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一百零八章 两刃对单刀

第一百零八章 两刃对单刀

  在不明敌情的情况下,没有谁这么傻轻易暴露自己,双方的卷旗息鼓让整个场面显得特别怪异。

  正在吴治江犹豫是否需要采取行动时,就看见盲人扛着瞎眼向自己这么的密林跑来,这时他更是不敢发出任何声响。

  看对方的情况,估计是想将肩上的人扛入密林深处进行躲藏,不过对方的方向没有选择对,居然向多次迂回后到达这里的自己跑来。

  就在吴治江还在犹豫是否进行攻击时,对方突然加快了速度,原本对攻击还有所犹豫的吴治江,以为对方有所发现,想逃离这里。

  一种消灭敌人的本能反应,他抬枪扣动扳机就向对方发起了攻击,当他发起攻击就知道自己有点冒失了。

  这种情况下,他的行动无疑暴露了自己,会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成为攻击的目标,但已经完成的攻击确收不回来。

  这次他没有再迟疑,为了躲避攻击,同时也避免再次暴露自己,他一把掏出腰上的匕首,全力跃出躲避的石块,向着盲人和瞎眼两人倒下的地方冲去。

  当他跳出石块时间,就看到倒下的盲人和受到攻击后被盲人扔在那里的瞎眼,由于距离比较近,双方本来就只相距几米远的距离。

  当他从后面突出后,没有估计原本被扛在肩上现在被扔在一边的瞎眼,对着前面的盲人冲了过去,手中的匕首手起刀落,对着对方倒下的身影后背就杀了下去。

  在瞎眼倒下的时候,虽然躲过了吴治江突然发起的攻击,但却没法顾及肩上的瞎眼,当瞎眼被击中发出的痛哼被他清楚的听见,正在后悔时,准备起身。

  吴治江的匕首就到了后背,在隐约看见对方跑过来的身影,他来不及爬起,用力一撑右手,整个人向着吴治江跑来的方向滚去。

  当他到达吴治江脚下,吴治江的匕首也落空,由于用力过猛,他整个身体都有一点前倾,盲人滚到吴治江脚下。

  顺势用力推动吴治江的双脚向后一推,原本就用力过激,身体向前倾斜的吴治江身体失去平衡向前倒去,盲人也借助他向前的机会,再次向前一滚。

  手臂用力整个身体从地上弹射而起,吴治江在向前身体前倾腰身上半截趴下来的时候,对着滚到准备弹射而起的盲人抛射出手中的匕首,向对方射去。

  而两手在地上一撑,借助这一撑之力,双脚向着盲人爬起来的腰部用力踹去,盲人在身体弹射而起,准备站立时,吴治江的飞刀已经射出到了后背。

  盲人从飞刀急速射来的破空声判断出后背的攻击,原本弹射而起的身体,瞬间在半空用力一扭,手臂也用力在半空中一挥。

  借助这股力量,身体来了个九十度旋转,躲过了原本射入背心的匕首,虽然躲过要害部位,但匕首锐利的刀锋还是从手臂处划过,拉出来一道长长的深可见骨的伤痕。

  剧烈的疼痛让盲人的手臂发出微微可见的颤抖,不过他没有出声,这时一切行动都不能发声,任何声音都会暴露自己,在两人都有所顾及的情况下,两人的战斗在无声中进行。

  只是在两人偶尔交击时发出嘭嘭的声音,谁都担心声音会暴露行踪,受到对方其它人员的攻击,而盲人在躲过匕首的攻击时,吴治江的双脚也到了面前。

  下半身刚刚落地,身体还受到躲避匕首扭动带来的力量影响,无法保持平衡的盲人,在来不及控制身体的情况下,抬手挡住吴治江踹过来的双脚。

  但从手臂上传来巨大的力量,让盲人原本已经站立地面的身体,再次腾空而起,向后面回去,直到飞出两三米远才从空中落下。

  盲人在向后飞落时,调整好身体,全身收缩,后背落地借力向后一滑,卸掉庞大的力量,伸手抓住旁边的一根树枝,借力站立起来。

  同样摸出身上的匕首向着吴治江冲了过去,这时他知道自己没得选择,除非放弃瞎眼,马上离开。

  不然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如果对方的另外几人一旦醒悟,发现这里没有其它人员参与对他们的攻击,那很快自己就会陷入对方的包围。

  但要让自己放弃瞎眼这个多年生死与共的朋友,他做不到,所以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在对方其它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竟快消灭这个攻击自己的人,然后才能无阻碍的离开。

  所以他没有任何犹豫,立即冲了上去,希望尽最大努力,赶快解决对方离开,吴治江在用力踹中对方后,借着对方传过来的反作用力,身体向前一滚,身体借力站了起来。

  当对方冲过来的时候,他也摸出一把飞刀向冲过来的对方抛射而出,他没有希望飞刀能射中对方,但希望借此延缓对方冲过来的攻击,分散对方的注意力,为自己的攻击提供有效帮助。

  当飞刀射出后,他两手在身上一摸,两把匕首出现在手中,两手不停舞动,变换着线路,快速舞动的匕首婉着银色的花路向对方攻击过去,这是他学到的不怎么娴熟的匕首搏杀。

  但这时的他没有时间选择,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时他也没有任何犹豫,利用自己所学全力发动进攻,两人这时都下了尽快消灭对方,为自己争取一线主动,赶快离开的打算。

  当盲人用手中的匕首挑飞迎面而来的飞刀时,吴治江舞动的两把匕首尤如漫天挥舞的流星,从上下左右不同角度攻击过来。

  经过多年生死战斗和战场厮杀的盲人没有被飞舞过来的攻击吓到,他凭借长期战斗的经验和本能找到了吴治江匕首攻击的正确路线。

  铛铛铛几声匕首交错发出的脆响,预示着两人交锋的激烈程度,嚯,哼,两人的身体在交锋中一触即分。

  只见盲人的胸口衣服被划破,一股鲜红的血液从里面冒出,而退后的吴治江也是握着还带有一丝血迹的匕首蒙着自己的心窝处,弓着背怒视着对方,看来也是被对方的拳头伤的不清。

  这一轮交锋看来两人谁都没有占到便宜,退后的身影在瞬间退后一顿,又立刻向对方冲了过去,两人的交锋再次进行。

  匕首的飞舞尤如空中飞舞的蝴蝶,上下翻飞煞是好看,不过却是致命的死亡之蝶,只见吴治江左手的匕首划出一道弧线向对方的腰部攻去,而右手则是对着对方的胸口。

  盲人由于只有一把匕首,在武器上不占优势,但他没有停顿迟疑,右手的匕首没有顾及对方的攻击,向着对方的胸口刺入,而左手抬起对着吴治江右手前臂格挡过去。

  战斗这段时间他知道现在两人的情况是自己实力略高于对方,但面对血气方刚的对方悍不畏死的搏杀,现在两人也是斗得势均力敌。

  要想在短时间内消灭对方,不太可能,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想通过以伤换命的方式来结束这场战斗,好带瞎眼离开。

  所以他用力挡住对方对自己胸口致命的一击,而放弃了对方对腰部的攻击,手中的匕首全力刺向对方的要害胸部。

  不过吴治江却没有如他所愿,在最后关头,放弃了对盲人腰部的攻击,全力收回功出去的左手,挥动手臂挡在盲人的匕首之前的胸口处。

  而这时盲人也来不及收回匕首发起新的攻击,手中的匕首顺势刺入吴治江的前臂,刺入**的扑哧声仿佛清晰可见。

  在匕首刺入的瞬间,吴治江借力挥手将对方的攻击向外一带,让对方原本刺入手臂的匕首从一旁滑出,避免了被刺穿的后果,让对方的攻击偏离向外带去。

  而左手也借这一挥之力,划出一个圆,从下而上的对着对方的小腹挥去,而吴治江的右手在左手受到攻击时也没有停下。

  他刺出的匕首在对方挥臂过来格挡时,突然将手中的匕首一晃,手腕一番,匕首由反握变成正握,匕首的刀尖向下,从对方伸出的手臂上划过。

  就像对方自己伸过来从刀尖上划过一样,突破衣物遮挡的手臂一条一尺多长的血肉伤口向外翻出,盲人的手臂由于强烈的疼痛使他本能的向后一收。

  整个人都由于左手的受伤和右手匕首被吴治江手臂的带离,导致面前出现了瞬间的防守真空,而这时吴治江不顾左手被挑得血肉模糊的的手臂传来的疼痛,手中的匕首向着对方小腹全力刺出。

  全身都因为盲人突然出现的空档,有点向前倾,危急关头盲人也知道十分危险,他整个人挺肩上身前仰。

  小腹吸气向后一收想躲过对方的攻击,人也开始挪动步伐向后退缩,不过这时吴治江后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向吴治江撞击过来。

  (求点击,求月票,求收藏,请各位爱书的大大支持,谢谢)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