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四篇 契 亚 舟 第四百二十八章 星 芒

第四篇 契 亚 舟 第四百二十八章 星 芒

  不杀不防,不杀斩空犹如专为这些抵抗阻碍而设,如有抵挡,更浓更烈的杀意让你觉得早知还不如不防,不杀不防应为不防不杀。www.baiyuege.com.

  没有任何防御能挡住这浓浓的杀意杀气,以及舍身为杀带来的铺面杀伐,如果没有任何防御让你的杀伐没有目标没有对象。

  一旦防御高昂的杀气像是找到了这杀伐果断的目标对象,如排山倒海之势想目标袭来,其所含不可挡之势能摧毁面前一切阻挡和障碍,将它压平碾碎斩杀成空中碎末。

  斩空之杀面对面前空空如也的空间和毫无实质的目标照样以势不可挡之杀袭来,一往无前杀尽虚空,让面前空荡荡的虚幻虚无也被其杀伐之气磨灭斩尽。

  就像是原本如镜面光滑洁净的空间也被斩开一道裂痕一样,面对这来自无尽字符恍如招式,杀气,杀意。

  又如实质劈砍在**,精神,意志,灵魂上一样,以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之势向吴治江的**,精神,灵魂袭来。

  就像要将其杀死,破灭,令其湮灭,摧毁其精神灵魂一样向他冲杀斩劈过来,灵台的清明和意志在杀气中尤如大海孤舟在其中摇摆波荡。

  但就是不破不灭,坚持着这唯一的一线一丝与“杀空”的联系,让其明白来自其中的意境和幻象杀意。

  闭着眼睛的吴治江在杀意杀气中不断接受“杀空”之意,“杀空”之念,“杀空”之势,“杀空”之神,“杀空”之灵,“杀空”之魂,“杀空”之气,“杀空”之威,“杀空”之杀,最终达到“杀空”之空。

  吴治江整个人不管是**,神意,灵魂好像都随着一个个字符在变换,演示,模拟,来自杀意杀气的考验仿佛成了其锻炼的的最佳场所,让吴治江不断在其中接受摧残,折磨,考验,也同时让其领会其意,其神,其势,其魂。

  而这不是杀空的内容,也不是所学的**战技,而只是短短几千字的介绍意境,突然“杀空”的字符消失,空间破灭。

  吴治江出现在外界的峡谷广场中,正好站立于九十九万九千一百三十四块铭牌“杀空”面前,这时的吴治江并没有如其他铭牌的学习那样,学习完成之后就从中清醒过来。

  站在那里的吴治江闭着眼睛随着毫无实质的微风在摇摆变换,整个人还沉浸在“杀空”的意境之中。

  而变换的身形和摇摆之势就如实质般透出深深杀意,令周围的一切好像受到排斥一样向四周压迫而去,就这样直到又过了三十多分钟。

  站在那里的吴治江才将身上散发的杀气杀意慢慢收敛,周围压迫变换如实质的杀意之刃才从周围的环境中消失。

  睁开眼睛的吴治江眼中透露出一种难言的兴奋和热切之情,整个人就像从热水中浸泡一样,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舒畅和满足。

  他看看时间发现这次“杀空”居然用掉了一小时一十三分多钟,就是换算成实际的时间也不少,超过了大多数铭牌学习的时间。

  这个铭牌的了解学习仅是介绍居然用去这么长时间,特别是那恍如实质,令人**,精神,灵魂差点湮灭的杀意攻击。

  这让吴治江现在都还有那种难以忍受的感觉,这绝对是他所学名列前端的战技之一,就光是这一丝文字上传来的意境,就差点让他前功尽弃。

  不过他并没有什么后悔或者沮丧,反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痛快满足感,甚至有点意犹未尽的舒畅,还觉得这点时间不够长一样。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原本激荡的心情也逐渐平复下来,吴治江缓缓的向着下一个目标九十九万九千一百三十五块铭牌走去。

  再次进入铭牌学习的吴治江不知是在受到“杀空”的锻炼之后,意志得到提高,还是精神得到增强的缘故。

  原本因学习“杀空”耗费的大量时间并没有因此而当过,后面的学习和认知了解速度提升不少,让其学习速度加快。

  很快就都达到了三天的九十九万九千一百五十八块,而这时时间还没到三天的尽头,距离第三天完结还有一定的时间,如果不出现意外,吴治江在完成十次甚至更多都不成问题。

  九十九万九千六百五十二块铭牌,吴治江看看时间,这大概是第十八天的最后一块铭牌了,如果出来进入下一块时,估计也应该是第十九天了。

  算算数量还剩三百四十七块铭牌,而时间还剩十二天左右,这样的速度算起来,一切学习还算顺利,只要继续保持下去。

  自己绝对能顺利在剩余三十天时间中完成这铭牌的学习了解,不过他还是希望自己能有所提前。

  同样的时光流转,同样的字符传递,当吴治江走近第九十九万九千六百五十三块铭牌,将目光和心神完全集中在上面时。

  关于该铭牌的信息传递过来,“星芒”,夜空星月,凌月当空,如芒在空,如星疾临,星光如炬,如针,如刺,如罩,如迷,如幻,如影,如芒,如光。

  远入芒刺,近入皓月,光闪则星现,电冥则芒临,星空威压,芒刺如疾,光闪如狙,星芒浩瀚,当空威临,无形无幻,无影无相,如时具临………。

  只见面前的文字字符如过江之鲫从铭牌中蹦达而出,不过并没有如前一样鱼贯而入,汇聚吴治江的大脑,而是尤如繁星点点的从铭牌中涌现出来。

  在吴治江面前的星空中排列,挪移,有的奔向远空,有的停留原处,有的则朝吴治江周围涌来,恍如星空泰斗,固定游移在荒空之中。

  而每个字符所画星斗看上去杂乱无章,却又错落有致,一个个,一层层的出现,却又重重叠叠,奔向自己的未知或轨道。

  而这些看上去美丽绝伦的字符,又如繁星带着如芒之刺向吴治江的大脑精神海冲来,仿佛要将其刺个对穿对角,冲破一切阻挡一样。

  瞬间的刺痛从脑海传出,穿入**,骨骼,神经,甚至灵魂,让吴治江全身为之一抖,吴治江嘴唇微动像是要呼叫,却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周围从铭牌中涌出的繁星文字字符也好像一瞬间停止涌出,在虚空中重重叠叠搭起高楼巨山,然后出现短暂的停顿,然后又崩溃垮塌,如山崩地裂滚落的巨岩,从上至下的翻滚而下,崩落的字符向吴治江的大脑冲来。

  而如罩威压在芒刺袭来的同时,也是如铺天之盖向吴治江压迫过来,其天塌之威向下面的吴治江压来。

  让吴治江感觉自己瞬间被上面的强压挤压成一张平板薄纸,而其压力依然不减,像是还要让其更薄更平。

  周围来自其他星光的光芒从四面八方笼罩而下向其压来,将吴治江全身上下完全笼罩,仿佛要将其完全压碎。

  吴治江感觉自己好像海绵一样缩水变小变矮,就连身高骨骼都在压迫下变得矮小,迁细,来自精神层面的威压更是让吴治江感觉身上传来剧烈的咔嚓声。

  就像身上多于的脂肪和杂质被压迫而出一样,疼痛、威压、芒刺让吴治江恍如才出生的婴儿,来自母亲的轻柔**都带来如刀抚慰的疼痛。

  又恍如健壮的大汉被大山置顶压下,全身酸软如血肉离体,又像是光亮的星芒要将自己蒸发湮灭。

  他感觉自己就在下一秒,不哪怕是零点一秒,就会消散,不复存在,在这空间中再也找不到其踪影,那怕是一个分子,一粒尘埃都不会留下。(未完待续。)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