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变更逃亡路线

第二百五十五章 变更逃亡路线

  几人悄无声息的跨越地上熟睡的人,各自找好位置确定目标后开始动手,九个人没用到五秒,就被几人抹脖子的抹脖子,断头的断头。

  眨眼之间就全部被几人杀死,还有几个不敢相信的睁大惊恐的眼睛,倒在那里,仿佛想要看清楚是谁将他们杀死一样。

  当吴治江和念头等人完成这一切后,几人开始放心大胆的对整个驻地进行了一次搜索,不过一圈下来几人除了找到一些对方晾晒的鱼干外什么都没有。

  当然也没有发现坦克的身影,几人将他们杀死的那十三个人身上的装备弹药卸下来放在自己身上,完成了一次不算充足的补充。

  然后将对方的尸体和驻地帐篷等无法带走的东西全部扔进还在奔腾的河流中,任其被冲入“烈日丛林”深处。

  至于最后是喂鱼还是被怪兽果腹就不是几人关心的了,消除周围几人袭击对方的痕迹后就离开了这里。

  吴治江和狼头回去撤出陷阱上的炸弹,然后将藏秘在那里的凯瑞.拉德和沃特带出,顺利的渡过奔腾的河流,到达河岸的另一边。

  从原来几人出发的起点再次开始踏上行程,不过这次是换了个方向,从另一边选择了一条距离更加远情况难料的新的路线。

  就这样几人连续向着这个方向行进了**天,中途没有在遇上什么阻扰,也没见后面有追兵过来。

  除了不时受到丛林中意外出没的野兽袭击外,一切到算平安,而且在第三天的时候几人还在途中意外的发现了小队的暗号,一看就知是坦克留下的。

  几人也是不知为什么坦克没去河岸边与他们汇合,反而到了这里,看上面的痕迹有被雨水冲刷过痕迹,应该是留下有一段时间了。

  不过几人在猜测什么原因让坦克没同他们汇合时,还不仅为他没过去汇合感到庆幸,不然说不定他早就被对方埋伏在那里的小队抓获了。

  就算最后被自己等人成功解救,那肯定也会受到对方的酷刑逼供,不过接下来几天几人顺着丛林过来再也没有看到坦克留下的标记了。

  按说坦克留下的指示应该跟小队现在行进的方向一致,都是顺着丛林边缘行进,但自从发现暗记后几天过去了,就没有再发现新的记号。

  几人开始以为是不是走岔了,还刻意寻找,但一直没有结果,这让原本收到信息的几人又有些失落和担心。

  队形依旧是吴治江在前,小刀拖后,其余狼头和傻豹居中看押俘虏,狼头曾经也准备改变这种情况。

  他和傻豹身上的伤经过这几天的调理,也好多了,原本打算替换两人,但吴治江认为现在正是锻炼的好机会,加上狼头和傻豹身上的伤也没有全好,也就继续坚持下来。

  狼头见他坚持加上一路过来他也将侦查探测完成得很好,也就没再强行更换,而吴治江也是乐得保持现状。

  八天多九天时间顺利过去,途中可以说相对前一段时间来说要轻松的多,只是随时需要防备的野兽和一些小问题不时出现,让几人也是费神不少。

  虽说没有生命的危险,但不时出现的骚扰还是让人必须的提高警惕,而从他们离开河岸边第二天开始天空就冒起了细雨。

  而雨水在他们不断前进的途中不仅没有停歇,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这也就更增加了几人前进的难度,但几人又不敢停歇下来,都是坚持在雨中行进。

  而且还不得不保持一定的速度,毕竟这是在敌人的防区内,早日脱离才是最安全的,何况后面是否有追兵,谁也不知道。

  毕竟那群警卫队也不是吃素的,现在没追上他们并不代表他们没有跟在后面,毕竟他们必须顺着丛林边缘行进。

  这种方式虽然避免了进入丛林惊动怪兽的危险,也避免了被高空搜索的麻烦,但他们的行进路线还是太过单一了些。

  虽然雨水消除了他们通过的行踪,但对方还是可以以此来进行追踪,现在几人没有那个不是里里外外全身湿透了。

  脑袋上的头发被雨水冲刷爬在头上,雨水顺着下流将几人视线都遮挡完了,几人不时的用手抹一把脸,将上面的雨水刷落,好看清前面的路线。

  四人中吴治江和小刀还好点,狼头和傻豹身上已经干巴的伤口长期受雨水浸泡,伤口都变成了白色,隐隐作痛。

  有些地方还开裂流出血水,就连吴治江身上的刀伤也是受天气影响有些酸痛,不过这时几人也顾不得这些,都是咬牙坚持在前进。

  为了补充几人身上流失的能量,小刀不得不把所剩不多的“蛇焱果”拿出三个由六人分食,就连作为俘虏的凯瑞.拉德和沃特都分享了一个。

  这样原本就稀少的“蛇焱果”在当初河岸边前前后后被几人消灭两个,加上这次消灭三个,一共就耗费了五个,也是让小刀有些暗自心疼。

  由于视线不好,前面负责侦查的吴治江和拖后掩护的小刀现在跟中间的狼头等人距离都不是很远,基本保持在相互的视线之内。

  这也是在途中不断受到丛林中野兽攻击后,几人养成的习惯,毕竟从林中出没的野兽都比较凶残。

  而且由于长期没有受到外界的干扰和捕杀,它们的体型都比较大,根本就不是任何一个人能够应付的,就是有枪也不行。

  所以几人不得不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好相互照应,这种行动队形的变化也多次挽救几人的危险,就是这样几人也还是身上多次添加一些新伤。

  要知道这段时间几人前前后后遭遇怪兽和植物怪兽的攻击不下一百多次,几乎每天都会受到十几次不同程度的攻击,多的时候一天二十几次,几乎平均每前行一个小时就有一次。

  经过一夜不停的前进,天已经亮了起来,让夜晚中行进更加危险的几人精神为之一振,雨还是在不停的下,没有任何停歇的迹象。

  现在看上去几人犹如从泥水中捞出来的泥人,除了全身上下湿透外,身上更是裹瞒了稀泥,就连头发和背上的背包都是。

  如果不是熟悉的人想从相貌上认出是谁来,基本上都不太可能,吴治江依旧走在前面,天亮后视线好的多,这让他能够看得更远。

  所以距离也与狼头他们拉的远些,不过还是在目所能及的范围内,他边走边观察着前方的情况。

  不过他没有注意到在他右边的植被中,一株看上去长得非常怪异的植物最上面的部分微微摇晃了一下,也不知是风吹动的。

  还是倾盆而下的雨水冲刷摇晃的,总之它动了一下,不过这中情况并没有引起吴治江的注意,就是后面的狼头等人也没有注意到这种情况。

  要知道几人一路过来最让几人不胜其烦的就是这种植物类怪兽,它们体型跟一般植物毫无二致。

  在植被丛生的森林中,又要防备前面的堵截,又要预防后面的追兵,让它们根本没有过多的时间来鉴别满目的植被那些有危险,那些无害。

  这种植物长得十分简单,一跟笔直茎杆向上伸出,中间没有任何枝叶,茎杆上面如果靠进能看见沾水后有些发亮的绒毛,茎杆最上面顶着一个椭圆形的犹如水饺一样的果实,有点象向日葵般竖立的长在那里。

  竖立向外的果实上面还有很多黑红色的毛刺,如果将这果实搬开,看上去犹如一张竖起的大嘴。

  (求点击,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谢谢各位爱书大大的支持,三十多万字了,不容易啊,开始更新从未断过,多多支持支持啊)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