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二百二十章 堵截囧困

第二百二十章 堵截囧困

  就算追在我们屁股后面,也比被他们堵住好,不然一会后面再来人,我们就会被对方前后夹击包围,吴治江也插言提出自己意见道。

  恩,我们没必要按照对方思路让他们牵着鼻子走,绕过去,狼头也是果断的作出决定,小队在离对方一两公里外开始转向。

  这让原本做好堵截准备的那群人也是郁闷不已,汇集在这里的原本就是两支小队,开始时两支小队的意见就不统一。

  现在有出现这种情况,这让两支小队更显混乱,不过到底是军人,很快几人就恢复过来,有序的组织起来,开始对第三小队展开追击,一时间原本负责堵截的角色变换,从后面向狼头等人追了过来。

  由于双方距离原本就不远,而第三小队又需要绕行,所以双方很快就追了个首尾相连,显然对方具有人数上的优势。

  也没再向开始那组人那样小心翼翼,而是直接就冲了上来,在靠近之后,双方都开始交火,狼头让吴治江和小刀押着三个俘虏在前,他和坦克,傻豹留在后面阻击对方。

  一时之间火光四射,蓝色的光焰不断从枪口喷射而出,枪声混合着蓝色的光焰互相交织在一起,让原本平淡无奇的黑夜,增加一丝绚丽之色,犹如烟花煞是好看。

  双方的交火看上去激烈,但由于都不是靠得太近,又都比较谨慎,一时之间只见能量弹不断向对方喷出,但都没有什么效果,一追一逃两方都没有什么伤亡,这让煞是好看的场面显得有些戏剧化。

  第三小队拼死抵抗,而后面追击的搜索小队也是纠缠不放,只听见砰砰砰……,嘭嘭嘭嘭……,枪声不断传出。

  吴治江和小刀也是押着三个俘虏,不断催促他们加快速度,从远处看去,前方八个身影在荒原的黑夜中夺命狂奔。

  后面却是一片热闹喧嚣战火朝天的景象,随着双方距离的拉近和战斗的持续,搜索小队有人开始被第三小队的狼头等人击中,出现伤亡。

  这也一定程度上仰止了搜索小队的进攻,让他们变得更加谨慎小心,速度也为之放缓,而狼头,坦克和傻豹三人成一个扇形,相互支援掩护着边打边退。

  但对方人员太多是他们的五六倍之多,让三人一时也是难以脱身,虽然三人比较作急,但现目前的情况也无什么办法可想,只得边抵抗边后撤。

  就这样战斗持续了四五十分钟,狼头等人也是被对方压迫着后撤了有二十几公里,但情况依旧没有改观,吴治江和小刀在奔出去一段距离后,也是逐渐放慢了速度。

  毕竟他们不能抛下狼头几人独自逃命,但两人也不敢回去支援三人,毕竟面前的三个俘虏还要他们看押,两人只得在前面押着凯瑞.拉德三人不断向前。

  二十多公里路程对于小队开始来说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应该说是相当轻松的,但现在四五十分钟了,几人才走出这点距离,这也让几人无形中感到了压力。

  要知道现在时间拖得越久对第三小队来说就越见不利,周围的敌人都可以顺着枪声搜寻过来,现在没到也不过是距离过远,时间问题而已。

  对方力量的汇集也就意味着第三小队的力量在不断的被削弱,而且这段时间对方也不是完全无人,从开始堵截时的二十多人两个小队,到现在的三十多人三个小队就是明证。

  在战斗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延续后,对方一支小队赶到,使对方的力量得到了加强,就是之前被狼头三人霄幸消灭几人。

  但新的小队到来不仅使原本消耗的力量得到补充,还有所加强,这也让狼头几人更加的困难,当第三个小队到来后。

  对方分开成一个半包围,向三人压迫过来,让三人不得不冒着对方的枪林弹雨不断后撤,一对十几个人,这让三人的情况也是危险万分,险象环生。

  而狼头和坦克分别在手臂和肩膀上带伤,狼头还好点,只是被飞过的能量弹烧伤手臂,留下一道明显的痕迹,但坦克却是被能量弹在肩膀位置穿了一个小孔。

  能量弹从中穿过将肩膀处的肌肉烧毁,留下一个非常清晰的小孔,从中穿过都能看见对面的物体,不过万幸的是没有伤到骨头,所以坦克还能坚持战斗还击。

  轰隆隆………,哗哗哗………,一连串声音响起,让跑在最前面的小刀和吴治江的身形为之一顿,两人相视一眼,什么声音,吴治江小声问道。

  不知道,听声音像是水流的声音,或者说水流从高处落下冲击河岸的声音,小刀也是猜测道。

  夜星,你在这看住他们,我去看看,小刀回答吴治江问题后,果断说道,说完不等吴治江答应,就快速冲了出去。

  吴治江见他离开,也没多说,端着枪让凯瑞.拉德三人蹲下,他就站在那里小心戒备,很快小刀就跑了回来。

  前面有条大河,大约有七八十米宽,水流很急,不好泅渡过去,而且看水比较浑浊,水中有很多枯枝烂木,我估计是上游在下雨,河中长洪水造成的。

  那怎么办,吴治江不仅顺口问道。

  没法,顺河流走,小刀也是简短的答道。

  那上还是下,吴治江再问道。

  下,看方向朝下游走方向应该是我们的目标“烈日丛林”,也许这是我们的运气,这荒原上河流非常少,没想到我们能遇到,到了前面我们找个不太急的水面,泅渡过去。

  那好,吴治江听小刀这么说,没有再问,催促三个俘虏起来,向着小刀指的河流的下游方向跑去。

  很快几人就靠近了河流,轰隆隆的声音也就更响,犹如天上的闷雷一样,让人感到震耳欲聋。

  湍急的流水从上游奔腾而来,拍打着河岸和河流中的岩石,飞溅四射的浪花在空中绽放又迅速落回水中,与激流汇聚在一起向着下一处冲击而去。

  河岸边一股清新的潮湿混杂着泥土的芬芳,给人一种冷侧心扉的感觉,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如果不是时间不对,看见水中泥沙太多,让水流都混集成一股股黄色泥浆,吴治江都想下去好好洗洗身上汇聚的污垢了。

  昏黄的河水上面漂浮着很多上游冲击下来的杂物,在水中形成一个个漩涡顺着水流不停的旋转,然后又被后面更大的浪花冲击散开。

  就这样周而复始的循环着向下游飘去,不时还有一两人合抱的大树被水流冲击而过,看到这个样子吴治江就知道小刀所说属实,现在这种情况根本就无法从中泅渡过去。

  水流太急,人根本无法在其中浮游,加上那些漂浮的水草和被冲刷下来的树木都会在水中成为障碍和危险,让泅渡的人在其中寸步难行。

  何况还有后面的追兵,要想在对方眼皮底线顺利渡过去,那根本不可能的,看到河流的一瞬间,吴治江就对当前形式作出了准确的判断。

  他没有任何停顿,就按照之前所说押着俘虏顺着河流,向下游跑去,而小刀则是留下一个只有狼头几人能看懂的标识,也急速跟了上来。

  几人离开没多长时间,狼头三人就在对方的压迫下来到了河岸边,三人一看河流阻断了几人前进的道路。

  而河水中的情况也是一眼就看得通透明白,知道不可能泅渡,看着小刀留下的标记,三人也是快速转向,在对方形成包围之前,从河岸边突了出去,向着吴治江和小刀离开的方向追去。

  河道的阻难让小队被迫变向,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河流的大体方向还是朝着“烈日丛林”,这让几人不至于改变行动的计划和方案,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一件幸事。

  不过这些对于现在小队的情况不是最重要的,后面三只小队的追击,才是第三小队目前最大的危机,如果不能摆脱对方,想顺利进入“烈日丛林”,不过是空中楼阁,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

  (求点击,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谢谢各位爱书大大的支持,三十多万字了,不容易啊,开始更新从未断过,多多支持支持啊)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