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四篇 契 亚 舟 第四百章 残酷对抗

第四篇 契 亚 舟 第四百章 残酷对抗

  营长安排的运兵车搞不好早就到了,现在就等自己了,他不知道朱剑龙的真实想法,也不知道对方是为了帮他才想将他调去当通讯员。.

  但这事朱剑龙也不好明说,吴治江自然也就无从知道,他只是感觉自己割舍不下对第三小队的感情。

  所以才没有任何迟疑的拒绝了朱剑龙的安排,再说留在朱剑龙那是肯定找不到时间会契亚舟六号基地艾莎那里去完成学习训练。

  回到在军部的宿舍,果然跟他估计的一样,狼头和小刀等人都在那里等他,小队的人都在,只是不见营长弗隆.朗多的身影,也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看见他回来,还没等他询问回去的安排情况,小刀、傻豹等人都忍不住关心的问他军长叫他去什么事情。

  吴治江将情况告诉了狼头和小刀等人,大家都觉得吴治江应该留在军长身边,这样对他今后的发展比较好。

  而且也安全得多,不用跟着自己等人吃苦受累,还有生命危险,不过吴治江还是摇摇头,拒绝了大家的建议。

  见他坚持,狼头和小刀等人也知道他是舍不得第三小队的队友,都很感动,加之他已经拒绝了军长,现在也没有必要再多说,几人也就默认了这个结果。

  等了一会,只见去通知弗隆.朗多自己回来的坦克和营长两人走了进来。

  你们准备好没有,运兵车这时已经停在停车场了,如果没事我们可以走了,弗隆.朗多进来后也是富有深意的看了吴治江一眼。

  不过什么也没说也没问,估计已经问过去叫他的坦克了,知道了吴治江差点被军长调走的事,虽然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不离开,但这样一个好兵能留在他那里,还是让他非常高兴,说话也满含笑意。

  见提着一个小包的弗隆.朗多说可以走了,小队几人都提起早就收拾好的挎包,跟着弗隆.朗多离开军部宿舍,朝停车场方向走去。

  几人东西本就不多,除了几件换洗衣物之外就是在军部时添置的训练装备,有些还是弗隆.朗多和于江给他们找的。

  原本的那些装备早在第三小队驻地沙鼠袭击时被一起炸毁,这时自然很轻松。

  很快一行十人,第三小队九人加上营长弗隆.朗多就搭乘运兵车回到营部驻地,回到熟悉的营部驻地。

  看着周围习惯的场景,让几人非常高兴,好像营部的空气都洋溢着一股自由的味道,不像在军部时虽然是休假。

  但还是给人一种压抑放不开的感觉,现在好了回来后再没有那种难受呼吸不畅的感觉了,回到二营驻地的第三小队成员在自己宿舍简单修整后就在营长招呼下去吃饭了。

  几人回来时间有点远晚,至于原本战争期间在它们周围的临时军部指挥中心也早就撤了回去,周围其它单位也已撤走。

  从真正的军部所在回来还是费了点时间,这时早就过了晚饭的开饭时间,现在这顿还是营长让人专门重新做的,简单吃完后几人就回宿舍休息了。

  由于才吃完东西,几人也不好再运动,毕竟对身体不好,都老老实实的躺在那里商量明天的训练计划。

  从第二天开始,还没有什么任务的第三小队就开始了他们自己制定的训练计划,由于第三小队原本驻防的小队驻地在炸毁后还没有建好。

  所以也没法回那里,小队几人也就住在营部没有离开,而他们这种情况的也不少,现在整个前线除了大多数有驻地的继续驻守外。

  那些跟第三小队情况差不多情况的驻地被毁的小队,从战役之后就在巡逻运兵车的帮助下完成曰常的巡逻任务。

  加上密布的“边界警戒桩”还是能很好的保持整个边界线的安全,再说这段时间战役刚刚结束,“裟巴利犹”为此付出不小的代价。

  双方正在进行协议签署,也没谁在这时再次挑起战事,而第三小队的巡逻线这段时间也由其他的小队负责担任,这让小队一时之间清闲下来,没有什么任务的小队每天能做的就是训练训练再训练。

  小队所有成员以超乎常人意志很多倍的毅力坚持训练着,每天天还没有亮,几人就在长期形成的生物钟提醒下醒了过来,离开营房开始训练。

  这时整个营房中的其他人都还在梦乡中酣睡,天色也还是黑漆漆的,除了必须站岗放哨的哨兵。

  可以说整个营地都没有其他人,而正是这时第三小队已经开始起床训练了,开始第一天的时候几人起来由于按规定不能离开营部驻地,几人都没法出去训练。

  后来狼头为此专门找营长弗隆.朗多申请,才批准他们没有任务时可以在营部周围几公里的范围内进行训练,所有几人才得以展开几人制定的训练计划。

  当几人在完成早晨的第一轮训练后,按部队的起床时间回到营部,正好营部的全体官兵开始每天的晨练。

  小队所有人也是没有任何邂逅特殊的参加了训练,等完成训练吃饭后,几人稍事休息就再次离开营部来到之前几人早就选择好的一处隐蔽点开始上午的训练。

  什么技能,体能,战斗技巧,实战对抗都会在各自的需要下展开,虽说大家都是战友,但这次几人商量决定。

  为了最大限度的提升训练效果,不至于浪费这突如其来又不知道什么时间就会结束的提升计划,采用以实战对抗为主,其他针对训练相辅的训练方式。

  早晨除了必须的体能训练外,都是各自熟悉训练自己的技能技巧,让头天训练的效果得到熟练加强巩固。

  在完成这些后差不多正好回到营部参加全营的越野训练,作为中间体能训练的一部分,在整个上午小队的九人都是作对厮杀,或者分组对抗。

  而这种训练主要是针对双方之间的正面搏杀和技能训练,而且全部是赤身肉搏。

  除了匕首飞刀军刺之类的冷兵器外,不涉及到枪械方面的战斗,这也让双方之间战斗格外激烈。

  加之之前几人就约定,这种对抗厮杀要将对方当成生死仇敌,用这种毫无顾忌的厮杀和生死之间徘徊的战斗来激发几人求生的潜能,让几人的训练达到最佳效果。

  这样训练的结果就是每天上午训练回来,所有的人都犹如从前线经过一场生死大战回来一样,跟当初几人从前线战斗几十天回来好不了多少。

  如果揭开衣服就会发现,每个人身上都是伤痕不少,这让小队成员回来后不是回宿舍休息,也不是进入食堂吃饭。

  而是集体进入营部卫生所进行救治处理伤口,而处理这些伤口的医生看着血臌铃铛,深可见骨的刀伤擦伤,或者全身乌肿皮肉开裂的伤痕。

  更甚者连骨头都断裂的伤痛,让其也是大吃一惊,以为几人又是从前线执行任务回来,不过这样连续几天后,那营部医生也就将这事汇报给了营部。

  为此营长弗隆.朗多还专门来找几人寻问原因,当第三小队的几人告诉他这是几人自己在对抗训练是不小心伤到的。

  让弗隆.朗多也是担心不已,叮嘱几人训练时要注意保护自己,不要太过拼命,不过每次几人都是当时答应,下来后又忘得干干净净。

  依旧是我行我素的进行这种强对抗训练,当然看医生也是习以为常了,弗隆.朗多来看过几次后。

  见几人不听也没再多说什么,加之几人也就是外伤加上青肿,没有什么致命的位于,也就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未完待续。)q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