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四百八十四章 离开之夜

第四百八十四章 离开之夜

  “九击”也差不多,头,手,肘,膝,臂,腿,肩,背,脚等九个部位,其实已经涵盖了身体的所有部位。

  现在任何一个部位都能灵活的运用来战斗克敌,它也跟“闪影”差不多,只需要在战斗中熟练运用,至于“星芒”修炼效果也还不错。

  虽然还是无法精神体降临精神识海,但他知道自己的精神念力还是有所增加,而“氽拈九式”这半年多来虽然没有新的技能学会,但以前学会的五式却更加熟练了。

  他知道自己到了离开这“鹉提浆果林”的时候了,是时候同“五彩西鹉”和“鼷鼠”告别了,毕竟不管是“闪影”“九击”,还是“星芒”“氽拈九式”都需要接下来利用战斗来检验其效果,还有这些战技都需要通过战斗来熟练提高。

  功法也需要战斗体悟才能更进一步,对于“杀空”和“杀痕”他也打算另找地方修习,他可不愿破坏这里的祥和氛围。

  至于“换斗决”他也是打算等几种功法战技都修习差不多了,至少达到一定熟练后才开始修习。

  毕竟之前就听“云游谷”的胖大叔师傅说,这“星芒”“氽拈九式”“杀空”“杀痕”是进入“云游谷”的开启条件。

  而这四种功法战技就更是“云游谷”中的“换斗决”修炼的钥匙,毕竟“换斗决”是念力魂师的修习功法,而念力魂师又是力量型武者和精神念师的综合体,是精神武力双修的结果。

  所以吴治江也是打算先将力量武者的“杀空”“杀痕”。和精神念师的“星芒”“氽拈九式”修习后,打好基础在开始“换斗决”的修炼。

  修炼完成。吴治江回到了栖息半年的地方,做好准备。等明天有足够的体能进行新的行程,本来就是进来训练的他也没打算在这没有任何威胁的果林中久呆。

  虽然“鹉提浆果林”的果树不仅香甜,还包含丰富的水分,既能充饥又能补充水分,但这里除了祥和和生活方便点外。

  其他关于修炼的却什么都没有,跟他进来的目的背道而驰,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之前修炼“九击”和“闪影”也就算了,现在完成自然需要离开。

  吴治江回到那棵又高又大的树。足有十七八米高,看看上面没有什么其他动物,他手脚并用飞快的爬了上去。

  他准备今晚在树上休息这最后一夜后就离开,虽说这半年看来树林还算安全,就是仅有的两种动物“五彩西鹉”和“鼷鼠”,也没什么危害。

  但毕竟现在是晚上,谁也不知道这丛林中会不会有其他物种流窜过来活动,所以晚上他可一直不呆在地上,对于这种环境。树上要比地下安全得多。

  要知道在地上如果晚上遇到不知什么东西出来活动,可是非常危险不利的,吴治江只能爬到树上,靠坐在那里的他也是很快就慢慢的睡了过去。

  咔嚓。崩的一声,睡梦中的吴治江不知什么原因来了个自由落体,崩的一声摔在了地上。虽然是在睡梦中。

  但长期训练和战斗养成的习惯还是让吴治江在下落的一瞬间,对身体做出了调整。毕竟半年的训练不是白做的,瞬间“闪影”发动。

  虽然还是没有摆脱坠落的命运。但让其落地的身体不至于受到什么伤害,不过突如其来的变故。

  在他没有任何防备和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还是以非常不雅观的四脚朝天的姿势落在地上。

  对于自己无缘无故的突然坠落,他瞬间就爬了起来,并立即做出防备的姿势,要知道从十多米高的树上掉落。

  虽然调整后没有受伤,但还是让他心中一紧,以为是受到了什么袭击,环视一周后,树上树下什么都没有。

  只是脚边的树枝能证明他的掉落,莫名其妙的掉落,让他不敢掉以轻心,要知道昨晚他也是因为选择这比较高大安全的树木。

  由于对地距离比较高,在树上选择了一个枝杈粗壮的位置,如果没有人刻意破坏,根本不可能断裂。

  而且他已经在那里住了半年多两百多天了,但现在不仅那些枝杈断裂,就连自己也跟着掉落地上,这让他也不得不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以戒备的姿势防御周围。

  蹲在那里的他小心翼翼的对周围进行一阵观察后,没有发现任何特殊情况,至于自己睡觉的那个大树枝,好好地不知道怎么突然断了,使自己摔了下来。

  这让他也在一番观察,没有发现任何情况后,摸不着头脑的,也是非常郁闷的望着树上面,想找出突然掉落的原因。

  但晚上黑咕隆咚的,就算他视力不错,但要在下面看见枝叶遮挡后树枝断裂的位置,也是力有不及,再观察半天都没有结果后,吴治江不得不再次选择了一棵树爬了上去。

  由于有了前车之鉴,这次他选择了一棵更大的树木,爬上去后找的树枝也比之前的更大更粗,足有大腿粗细。

  在坐下之前还认真的检查了一遍,用力摇了摇看其还是非常结实,也没有发现树枝有断裂的痕迹,在经过一番确定后,他才再次靠着树干躺了下来,很快吴治江就双眼迷蒙的睡了过去。

  当再次睡着的吴治江,突然感觉自己腿部传来一种热烘烘的感觉,好像周围不知什么时间温度骤然升高一样,高度警惕的他瞬间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这时他的鼻子里也闻到一种什么东西燃烧发出的糊臭味道,他睁开眼睛看着脚下,发现自己睡觉的这根树枝正在燃烧。

  自己脚上脚边的树枝也已经作火正在燃烧,就连自己身上的树枝草裙也有部分被点燃了,他急忙坐起来,将双脚收了回来,用力扑打身上草裙着火的部位。

  准备扑灭后,立即跳离这还在燃烧的树枝,不过这一切都不用做了,就在他坐起来双腿收回准备扑灭身上火焰的一瞬间,燃烧的树枝咔嚓一声断裂。

  着火的树枝连着他再次向地上落去,不过由于这次他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做好了心里准备,这让他在做出接下来的动作时,也是随时保持了一定的警戒。

  有了准备的他,在掉落时没有摔得象之前那样难看,他在半空就挺身调整好坠落的姿势,在“闪影”的帮助下,他向旁边飘移几米后才顺利落下。

  当他落地后就地一滚,卸掉惯性,就立即重新站起来,这时他才有时间将身上还在燃烧的火焰扑灭。

  再次突然坠落他感觉自己都要疯了,先前经过自己精心挑选的树枝莫名其妙的断裂,将自己从上面落了下来,摔了个四仰八叉。

  如果说之前那次有可能是自己晚上观察不仔细,又或时间长了,树枝承受力有限自然断裂,所以掉落怪不得别人。

  但现在这次挑选的位置,可是经过自己精心挑选,然后认真观察了的,不管是粗细裂痕自己都是检查了才选定的。

  但就是这自己精心挑选,没有任何异样的树枝,居然会无缘无故的作火,还差点将自己也点燃,这绝对不是什么偶然,感觉就是有人在故意陷害他一样。

  但看看周围,异常的安静,就连鸟鸣都没有一声,又有谁会来这样故意整蛊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到底是谁在陷害自己,有些眼红的吴治江很想将其找出来痛打一顿,不过看看周围什么都没有。

  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是别人在整蛊他,到底是谁,难道是???,难道这些也是这次训练的一部分吗?(未完待续。。)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