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五篇 异星修途 第五百七十四章 传赠

第五篇 异星修途 第五百七十四章 传赠

  看着已经激动得无法继续前进的众人,虽然话是斯德哥问的,但所有人这时都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显然是想从他口中再次得到证实,以确定自己刚才不是幻听幻觉。.

  真的,斯排,真的能传授给你们,但不是我修练的功法战技,而是另外的一种功法战技,道不是我不愿意将我学的传授给大家,而是我所学的本身的要求比较特殊,加上传授时师傅也有限制,所以无法传授给大家。

  到是当时我师傅交给我的另一种功法战技,能传授给大家,也没那么多限制要求,就是之前我说的,功法的等级不高,修练也困难,所以我也无法保证你们修习后能达到什么等级。

  无所谓,能学就好,哈哈,我终于能修习功法了,一旁的黄河急忙出言说道,完了还忍不住哈哈大笑。

  呵呵,谢谢,谢谢,实在是太谢谢了,夜星。

  夜星,这、这、这、叫我们怎么感谢你呢,这实在是,哎,功法,功法啊,张新旺也是站在也怕不停来回走动,口中还不停语无伦次的念道着,也是被突然而致的喜悦冲击,整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其他的罗彼,无天,傅特,黄河,伤剑等人,包括斯德哥,也是没口的不停道谢。

  其实,开始黄河问道时,吴治江也有些措手不及,感觉对方问话有些冒失,不过最后还是觉得,这些毕竟是自己生死与共的战友,虽然没有三小队那么亲密,但毕竟才一起战斗,出生入死过。

  所以也就转眼释怀,决定传授他们功法,不过这里除开他有七人,他不可能象第三小队的队友一样,给没人准备适合的功法战技,让他们自己挑选。

  何况如果那样,很容易暴露他拥有众多功法战技的事情,引起别人的怀疑,一旦泄露,那给他带来的将是无穷无尽的麻烦,虽然他不一定怕,但这世道处事还是低调小心一点好。

  再说他也知道,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比他厉害的不知凡几,就算他将选择的所以功法战技全部修练达到顶点,也不敢保证无敌,何况是才开始修习没有多久,修练三分之一都不到的现在。

  看大家高兴,他也没多说什么,从背上取下背包,在里面一阵翻动,就从里面拿出两本书,“罡岚决”“邢斩”,两本都是高级功法,一本是高级功法“罡岚决”,另一本是高级战技刀法“邢斩”。

  虽然吴治江无法给他们选择,每个人各自最适合的功法战技,但他还是选择了相对大众化的功法和战技,而且是能相互匹配的功法战技。

  至于说功法战技等级不高的问题,其实也不过是他之前谦虚之言,要知道他身上带出来的功法战技,都是从艾莎的契亚舟六号基地那近百万种功法中选择出来的。

  而且大多都是顶级和高级,唯一几本等级低一点的的,还是经过选择后,比较特殊合适修练的。

  所以他拿出来的,自然也没有什么等级偏低的功法战技了,当他将功法战技两本书拿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群饥饿嗜血的目光。

  所有人都两眼因激动向外凸起,面神就是太阳暴晒后的黝黑,都无法遮挡其泛起的潮红,吴治江感觉周围已经不是他的战友,而是一群饥饿多年的嗜血饿狼。

  他从背包里拿出这两本技能书,直接就递给了他们,当然技能书并不是放在背包里的,他不过只是借背包翻找的掩护,从真之若亚中拿出给几人而已。

  站得最近的斯德哥和黄河,两人也没有客气,伸手就接过了功法和战技,一人一本,甚至连谢都来不及道,就直接翻看起来。

  而周围的罗彼、无天、张新旺、伤剑虽然没有争抢,但还是贴身围在两人周围,目光同时聚焦在两本书上,就连刚刚给他们的书主人,都没人理会。

  软体金属篆刻两本书,看上去跟其他的书籍没有什么两样,根本看不出来是用金属制作而成,柔软的材质,跟纸张也差不多,整个书籍看上去有些破旧,边缘还有些残缺破损,犹如出土古物一样,谁拿到都不会怀疑。

  看着激动的几人,吴治江笑笑道,你们也别激动,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修练这种事不是短时间能一蹴而就的,所以你们想听我说。

  这两本书“罡岚决”是功法,我听师傅说属力量型功法,而“邢斩”是力量型战技刀法,这两本是我出现在自己修习的功法战技外,师傅唯一给我的两本功法战技。

  原本是让我今后有时间参考的,现在既然大家想学,我就传授给大家,不过你们要记住,这功法战技虽然等级无法确定,但它材质特殊,还能隐藏,所以我想也应该算是不错的功法战技。

  说完他将使用方法给大家示范了一遍,然后接着道。

  我说这些是你们大家也应该想道,今后你们修习时一定要注意保密,不然这功法战技一旦泄露,那带给你们的将不仅是麻烦,可能是灾难,甚至是生命危险。

  由于你们几人都要学,所以保密就尤为重要,我认为最好这事仅限于你们七人知道,有你们七人修习就够了,这范围要是扩散太大,那带来的危险姓也就太大了。

  我们明白,夜星你放心吧,我们肯定会注意,绝对不会泄露,更不会将这是你传授给我们的说出去。

  我到是无所谓,不过是担心你们,别刚开始修练,就被人发现,带来些不必要的麻烦,说起来你们修炼时也注意,以免被发现。

  现在我先将功法和战技给你们解说下,以后修炼了,有问题也可以问我。

  夜星,还没等他开始解说,捧着书的黄河就满脸难色的看着他,一付欲言又止的架势。

  什么事,黄河。

  是、是这样,夜星,我有个关系很好的兄弟,我想今后将这个,传授给我最好的兄弟,不知道可不可以。

  哦,这样啊,吴治江稍作考虑后道,其实这些已经传授给你们,它们就归你们所有,至于外传你们自己决定,一些亲人或关系密切的兄弟朋友,传授给他们也没多大问题。

  不过…,吴治江犹豫了下,接着道,我还是建议你们外传,要将范围控制好,毕竟你们几人都学的是一样的功法,如果都肆意外传,那范围太大,被人发现的几率太高,这样容易带来些难以预料的麻烦,甚至是危险。

  听吴治江这么说,其他几人也是赞同的点点头,纷纷表示不是特别亲密的人,绝不传。

  而黄河听后,更是不住口的道谢,满口不停的表示,绝不轻易外传。

  见这事已告一段落,吴治江也是将“罡岚决”和“邢斩”做了一番解释后,让几人稍作领会,没有问题后。

  就跟斯德哥商量后,重新上路,向目标奔去,虽然他们现在牺牲三人,但任务是九号地区的三个桩位段之间,现在才完成一个,所以他们还得继续未完成的任务。

  位置虽然不同,但几人采取的潜伏方式还是没什么变化,一个个人工铸就的坑洞,外面是就地取材的伪装,这就是几人在这里的临时潜伏侦查点。

  这已经是几人来到后的第二天了,外面除了不时活动的沙鼠,独狼之类的变异生物之外,并没有发现人的活动迹象,而边境警戒桩虽然破坏,但跟上一处位置不一样。

  吴治江和斯德哥的二排几人亲眼看见,沙鼠对边境警戒桩进行的破坏,一群估计是因饥饿显得有些疯狂的沙鼠,只用了不到一分钟,就将一个边境警戒桩撕咬破坏。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