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一百零九章 两死两伤

第一百零九章 两死两伤

  原来是在盲人受到攻击后被扔在一边的瞎眼,两人之间的战斗使他们早已忘记了旁边还躺着的这个人,瞎眼在被从盲人肩膀上摔下来时就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不过由于整个人从几米高跌落,导致现在人还处于半昏迷状态,所以他一直躺在那里没法行动。

  在吴治江匕首刺向盲人小腹和另一只手臂时,稍微清醒一点的他发现了盲人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于是他发动全身力气爬起,从后面对着吴治江发起了攻击。

  由于他自身伤势不清,踉踉跄跄的步伐难以控制冲出去的身影,最后攻击变成了只能凭借身体的力量对吴治江形成撞击。

  突如其来的变化和攻击让毫无准备的吴治江没来得及作出防备,全神应对对方搏杀的他等感觉到对方时,已经到了自己的背后。

  原本控制的很好的攻击被这个意外带来不可预料的变化,左手刺出的匕首原本还有一段距离,在盲人收腹后距离拉长。

  原本已经非常困难,吴治江正准备调整加速,不想突然来自后背的撞击在这时为他提供了助力,让原本这次已经有些不太可能的攻击突然提速,向着盲人的小腹重重的刺入。

  看着吴治江后背撞过来的瞎眼,原本盲人心中一喜,这时能得到一丝意料之外的助力,对目前自己不利的情况是一个不小的帮助。

  不过当瞎眼突然变向的撞击让吴治江的匕首突然加速,他原本已经调整的步伐和向后收缩的小腹已经用掉了最大的力气。

  在看到匕首加速,他控制身体准备再次调整时,不过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了,两人的距离也太近,来不及做进一步调整,吴治江的匕首他还是没有躲过。

  他眼睁睁的看着整个匕首都在吴治江借力使为下刺入了他的身体,其根而去的匕首已经看不见刀身,过快的速度并没有让盲人感觉到痛苦,他甚至没有太大的感觉。

  只是睁大惊恐的眼睛望着吴治江和他后面的瞎眼,而瞎眼也被这个变化和自己冒失的行动导致盲人被刺伤,感到惊恐和后悔。

  要不是吴治江的力量推得他不停后退,他都无法确定对方的匕首已经进入自己的身体,不过就是这样他也没有放弃。

  手中的匕首在对方太近无法攻击前面的情况下,盲人他抬手向对方的后颈插去,原本很顺利的一击在最后关头由于他被推动的身体失去平衡没有如愿刺入颈部,而是插在吴治江的左肩背部。

  当吴治江用力推开对方退后,盲人倒在地上时,两人都将手中的匕首留在了对方体内,这时借力推开盲人的吴治江并没有时间多停留,他放开刺入盲人的匕首。

  快速收回划伤盲人手臂的右手,挥动手臂上的匕首,全身借助挥动的手臂,向后旋转,手中的匕首从后背的瞎眼颈脖的喉骨处划过。

  瞎眼原本因误伤就有些惊恐涣散的精神,加上全身原本就受伤后用力过度软弱无力的身体没来得及做任何防御,就被吴治江凌空划过的匕首滑过,只见一股鲜血犹如喷泉喷射而出一股鲜艳的血花在空中绽放。

  原本就已经无力的瞎眼也只是恐惧的睁眼看着面前的少年,向后仰天倒下,发出嘭的撞击声。

  被匕首刺入小腹的盲人这时才捂着小腹慢慢的坐起,看着不远肩背处插着匕首的吴治江背对着自己站在那里,他面前是发动攻击导致自己重伤而又使自己丧命的瞎眼。

  他知道这一次交锋自己输了,而这次不仅输掉了双方之间的交锋,还输掉了自己和瞎眼的性命。

  看着旁边不远处还躺在那里不断从口鼻和喉咙处冒出血液抽搐的瞎眼,盲人也是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懊悔,还是自己没有坚持拒绝瞎眼偷袭对方的计划。

  要不也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不过这时再后悔一切都晚了,没想到两人最后还是没逃脱战死沙场的命运。

  这时的他没有了那种面对死亡的恐怖和畏惧,反而有一种从没有过的坦然,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这样也是自己和瞎眼最好的归属吧。

  这么多年死在自己手上的人也不少,现在被对方杀死也是命吧,不过两人被面前这个年龄看上去不大,隐约间还能看到一丝稚嫩的少年杀死,他还是有些不甘。

  毕竟不论是战斗经验和实力上自己都明显高于对方,只是自己的运气没对方好,被自己极力维护的队友朋友意外的举动害死,不过运气也是一种实力,这时的他已经提不起反抗的意念。

  不过他也知道反抗也没多大用处,他也是看着死亡的瞎眼,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哀叹自己真是终日打鹤,现在却被鹤啄瞎了眼。

  你是谁,盲人用沙哑且有些虚弱的声音微带一丝不甘的问道,看着对方转身有些冷漠的眼神,他再次问道,能告诉我你是谁吗?我希望自己能知道死在谁手上。

  转身冷眼看着坐起的盲人,吴治江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盯着对方,直到一歇后才说了一句,“夜星”,“米拉利帝国”“沙狐集团军”下属第六军第三小队“夜星”。

  原本吴治江不想回答对方这个看上去有些可笑的问题,死前问自己是谁,这有意义吗,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

  不过看着对方有些期盼而又略带不甘的目光,他知道这是一个军人死前的最后愿望,出于对一个将死战士的尊重,吴治江还是回答了对方。

  “夜星”好名字,虽然没有得到对方的全部信息,他知道对方不可能告诉他太多的信息,但在死前能知道对方的名字,哪怕只是个绰号,盲人也非常满足了。

  他忍着疼痛,对着吴治江咧嘴笑笑,发出赞扬后说了声谢谢,然后满足的闭上双眼,慢慢的向后倒下,躺在那里。

  看着倒下的盲人,有转头看看倒在后面的瞎眼,吴治江有些失落,虽然他不知道被自己杀死这两人的姓名和所在部队,但大家都是军人,这一点是一致的。

  虽说是处于敌对状态的军人,但这也只是大家所处的环境和立场不同,一切都是为了完成任何和上级的命令,当人死后这一切都不存在了。

  有的只是作为军人的尊严和荣耀,哪怕是战死,也是死得光荣其所,是值得尊敬的,不过当看见两个这样的身体强壮,战斗力超强的士兵死在面前。

  难免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为自己的状况和未来的命运担忧,一时之间有些失神的他都忘了躲避可能潜在的敌人的攻击。

  不过他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再次探测了下倒在那里的瞎眼和盲人两人,确定两人已经死亡后,才一闪身找了处地方隐蔽起来。

  握着肩膀上的匕首,他略微犹豫了下,然后眼中一股狠劲闪现,手臂用力拔出肩背处的匕首,刀尖离体带来的疼痛,让吴治江眉头一皱发出一声轻哼。

  他忍住左手前臂和肩背上传来的疼痛,将两处伤口做了简单的止血处理后,平息了下因刚才捕杀和处理伤口疼痛有些急促的呼吸,然后一侧身,向着刚才两人过来的方向摸去。

  他判断几人对方从那边过来,其余的敌人也多半隐藏在该处,自己从这个方向过去,对方不会想道自己人离开的方向会有敌人过来,说不定能有意外收获。

  在确定目标后,他小心翼翼的侦查,试探,观察后他很快对周围进行了一定范围的窥探,就连瞎眼被击落掉下来的那棵树他也通过地上的痕迹和枝叶判断出来,不过他的谨慎没有任何效果。(求点击,求月票,求推荐,求收藏,请各位爱书的大大支持,谢谢)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