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一百零三章 潜入丛林

第一百零三章 潜入丛林

  对着沙鼠的尸首,龙跃江一时也无法作出有效的判断,他抬身又来到另一局沙鼠尸体边,又是一阵摆弄。

  就这样他一连检查了五六具尸体后,站起身来,抬头看看蛇皮和肯特都还没有回来,几具尸体的情况都是大同小异,根据情况可又大致判断出,是在经过一番争斗后,留下遍体的伤痕,被突然垮塌的石块砸死的。

  不过沙鼠为什么突然离开下面生活的灌木丛,到这个山坡上来发生一场生死搏斗。

  犹如不死不休的都弄得伤痕累累,最后还被垮塌的山石砸死,这都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一切都显得那么古怪诡异,好像中了魔咒一样。

  蛇皮在周围的查找,也没有什么结果,只是在那堆完好的石堆后面远远的看见肯特堆在地上,走近后才发现是犹如门神一样的两只沙鼠整齐的倒在那里。

  蛇皮带人到达这里的时候,已经看见肯特在对着两只沙鼠不停地摆弄检查,他也就没有再上前过问。

  只是打过招呼后,从其生前绕过,继续向另一头搜查过去,一圈的搜查很快就结束,他也没有什么发现,就对直回龙跃江这里。

  看着眉头紧锁,目光专注的看着前方的龙跃江,站在那里陷入深思,蛇皮也没有打扰他,反正自己也没有发现什么情况,不需要汇报,他就站在旁边,默默的陪着,一直到肯特从后面回来。

  龙队,来到他面前的肯特,不顾陷入沉思的龙跃江,小声的招呼到。

  哦,被肯特的呼叫惊醒过来的龙跃江看着面前的肯特和一旁的蛇皮,说道:“回来了,有什么发现”?

  没有,我转了一大圈,没有什么可疑迹象,同这里的情况一样,都是一些散落的山石,除了在后面看见两只沙鼠,周围都很干净,没有发现有沙鼠的尸体和活动的痕迹。

  后面的沙鼠,我看肯特在检查,也没再关注,他知道的应该比我多些。

  看到龙跃江递过来询问的目光,肯特回答到:“龙队,我正要给你汇报,后面两只沙鼠在那堆石堆后面,死状比较奇怪,跟这里的沙鼠有些不一样。

  听到肯特说沙鼠死状奇怪,龙跃江一下来了精神,两眼瞪得溜圆,看着肯特,连眼睛眨动都没有,一副急切的神色。

  这些沙鼠应该是在互相攻击后被垮塌的山石砸死,而后面的沙鼠虽然也经历过互相之间的攻击,但并不是被垮塌的山石砸死的,好像是离开这里之后才死亡的。

  其中一支像是被什么东西从眼部刺入而死,可我将其解剖也没发现什么异物;而另一支全身除了沙鼠相互格斗留下的伤痕,没有发现任何其他伤痕。

  可它就这样莫名怪状的死在那里,而观其全身沙鼠留下的伤痕都没有一处是致命的,为了稳当起见,我也对他进行了解剖,同样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不过我觉得没有可疑就是最大的可疑。

  两只沙鼠死亡的现场太过怪异,虽然没有任何证据,我感到有人为的痕迹在其中,而且我在后面还看见地上有沙鼠离开的痕迹和血迹,也不知道是沙鼠离开留下的还是其他什么人或物留下的。

  总之这个山坡发生的一切都有一种莫名的诡异在其中,虽说无法判断其当时的情况是否是人为的,但也不能排除这个因素。

  恩,对于肯特的判断,龙跃江深以为然,他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就一直被现场的诡异和莫名怪状所困扰,总感觉一种如芒在喉的难受,又无法究其原因。

  现在肯特这样一分析,他就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虽说这一切都找不到任何有利支持自己和肯特观点的证据.

  不过对自己的直觉和多年的经验有着充分信心的龙跃江,非常肯定的赞同肯特的观点,并给予充分的支持。

  在肯特的带领下,几人又来到后面沙鼠死亡的现场,摆在几人面前的已经看不到沙鼠的原型,其被解剖的身体,被肢解的到处都是。

  两只沙鼠的肢体堆在一起,已经没法将其分开,血迹满地的现场让任何人看见都有一种呕吐的感觉。

  龙跃江看着这个场景,知道难从其找到支持两人观点的证据,如果这样回去汇报,肯定会被批的体无完肤,会让人以为自己来了后没有任何发现,找一些难以成立的利用来敷衍上级,为自己行动的无果找借口。

  当再次对周围进行认真检查后,龙跃江等人仍然没有发现有价值的信息和情报,二十几人不得不心有不甘悻悻的离开这次山坡,返回防御阵地,至于怎么汇报他一时也难下定论,这也只要他自己才知道了。

  而这时的狼头,吴治江,傻豹,坦克四人已经距离对面的树林不远了。

  当四人在看着暗下来的天空,周围不断黑下来,当整个天空都黑下来后,仍然没有小刀行动的动静,几人在不了解情况和无法帮忙的情况下,只剩下心中的焦虑和等待的焦急。

  等待的时间令人特别焦躁不安,吴治江感觉天黑后的时间特别漫长,几十分钟就像比前面的一两个小时时间还长。

  傻豹,你说小刀那边是不是出什么状况了,怎么还不行动,这天已经黑下来这么长时间了,终于忍不住的吴治江,不无担心的小声问道。

  别担心,小刀办事很稳当,他那边应该没问题,估计是被什么事情当过了,也许是他要等天完全黑透才敢行动,毕竟他那里地势在对面的侦查范围内,再等等吧,他应该很快就会处理好,他也知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哦,听到傻豹的回答,吴治江有些犹豫的答应一声。

  看着因为担心,而有点失落的吴治江,狼头,坦克两人都没有说话。

  说实在的,对于小刀长时间没有动静,他们也有点挂怀,天黑下来有一段时间了,一直不见动静,要说没有一点担心,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几人都知道,这时担心也无济于事,没有什么用,担心也帮不上忙,还不如把精力放在对面,为随时都有可能到来的机会做好准备。

  所以当吴治江问傻豹时,两人也没有搭腔,等傻豹同他交流,来开解他焦虑的心情。

  而作为队长的狼头也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有一次对对面的情况开始观察起来,在怎么说都事关几人生命安全,作为队长的他不得不谨慎些。

  剩余几人的视线这时都不约而同的聚焦在那处向外凸出的山坡方向,这时已经不能看见山坡的全貌,只能通过白天的映像和记忆及隐隐能看见的一个黑影来判断山体的形态。

  四人都希望通过自己的眼睛能发现小刀的行动,能传递来一个有利的好消息,虽然看不见,但心,眼,乃至整个精神都全部聚焦在小刀所处的位置。

  几人的等待没有白费,小刀在那边好像收到了几人传递过去的等待,山石坠落碰撞发出的巨响和沙鼠临死前的叫声从山坡上传递过来。

  黑夜中这巨大的动静格外引人注意,对于敌人来说这意外的响动让其惊心动魄,而对于他们四人来说犹如黑夜中的指路明灯。

  在声响传来的刹那,狼头没有任何犹豫,他整个人犹如弹簧一样,从地上轻轻跃起,离开已经呆了很久的位置,弹射了出去。

  走,一个声音也随之传来,而后面的坦克和傻豹也没有任何迟缓的弹起跟上,被突兀的声音震撼的吴治江,也在傻豹的拉动之下跟在傻豹后面,借着灌木的掩护,向对面的树林突去。(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各位大大打赏点,谢谢)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