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一篇凯拉星三小队 第七十七章沙鼠战术(

第一篇凯拉星三小队 第七十七章沙鼠战术(

  巨大的沙鼠头接下来的举动,证实了第三小队队员的判断,这是这群沙鼠的鼠头。

  只见它转个身,对着沙鼠群发出一阵唧唧唧唧唧唧唧唧的鸣叫声,像是在同沙鼠群说着什么,更像一个将军在对他帐下的士兵发号施令。

  在它短暂而又尖鸣的叫声后,后面的沙鼠群像得到命令安排一样,突然从后面冲出。

  在吴治江、狼头、老枪、小刀等第三小队成员瞠目结舌目瞪口呆下,沙鼠群一分为二,一部分从正面直接向第三小队营地冲来,而沙鼠分出的另一部分,在冲过沙鼠头身体后,一转身向营地右边奔去。

  转身包抄,夹击战术,吴治江等人看得惊呆了,想不到这群沙鼠还有这么高的智慧,还懂得使用战术。

  看来这只沙鼠头目的智慧不低,接近妖孽,居然能命令整个沙鼠群作出战术安排,还知道迂回包抄,分向夹击,吴治江等第三小队的看着这一切也不知是哭是笑。

  在惊叹对方智慧不低的同时,不仅有些哀叹自己等人运气太好,居然这种事情也能遇上,简直太神奇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留给他们思考的时间可不多,沙鼠头目已经将自己的战术安排和目的暴露出来了,怎么接招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而在沙鼠群开始分向之后,沙鼠头还站在那里没有动,瞪着两只放着红光的眼睛看着他们。

  它后面也还有几十只看上去毛色比进攻沙鼠还要黑一点的沙鼠站在它后面没有动,像是守卫自己首领的卫士一样簇拥在沙鼠头周围。

  虽说是在夜晚,但吴治江和狼头等人还是看出来他们的区别和不同,进攻沙鼠毛色成灰黑色,而站在沙鼠头目后面的犹如卫士一样的沙鼠毛色则为纯黑色,而沙鼠头目的毛色更是黑里透亮,就像是在上面抹了一层油膏样。

  就是在夜晚,它爬在那里不说其巨大的体型,就是一身毛色也是份外引人注目,几种毛色各异,体型不同,以及行动的区别可以让人一目了然的区分他们之间的不同和分工。

  从其行动可以判断沙鼠毛色越是纯正单一,有可能它的级别也就越高,要不然那些体型相对高大毛色纯正的沙鼠没有动,但其它毛色杂乱的确都奋勇而至。

  看对方突然变阵,狼头也不得不将人员做出调整,老枪你带猎鹰、菜鸟、轰炸机、扳手跟上右边的那群沙鼠,看看它们要干什么,如果进攻,就尽量消灭它们,实在不行也要拖住它们,如果它们不动,你们也不要动,先看看再说,狼头大声的吩咐道。

  小刀你继续呼叫基地。

  老枪带着几人跟着转向移动的沙鼠快速跟了过去。

  队长,沙鼠开始进攻了,一直观察着直接冲过来的沙鼠的吴治江大声喊道。

  打,给我狠狠的打,不要让它们攻进营地,不然大家都完了。

  各种武器的枪声,炮声,爆炸声交织在一起,子弹象到豆子一样象沙鼠群倾泻而去。

  一时之间,受伤沙鼠由于伤痛发出的尖叫,被炸死沙鼠宁死发出的惨叫不断的发出刺耳的鸣叫,尖昂的声音让第三小队的人都一阵头皮发麻,而跟在后面的沙鼠并没有因为前面沙鼠的伤亡停下脚步,它们踩着死亡沙鼠的尸体不断的冲上前来。

  吴治江也拿着他的FX-1型自动步枪,疯狂的向沙鼠群发起攻击,他知道这是生死存亡的时刻,必须近自己每一分力量来消灭对面的沙鼠才有可能赢得一线生机。

  还好前段时间的战斗和训练让他已经完全习惯了这种血与火,生与死的战斗,虽说面对血肉模糊,肢体乱飞的沙鼠虽然感到非常恶心,但还是坚持下来继续战斗。

  沙鼠群离营地的距离越来越近。而另一边也传来枪炮声,看来老枪,猎鹰它们也同迂回过去的沙鼠**上了火,一时之间战斗更加激烈残酷。

  大量的沙鼠群死亡,没有影响沙鼠群的进攻,只见更多的沙鼠冲了上来,可以说是杀完一波又会从上来一波,沙鼠体型比起那只沙鼠头小了不少,但也有一米多长,半米多高,跟一头小牛犊也差不了多少。

  庞大的体现汇合在一起,每波几十头看上去也是黑压压的一片,只要前面进攻的一波死亡,后面一波就会接踵而至,一连五六波沙鼠的攻击也是杀得吴治江等人手软。

  由于沙鼠生命力较强,很多时候就算击中目标也不能完全杀死,所以需要连续攻击才能让其丧失攻击力,开始吴治江不知道,只要击中对方就转移目标,差点让一只中枪后没有死亡的沙鼠攻到面前,如果不是一旁的狼头解围,搞不好对于已经攻进来了。

  从那以后他也吸取了教训,每次击中目标后都会补机枪确认对方真正死亡后才换目标,这样虽然安全多了但杀敌的效率也就降低不少,前后攻过来的沙鼠几人也是足足杀了近两个小时。

  不过就是这样几人也不能完全抗击住沙鼠的进攻,面对越来越近的沙鼠,第三小队的队员也已经杀红了眼,没有任何停歇的发射着枪管中的子弹,长时间的战斗连枪管都开始在不断射出的能量下发烫。

  在后面战斗防御的老枪、猎鹰、菜鸟、轰炸机、扳手等人,也早已在另一边向沙鼠群开了火,战斗的情况一点也不比前面的吴治江,狼头等人轻松。

  队长,基地的信号没法接通,联系不上营部,我们没法得到空中支援,你看怎么办,再这样下去,我们就顶不住了,老枪那边估计也比较老火。

  那怎么办,妈的“裟巴力犹”联邦国的混蛋,在这时干扰信号,狼头愤怒的一拳砸在墙上,吼叫着说道。

  看着不断逼近的沙鼠,枪械已经无法完全压制它们的攻击,过近的距离更是让坦克的“希克郎炮”有力无处使,害怕误伤的坦克不得不放弃改使用枪械进行还击。

  狼头见对方逼近,也没时间在理会通讯的问题,一摆手中的枪械站在墙上猛烈开火,由于没有敌人火力的压制,几人也是肆无忌惮的站在围墙上阻击对方。

  这时不仅是沙鼠睁着血红的双眼向第三小队在发动攻击,就连吴治江,狼头等人也是杀红了眼,握着略微发烫的枪筒不断的还击。

  又这么坚持了半个多小时,看着不断接近距离自己只有两三米远的沙鼠,吴治江一边还击一边对狼头道,狼头这样不行啊,如果再不想办法,我们这十几人一百多斤就得交代在这里。

  我知道,但现在怎么办,大家都被困在这里,通讯又被压制,先看看再说吧,说完狼头将腰间的一颗手雷扔了出去,然后一摆手中的武器继续压制道。

  就在狼头扔出手雷,挥动武器时,两人都被注意到,从侧面过来的一支沙鼠已经逼近了他们,然后一跃而起,向墙上的狼头扑来,看到沙鼠扑来,吴治江一拉狼头喊道小心,措不及防的狼头在吴治江一拉之下,向旁边躲让开去。

  不过这时已经来不及了,狼头虽然躲过了沙鼠的正面攻击,但沙鼠堪比小孩的庞大身躯将狼头从侧面撞离墙顶,向墙外的沙鼠群落去,就连吴治江伸手想拉住都没扯回来,狼头的意外坠落,让小队其他人瞬间发出惊呼。

  担心让他们分散了对沙鼠的压制,让原本没有靠近墙角的沙鼠中的几只顺利的靠了过来,让掉落的狼头还没爬起来就陷入了极度危险之中。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