人报仇去了。

  在朋友的劝告下,他也知道以现在自己的能力就算去了也是找死,不会有任何好处,不仅不能为父母报仇,还得搭上自己的性命.

  只有留下有用之身,才能在今后为父母报仇,稍微冷静的吴治江只能将仇恨埋藏在心里,不过突然失去父母的吴治江整个人也处于一种无助的颓废之中,没有心思正常的学习和生活。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