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一百一十章 让我不舒服

第一百一十章 让我不舒服

  周围的人好象都消失失踪了一样,他的一番搜寻没有任何结果,这让他在有些郁闷之余,也是更加的谨慎。

  只见他半弓着身体向一次树丛探去,就在他快接近树丛的时候,突然一只大手从旁边的草丛伸出,黑黢黢坚实有力的拳头向他挥击过来。

  吴治江伸手双臂交叉向前一伸用力挡住对方的攻击,口中发出一声痛哼,整个人都被庞大的力量振动向后退去。

  当他稳定自己后退的身体,挥挥有些发麻的手臂,及由于剧烈振动让他刚刚处理好止血的伤口又开始向外渗血的左手。

  这时他没有时间来顾及手上的伤痛,一摆手中的武器正准备上前对袭击自己的敌人发动攻击时,从草笼后面露出一个熟悉的身影,向他朴了过来,他看着那熟悉的大头,小声急叫道:“坦克,是我,夜星”。

  听到吴治江的声音,坦克控制着冲出的身体,原地一个旋身,卸掉冲力面对吴治江说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还以为发现一个敌人,正准备发动好消灭,黑漆漆的也没看清,没想到是你。

  你还说我,看都没看清楚,就乱攻击,要是伤到自己人怎么办,还好你没有动枪,不然我………。

  在这树林里光线本来就比较暗,又是晚上,你偷偷摸摸的从敌人发起攻击的地方过来,我怎么会想到是自己人,黑灯瞎火的又看不清楚,我不攻击难道等对方攻击我。

  先下手为强知道不,如果被对方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先发动,那到时就只有等你来给我收尸了,还好我也怕暴露,没有用枪,不敢现在………,看着吴治江,坦克拍拍手中的武器有些后怕的说道。

  坦克,别乱说了,知道你对,但你还是要小心点,要是造成误伤,那就不划算了,到时你后悔莫及。

  好知道了,你小子什么时间也变得这么罗嗦,你还没说你怎么摸到这来了。

  我们别在这说,说着拉住坦克躲入旁边的草丛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没有两分钟吴治江就将自己来到这里之前的情况,包括同盲人、瞎眼之间的战斗并杀死对方两人告诉了坦克。

  听着吴治江说得简单扼要,但傻豹还是能感到当时战斗的激烈程度和其中蕴藏的危险。

  你受伤了,快让我看看,由于天色太黑,到这时坦克也没有发现吴治江受伤的手臂和肩背在向外渗血,现在听吴治江一说,急忙关心的问道。

  没事,坦克,都是一点小伤,没什么妨碍,吴治江说着想放下被坦克拉住的手臂。

  还说没事,这么大的一个伤口,还在向外冒血,的赶紧处理,对不起,刚才没看清楚,肯定是我让你受伤的伤口又流血了。

  没事,坦克,又不是你刺伤的,再说你也不是故意的,见对方有些懊悔,吴治江安慰的说道。

  啊,你背上也有这么大一个洞,如果不处理好,感染就非常麻烦,来我帮你处理好。

  坦克算了,我看还是等会吧,现在情况不明,狼头和傻豹也不知道在那里,怎么样了,等这儿战斗完了离开后再慢慢处理。

  什么算了,你这样还能参加战斗吗?再说现在都没有一点动静,估计对方也不敢轻举妄动,我们先处理好再说,坦克有些生气,加重语气责备的说道。

  吴治江也知道坦克是关心自己,担心受伤对自己带来不好的影响,也对接下来随时都可能发生的战斗导致其战斗力下降,带来安全影响,所发出的关心。

  这一切都源自于对自己的爱护,他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任坦克从包里掏出药剂和各种包扎物品,对自己的手臂和肩背施为。

  别看坦克人长得高高大大,一副五大三粗的样子,但他处理起这些伤口来还是非常小心和熟练,很快两处伤口在处理妥当,包扎一新。

  经过处理后的伤口让吴治江感到整个人都轻松了一大截,上药后的两处伤口也不像开始那么难受疼痛了,他轻微活动了下,感觉舒服多了。

  谢谢,坦克。

  切,夜星用得着这么客气吗,又不是什么好不得了的事,就是处理了下伤口,你太客气,让我不舒服,不熟悉的人说不定会觉得太虚伪,我们之间不用这样,说完还亲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坦克,我不是那个意思,吴治江被坦克说得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好了不用说,我明白,接下来我们还是一起行动吧,这样也可以互相支援,被对方攻击时也不至于太被动,见吴治江有些尴尬,坦克急忙岔开话题道。

  见坦克将话岔开,他也知道这时没有必要纠缠这个话题多说,如果过于客气,那就显得自己真的比较虚伪了,一切尽在不言中,以后有的是机会来回报。

  见坦克建议两人一起行动,他也知道对方是担心自己一个人带伤行动出现危险,所以要求两人一起,好照顾自己,也没多言,点头答应。

  两人离开草丛,一前一后向着吴治江来时相反的地方搜寻过去。

  两人的行动非常谨慎,速度也不快,十多分钟过去也没走出多远,这一段距离的搜查,吴治江感到比自己刚才同两人激烈对抗战斗还累。

  全身心都得提高警惕,处于高度戒备,对任何一点,草丛,坑洞,树梢,石块,坡地都不能放过,而且的随时提高警戒,防止来自各个方位的攻击。

  在狼头发起第一轮攻击后,躲过了对方的攻击,隐身一处比较茂盛的树丛后面,他平息了下跳动的心情,探头望向外面。

  当傻豹和坦克紧挨着发起攻击时,他也一阵担心,害怕他们暴露后被对方发现攻击,当听见被他们攻击的树梢上面有人掉落后,他的担心更甚。

  当看见另一处树上对坦克发起攻击时,他知道跟自己判断的一样,对方不止一人,坦克受到对方同伴的攻击,但这时他也没有时间替别人担心,担心也没用,只有尽快结束战斗离开,才是最明智的。

  毕竟现在自己等人在别人的地盘上,一旦暴露将十分危险,他抬手举起手中的枪,向对坦克给予支援,不过抬起的枪犹豫后又放了下来。

  一个是他看见对方对坦克攻击后也马上停止了,不确定对方是否还在原位,如果已经离开,他的攻击没有任何效果,只会暴露自己。

  二是他发现现在轻易暴露自己非常不智,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保留必要的底牌和一定的力量,在关键时刻每每都能起到决定性作用,所以他才放弃攻击,放下了抬起的枪。

  靠在树后,他想了想轻手轻脚的离开了躲避的树丛,向后退去,当离开了对方视线可及范围之外,才转身向自己的右侧摸过去。

  绕到敌后摸清情况这是他经过深思熟虑后想出来的方案,现在他就是按照这个方案从外围绕道摸过去。

  不过由于他也不清楚对方的人员数量和具备部署,不知道对方伏击他们的范围有多大,所以绕行的范围比较大,前进时仍旧比较小心谨慎。

  正因为他的离开所以也就没有发现另一侧的吴治江同盲人瞎眼两人战斗的情况,当他不断前进时,隐隐看见两个人猫着身子向自己这么摸过来,他急忙闪身躲到一颗树后。

  猫在那里等着对方,只等对方两人接近,看着不断接近的两人,他检查了下身上的装备,为行动做好了准备。

  当人不断靠近,十米,八米,六米,五米,当双方之间的距离只有三米时,两人就要从树旁穿过,狼头才看清楚是坦克和吴治江两人,他放下武器从树后轻松的走出。

  (求点击,求月票,求推荐,求收藏,请各位爱书的大大支持,谢谢)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