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五篇 异星修途 第五百九十三章 又见投敌叛国

第五篇 异星修途 第五百九十三章 又见投敌叛国

  听到声音传来,显然这个人正在劝慰坐在对面的斯德哥,虽然无法看到画面,但每个狸卺都负责跟随一个固定的人员,这他通过小念还是能分得非常清楚的。

  我早就说了,我们这次出去执行任务不是象你们说的那样,是我们在九号地区第二个潜伏地遇上了荒原兽群和追赶的银须鬃狼群。

  我们没有做个任何危害帝国的事情,而且那些猛禽特战团的和三师一团的人也可以作证,是我们一起的吴治江救了大家。

  这事的经过我都说了两遍了,如果你们说有人举报吴治江做了那事,那请他出来,我们当面对峙。

  那事是什么事,之前吴治江没法关注斯德哥等人的情况,也不知道斯德哥前面的审讯情况,所以也就我才知道他所说的那事,到底是什么事。

  不过这事到是难不倒他,很快他就在小念的帮助下,弄清楚了缘由。

  投敌、叛国,哈哈,投敌、叛国,吴治江心中有股狂笑的冲动,一股早就埋藏心海深处的苦涩酸楚涌出。

  又是这招,这招就这么好用吗,投敌、叛国,他记得当初自己父亲也是被他们用差不多同样的罪名陷害。

  没想道换个地方,几年后,同样的事情又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也被人栽赃陷害为投敌、叛国。

  一时之间多年来在三小队默默关怀下隐藏的怨恨再次冒出,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运气总是这么差,这种狗屁倒灶的无恙之灾总是莫名其妙的找上自己。

  看着怒发冲冠,头发乍起,整个人青筋直冒的吴治江,他所散发的那个怒气和怨恨,让看押室所有的人都感觉坠入寒冰地狱,所有人都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

  生怕他突然从暴怒中睁开眼睛,作出什么不好的举动,这事看押室的所有人,都已经躲入了房间在最深处,聚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被吴治江身上散发的威压和无形的怨怒压迫,对其充满了无形的畏惧。

  怎么办,他们说我叛国、投敌,说我父亲投敌、叛国,既然他们这么喜欢给别人安排这个罪名,那我就真的通敌、叛国算了。

  不行,我不能这么冲动,如果投敌叛国,那我怎么给父母报仇,虽然他们都说父亲和母亲已经死亡。

  但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他们的尸体,就连父母的好友也说,当初那些押送父亲的人,没有看见他们的尸体。

  说不定现在他们正被关押在什么地方,当初那些不过是他们为了掩盖真相,放出的烟雾弹而已。

  如果这样,可能他们正在什么地方受折磨,正在等着我回去救助他们。

  还有狼头、老枪、傻豹、轰炸机、扳手,小刀,菜鸟、坦克等人,还有昊杰,如果自己真的叛逃离开,那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而且一旦自己叛逃,那说不定正好成全了那些人的心愿,坐实了自己通敌叛国的罪名,而且还会连累这次跟自己执行任务的队友。

  想道这些,吴治江慢慢平静下来,他知道现在不是冲动的时间,无论如何不能连累维护自己的战友。

  恢复平静的他,整个人更加清醒,他快速调动小念,了解着一个个狸卺传来的信息,很快他就了解了所有人被带来后的全部情况。

  除了自己,好象其他几人都是一被带到这里,就被分别带走,开始审讯。

  不过这时他也算了解事情的大部分真相,原来真跟自己有关,从各个审讯点,或他派出去探查情况的狸卺传回来的信息,他知道。

  对方是借用这次自己在银须鬃狼的攻击下,救了裟巴力犹的几名士兵,最后又放任其离开为借口,说自己通敌叛国。

  而且最可笑的是,对方不知怎么了解到几年前自己在三小队时,从荒原沙漠千里逃亡,抓回来敌准将这事,说自己当初就有可能已经通敌叛国。

  虽然这事比较可笑,但吴治江知道,当初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凯瑞.拉德和沃特告别交谈,这种行为看来有些考虑不周,现在成了对方的攻击切入点。

  虽然他没有看到陷害自己的主事者,但从对方那名在第六军发生冲突的随行人员,和另外看到的在食堂冲突那次跟其一起的另外一人,他可以确定这事背后的主事人是奥克斯.西林。

  说实话,之前他从来没有预料到,同样生为军人的对方会这样卑鄙下作,居然采用这样的手段来陷害自己。

  如果是那些财团这样来对待自己,他不奇怪,毕竟父母的事情上,双方就接下了解不开的仇恨,何况当初对方也是为了父亲手中的技术所带了的利益。

  而他与奥克斯.西林之间,说实话没有那么大的仇恨,而且也是对方不对在先,为了这些小事,就这样陷害战友,实在是他没想道的。

  而且对于他救助的三师一团和猛禽特战团,他也非常失望,没想到出来指正自己的居然是他们这些自己曾经冒死救助的人。

  在湖心岛,先是被荒原兽群围困攻击,后又有银须鬃狼群上前围攻,这期间都是自己在中间不辞辛劳的策应。

  每每都是自己不顾危险的将其遇到的危险排除,没想到回来后,对方就是这样报答自己可以说救命之恩的。

  还好令他比较欣慰的是,他还没有完全瞎眼,至少斯德哥带领的二排几人和那个猛禽特战团的牛伟菝没有背叛。

  都能不顾压力的,站在公正的立场上阐述问题,还不时出言维护自己。

  二排能这样,他不是太奇怪,毕竟自己将任何地方都不轻易外传的功法战技传授给了他们,让他们有了更高的想望和视野。

  但牛伟菝就不一样了,可以说自己对他没有什么特别的照顾,也就是在湖心岛山洞中,在他哀求后,出言指点了其一下而已。

  而且那些指点也不是针对他一人,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受到了其的提点,但其他的人却是正在污蔑陷害自己。

  只有其在坚守军人的操守,坚持正义的在那里述说事实。

  不过这样的结果却是没什么好事,从其他狸卺传来的情况他知道,二排的斯德哥几人,加上这猛禽特战团的牛伟菝,都会因为这事受到牵连。

  牵连的结果就是可能被发配往珀珥星域,珀珥星域正是人类和蛇蝎二族的交锋的主战场之一,特别是当初跟小刀他们说道的夯琊战星,那里更是交战的死地。

  斯德哥等人只是一般的普通战士,虽然不会被派往夯琊战星这样的地方,但整个珀珥星域都是双方交锋的地方,所以他们去了还是相当于叛了死刑,几乎没有回来的可能。

  这种结果当然不是吴治江愿意见到的,但现在一无关系,二无权利的他也是对此无能为力。

  他想出手将几人救离,但又考虑到离开之后又怎么办,失去了身份的证明,他们只能沦为通缉犯,这样今后他们又怎么生存。

  但如果不出手的话,一旦他们到了珀珥星域,那跟被直接判死刑也差不了多少,一个是到哪里后经历一番危险后,被蛇蝎二族的人杀死,一种是直接被判枪决直接死亡。

  你要弄清楚,如果你们不配合交代,那就是等于同流合污,属于刻意包庇,这样如果他一旦获罪的话,你们也好不了多少。

  但交代了就不一样了,你们属于不知情,最多算是被蒙蔽,现在又有配合立功的表现,最后当然不会连累你。

  而且你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出来,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在军职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