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二百九十章 追捕逃兵

第二百九十章 追捕逃兵

  他在距离遇见豹形怪兽大约六十公里的地方从新回到了丛林边缘,不过他也是迫不得已,丛林外面已经泛白的天空让他失去了黑夜的遮挡。

  让他不得不从新回到丛林中,借助树梢的遮挡继续前行,不过还算好,他这样一路下来再没有遇到什么怪兽或古怪植物的搔扰,一路顺风顺水的在丛林中穿行,直到再次遇到他这一路追寻的目标田健伟雄。

  其实说来也是坦克运气,那田健伟雄一直离他不是太远,最多也就一两个小时的路程,在他遇见豹形怪物后,他在丛林外面加快了行进速度。

  其实已经很大程度上追上了田健伟雄,两人相距也就一二十分钟的距离,只是丛林中茂盛的植被遮挡了双方的视线都没有发现对方而已。

  坦克是在到达沼泽边缘才追上田健伟雄的,其实说来不是坦克追上了对方,是走在前面的田健伟雄不慎掉入沼泽中,停止了前进。

  才被后面好运的坦克追上从新抓住,不然就是两人相距的这一二十分钟距离,就足以让田健伟雄顺利的回到了自己的部队中。

  毕竟从当时沼泽的位置和前方阻截的部队之间的距离算来双方也就只有几十公里远了,如果那样不仅田健伟雄顺利的回到了部队,就连坦克估计也会一头撞进对方的枪口中。

  田健伟雄比较狡猾,自从被发现过后他里路都比较小心,有时甚至顺着丛林在外围的荒原上行进,所以一路过来坦克都没有发现对方。

  不过运气不如坦克的他在过度小心的情况下,在荒原上行走时不慎掉进一个不算大的沙鼠坑,面对不多也就两只沙鼠,田健伟雄也是经过一番搏杀才逃脱出来。

  沙鼠挖的坑洞距离太小,这让战斗力不弱的田健伟雄在里面也是旋转困难,被沙鼠连续两次咬伤了背部,就连上面的肌肉都被撕下来一块。

  虽然最后将沙鼠杀死逃脱出来,不过他并不具备小刀那样的辩药能力,只是简单的用身上的药止血了事。

  不过这也让他再也不敢在丛林外面的荒原上行走,从新回到了丛林边缘,不过背部的伤口不知是丛林中的雨水感染,还是原本沙鼠身上的细菌感染,让田健伟雄有些精神恍惚。

  这也是坦克后来发现丛林中不断有人经过的痕迹的原因,精神有些恍惚的田健伟雄不仅一路留下了可供人追寻的痕迹,这也是他掉进沼泽的主要原因。

  当田健伟雄走到沼泽边缘没有防备的掉落进去时,面对生命的威胁他在掉进沼泽一瞬间整个人就清醒过来。

  知道面对生死考验的他还是比较聪明张开手臂,同时利用手上的树枝支撑尽量减缓下沉的速度,不过他也不敢大声呼救。

  一是在他看来这里处于烈曰丛林不会有人,二是他也怕声音不仅没有招来救兵反而引来什么怪兽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不是完全没有希望,至少后面还跟了个坦克在追捕他,这时的他也是完全放松尽量减缓下沉,将唯一的希望寄托在起初最不愿意见到的坦克身上。

  其实也算他运气好,他的平静不仅降低了下沉的速度,还意外的没有招来沼泽怪蛇,这也让他好运的坚持到了坦克的到来。

  当等到坦克到来时他已经掉进沼泽十多分钟了,不过手中略显茂密的树枝让他很好的借力,并没有下沉太多。

  整个人还有齐胸位置以上半截露在外面,当他看到坦克的出现身体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动作,甚至连话都没有跟坦克说一句。

  显然是生怕声音带来身体的震动,引起身体下沉,只是用有些欣喜的眼神有些殷切的看着对方,不言而喻也是希望坦克施救。

  开始坦克找来大量树枝和藤条将树枝简单的绑扎在一起,想借此将田健伟雄拖出来,不过连续两次都没有成功。

  反而让对方又向下沉入更深,这让坦克也是不得不放弃,他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在丛林中花费了七八分钟。

  找来很多略微粗壮的树干将其绑扎在一起,做成一个简易木排,放入沼泽中让田健伟雄爬在上面。

  前前后后用了两个小时才将田健伟雄救出来,开始看着坦克离开去找树干,田健伟雄都以为对方放弃了自己,这次必死无疑。

  没想到对方扎了个木排来救自己,在坦克耗费大量的时间和力气将其从沼泽中救出后,当时两人都是满身稀泥,瘫倒在那里。

  不过有所区别的是坦克是耗费太多的力气比较疲惫,而田健伟雄则是由于面对生死考验,精神压力过大,现在一松弛下来,整个人才无力的瘫软在那里。

  躺在那里的田健伟雄还是非常知趣的给坦克道谢,说自己原本以为这才必死无疑了,毕竟掉入沼泽,没有人帮助根本不可能靠自己爬出来。

  他张开双臂和利用树枝的支撑减缓下沉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当时他都有些后悔一而再再而三的逃跑。

  没想到正在后悔逃跑导致送命时,追赶他的坦克就出现了,最后还迅速的扎起一个木排救了自己。

  坦克没有理会对方的道谢,稍微休息了下就坐起询问小队到达河岸边的情况,和他逃跑的情况。

  听到田健伟雄简单的介绍,坦克才知道原来吴治江和小刀带着这三个俘虏经历了这么多,特别是在水中吴治江所做的努力。

  一直到掉入瀑布昏迷,最后到达河岸边上岸为止,不过听田健伟雄所说他也只知道小刀和昏迷的吴治江带着凯瑞.拉德和沃特到达了河岸边,其他人没有到达。

  至于他自己是一上岸就到达河岸另一边迅速逃离,后面的情况完全不知道,这些信息让坦克有些失望。

  虽说知道了小刀和吴治江的信息,但吴治江受伤昏迷也不知道情况怎样是否苏醒,而剩余小刀一个人也不知道情况怎样。

  小刀一个人要看押剩余的两个俘虏也是任务不轻,如果再遇上点什么情况,显然也是后果难料。

  而剩余还没有到达丛林边缘的狼头和傻豹也是消息不明,混蛋,他看着田健伟雄忍不住有些恨对方逃跑不是时候,不由得骂出声来,如果再晚点说不定自己就能知道其余几人的情况。

  看着坦克面色不善的眼神,田健伟雄不仅有些畏惧,他对着坦克难看的笑笑,向后挪动了点,那笑容比哭喊难看。

  坦克没有再理他,坐在那里休息,田健伟雄这时对对方避恐不及,更不敢招惹对方,连话都不敢说,坐的远远的,又不敢妄动。

  生怕让对方误会自己逃跑,激怒对方,坦克开始虽然没有对他怎样,但那犀利仇视的眼神还是让他心有余悸不敢招惹,两人就这样相视而坐足足过来半个多小时才算缓过劲来。

  起身后坦克也是没有任何犹豫,走到田健伟雄面前就将田健伟雄反绑起来,用绳索跟自己连在一起让其走在前面,准备前行离开。

  可一圈探测下来才发现前面全部被沼泽覆盖,整个丛林向内部延伸不知有多远,两人也不敢进去查看。

  但往荒原方向一直延伸出去到外围十多米远都是沼泽,也就是说如果想在丛林中继续行走,除非进去丛林深处绕行,但显然是不可能的两人根本不敢进入。

  但从丛林外围荒原上走又怕暴露自己,两人没法只得暂时停留在那里,晚上休息,白天坦克将田健伟雄捆绑在丛林中的树干上,自己四处侦查巡视。

  也不知是两人在丛林中的动静惊动了沼泽中的蛇类,还是什么其他原因,不断有蛇类出来袭击两人,这让两人不得不远离沼泽的范围。

  不过面对蛇类的袭扰,坦克也是将其当成一种乐趣,无所事事的时候还捕杀这些沼泽中出没的七环蛇剥皮吃肉,闲暇之余还晾晒一些以备作为干粮使用。

  (各位大大,写书辛苦,支持下吧,给点点击,收藏,推荐就行,谢谢,不容易啊,开始更新从未断过,多多支持支持啊)q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