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一百零六章 瞎眼.盲人

第一百零六章 瞎眼.盲人

  当吴治江将狼头推倒的同时前面的坦克也反应过来,他急忙扑入一处草丛,迅速从草丛后面绕到一块石头后面,借助这有利位置,将枪口对准上空不停的巡视着发出粒子光束的位置及其周围。

  而跟在后面的傻豹,也是靠在一块大树后面,小心的爬在地上,对着前方,寻找着目标和其他异常情况。

  狼头在吴治江将他推倒的时候,虽然不清楚情况,但战斗的本能让他知道,对方不会无缘无故的干这事。

  他就借着吴治江的推力向前倒去,并顺势收脚埋头向前滚去,犹如一个落地皮球不停的向前滚动,其速度之快,不亚于奔跑的速度。

  当他借势滚入一个土坑后面,蹲在那里开始防御时,才看见吴治江险险的向一棵树后爬去,而粒子光束还在向他爬动的周围发射。

  他爬动之间一道道蓝光划破长空,击中吴治江周围的树木和地上就见一股青烟冒出,一个碗口大,**厘米不知道多深的洞就出现了。

  而那些被击落的土石和树木碎削也是随着强大的能量到处乱飞,看到吴治江因为自己陷入险境。

  蹲在地上的狼头没有任何犹豫,他不顾暴露自身的抬枪对着粒子光束发出的位置,就是一阵扫射。

  原来吴治江推倒狼头后,狼头借势滚离倒下的位置,寻找隐蔽,但他自己却失去了最佳隐蔽时间,对方的粒子光束也是不停的对着他射击以求能命中他。

  要不是夜晚,他倒下后也没有留着原地,对方无法看清他的具体位置,加之他又不断变换前进的方向,估计早就被对方变成一具尸体摆在那里了。

  所以当狼头隐蔽好冒头起来观察时,其他人都找好了隐蔽点,就他一个人还在那里快速爬行,险险的寻找隐蔽点。

  而坦克和傻豹犹豫所处位置的关系,没法看见他的情况,所以没有提供足够的掩护,还好在最危急的关头,狼头及时提供了掩护。

  吴治江终于顺利的躲入了一棵三人合围都不一定能抱住的大树后面,来到树后的吴治江没有停留。

  他知道对方的粒子光束能轻易击穿大树,这棵看似巨大的树木并不能给自己提供足够的保护和安全,他顺着树的遮挡,向一块大石后面爬去。

  当他来到石头后面,靠在那里后,他才发现全身已经被这么几秒十来秒的时间湿透完了,背上前心的衣服都因为汗水贴在身上,沾满了泥土和树叶杂草,头上和脸上也全身汗水。

  用手一抹全是汗水和粘在上面的杂草和树叶,全身都感觉湿漉漉的,虽然感觉到汗水带来的不适,但这时他没有时间来顾及这些。

  狼头开枪虽然因为良好的消音效果,不会枪声乱飞,但打中树叶和枝干发出的噗噗噗噗和喳喳喳喳声,还是能清楚的传入自己的耳朵。

  战斗已经打响,这是吴治江在躲入石后靠在那里的第一感觉,他拿起自己的武器,开始不停的寻找着目标。

  对于攻击他们,现在被狼头反击的目标他没有再顾及,他相信对方绝对不是一个人,在不明敌情的情况下,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冷静的观察寻找目标。

  而不是过早的暴露自己,成为攻击的目标,在漆黑的夜晚躲在暗处才是最有利自己行动的,不击则以,一击必中。

  狼头对发出粒子光束的空中发起的反击,不仅对吴治江及时起到了足够的掩护,对方的注意力也被狼头完全吸引。

  一道道光束在黑夜中显得格外明亮刺眼,不停的向着狼头的位置而来,好在狼头在发出第一轮攻击后。

  没有任何犹豫,翻身离开自己所呆的土坑,向右边的树丛背后跑去,当他刚刚离开,就听见背后自己刚才所处的那处土坑不停的传来噗噗噗噗的光束击中泥土的声音。

  而这时原本在后面掩护的傻豹也躲在树后探头发现了前面吴治江和狼头被攻击的情况。

  他顾不得多做观察,跟狼头一样,抬头对着发出粒子光束的那处树笼就是一阵射击,他由于位置比较靠后,对前面的情况看得非常清楚。

  发现对方对他们发起攻击的就是在离地七八米高的一处树上,茂密的树叶完全遮挡住对方的行踪,让处于地下的人根本没法发现,就是在同一棵树上躲藏两个人,互相之间也不一定能发现对方,何况在地下快速奔行的自己几人。

  在看清楚对方所处位置的傻豹,发起的攻击比狼头有更好的控制范围,当他的射击发起后,很快就听见对面树上面传来一阵噼里啪啦重物压断树枝的声音,然后只听见嘭的一声坠地时发出的声响。

  对面的粒子光束就消失无踪了,当然这时的傻豹可没时间来注意这些,长期的战斗经验告诉他,当他发起攻击的同时,也就是暴露自己的时候。

  为了避免接下来受到的攻击,他在完成攻击后,迅速的离开原来所躲避的位置,向一侧转移出去。

  原本预料的攻击没有出现,这时他已经来到十来米远的一处土堆后面,不过对方落地发出嘭的声音传来他还是听见了。

  在发现对面的粒子光束消失,他也知道对方一定有人被击落,虽然他不知道是自己的功劳还是被其他人攻击击落的,但只要对方有人被击中击落对他来说就是好事,其他的都无关紧要。

  在他完成攻击的一瞬间,估计也就是跟他一前一后,之间一两秒的差距,前面的坦克也从草笼处的石块后面发起了攻击。

  粒子光束的蓝光实在是太刺眼了,在任何方向,在这个黑夜中他都犹如物体旋转的中心,吸引周围的物体和目光的注意。

  原本在前面,处于发起攻击者后面的坦克也能在石块后面清楚的看见蓝色光束划破夜空对狼头几人发起的攻击,坦克没有任何犹豫。

  在调整好自己射击位置后,也对那处处于半空茂密的树丛发起一轮攻击,他的攻击紧接着傻豹的攻击到达那处树丛,当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时,他就像能看见从树丛上面掉下来的人一样。

  当他攻击完成后,正准备起身,还没来得及转移的时候,一股蓝色光束从他的右边无声的发出,蓝色光束刺眼的光芒在从枪口喷出那一瞬间,被坦克的余光瞟见,他发动全身力气,本能的向后一倒。

  坎坎的躲过了射来的蓝光,不过领口的衣领还是被擦胸而过的蓝光烧得发出难闻的糊臭味,坦克倒在地上,闻着领口处传来的糊臭味,感到一种死里逃生的后怕。

  他感觉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在这种情况下,也能躲过对方的必杀一击,真不知是自己运气太好,还是对方运气太差。

  他没有时间犹豫多想,就在地上翻身爬起,顺着草丛就像石块的另一边爬去。

  这时隐藏暗处对坦克发起攻击的“裟巴利犹”的“盲人”在树上也是非常郁闷,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一击,居然被对方这样躲过,让他射杀对方的希望落空,让他感觉又是懊悔又是郁闷。

  看着不远处掉落地上的“瞎眼”,虽然不知道对方生死,但他就感觉无法控制心中难以压抑的愤怒。

  他同“瞎眼”几乎从参军就一直在一起,两人一起接受新兵训练,一起被分配到连队,后来又一起被选中参加狙击手训练。

  再后来两人同时被“暗眼特种大队”选中成为里面射击全能,在这期间两人一直是最要好的朋友,两人都是孤儿,没有家人,所以格外珍惜彼此之间的友谊和感情。

  任何训练和战斗都是两人一起完成,在整个“暗眼特种大队”射击技术不一定是两人排名第一,但要论起配合和协调完成任务,几乎可以说不能排第一也是前二三名的佼佼者。

  现在“瞎眼”就这样躺在那里,生死不知,让原本很冷静的“盲人”感觉血液沸腾,整个血液直冲脑门。

  全身都被愤怒的火焰燃烧,都不由自主的发出因愤怒带来的细微抖动,虽说愤怒的情绪充满全身,但尚存的一丝理智还是没有明灭,他没有冲出去。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