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六百四十四章 二战斗战

第六百四十四章 二战斗战

  攻击再次失效,不过吴治江没有停歇,手中战刀连续飞舞,什么掩浪决,刺焰决,破空决,泼风决在他手中不停发出。

  有时候是单个发出,有时候又是组合发出,而之中还不时夹杂着九击的拳脚攻击,虽然没有临身靠近,但还是利用其发出的拳脚能量进行攻击。

  一段时间,完全是吴治江围着对方在厮杀,对方自从将吴治江击飞吐血后,也好象失去了攻击的兴趣,任由吴治江围着自己施为。

  不过吴治江可不认为这是什么好事,显然对方跟自己第一次接触,眼见自己攻击花样繁多,而且身法不弱,也是起了了解观察之心,一旦等对方完全了解,对自己失去了兴趣,那接下来的攻击才真是要命的。

  面对这种情况吴治江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等级实力相差悬殊,让他有种难以形容的无力感,总觉得自己面对对方好象有种老鼠拉龟无从下嘴的感觉。

  可他又不敢放弃这种机会,毕竟自己放手施为,而对方只是防备,不做任何反击,这简直是千年难遇的机会,如果不能有所收获,就太可惜了。

  而对方那名蝎族正如他所想,开始眼见他靠近,只是按照安排的过来阻击,说实话虽然当时不知道对方的具体等级,但他还是知道对方级别不高,至少不会高于自己,最多也就是个斗将。

  说实话,这样的对手他根本不屑于迎战,不过这不是个人战,而是关系到整个战役的军团作战,还是双方精英之间的军团战。

  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敢懈慢,只得按照安排的出来,原本以为可以轻松击杀对方,然后完成这次不算任务的任务。

  不想,对方连续给他几个惊喜,先是发现对方不仅不是斗将,甚至连斗将都不是,只是一个勉强不错的斗战。

  然后又发现这个斗战实力不弱,不仅不低于斗将,甚至还能勉勉强强的跟自己这个斗战一战,虽然处于下风,但每每都能反应迅速的躲开自己的致命攻击。

  就是自己利用斗战的优势击中他,也没能给他带来生命的威胁,甚至连重伤都没有达到,对方也就喷出一口献血为代价,化解了自己的攻击。

  而且接下来他发现,这斗军一级,原本应该属于弱者,当然这是他们之间的对比,不应出现在这里的,居然刀法,近身空手搏杀,身法都不弱。

  而且周围不远处还若隐若现的,有一些肉眼不可见能量波动,开始他也没认为这是对方布置的,但连续战斗,两人也是已经离开开始遭遇位置很远,足有千米之多,但那若隐若现的能量波动,依旧以两人为中心,分布在周围。

  他就知道,这些看不见的能量,绝对是对方安排的后手或杀敌绝招,最次也是为自己留下的保命手段。

  一个斗军的存在,实力可与斗战一战;刀法,身法,近身搏杀不弱;在斗战的攻击下能保命,还只是留下一点小伤;还布置下自己都看不见,勉强察觉的后手。

  这样的对手瞬间引起了这斗战的注意,所以才有了这种诡异的场面。

  一个蝎族斗战,任由一个人族战士围着斩杀,没有丝毫进攻的**,只是出手防御或卸掉对方的攻击。

  这种场面怎么看都不应该出现在这中,敌我双方不死不休的战场,而是应该在师傅教授徒弟的时候。

  只有师傅真心教授徒弟,而且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师傅让徒弟全力施为,为其找出存在的疑难和问题,以供指点修正,才会出现这样的场景。

  但好死不死的是,这种情况就出现在了这种敌方,而且还是在周围都在生死搏杀的情况下,诡异,怪异,只能用这样的词来形容现在的情况。

  不管对方是什么想法,是猫捉老鼠的戏弄,还是尚武好学的求知,吴治江这时都无法顾及,他只是在那里拼命的一刀又一刀,一拳一脚的奋力施为。

  对方想什么他大体能猜到,不外乎那几种可能,但不管怎样,对他来说这都是机会,那怕不能斩杀对方,但与高手战斗,还是这种自己进攻,对方只是防守。

  这种机会不是什么时间都能遇上的,对他是难以遇到的好机会,他甚至能感到在自己进攻中,功法和刀技都有了一丝提高。

  当然他知道这种情况不会维持多久,一旦对方失去了兴趣,或者说耐性,那接下来就只有自己被摧残的命,能不能保命,都还是两说。

  虽然他对自己还是有绝对的信心,但这时战场,对方是斗战,谁又敢真正保证自己在这里的绝对安全。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一点其他手段,至今为止,他都没有使用精神念力方面的功法,至于狙髅和狸卺这些手段更是没有运用。

  而且为了这次战斗,他也有了一些新的安排,说实话这时他状如疯狂,不要命的拳脚相加,刀光飞舞,除了想在与对方战斗中吸取经验,提高自己以为,何尝不是在等待机会,给对方致命一击。

  早在对方靠上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这绝对是一场艰难的战斗,是以保命为主要目的的战斗,但就算保命为主,他也没有丧失寻找机会给对方来一下的准备。

  就算不能杀死对方,但能给对方带来伤痛,也算是不虚此行,彰显一下自己人类的不容轻视,至于这样会激怒对方的后果,他也不怕,实在不行,自己只要往那群混战的人群中一钻,他才不信对方能毫无顾忌的出手。

  掩浪决,吴治江手中刀式变幻,再次这招发出,虽然每次出手,但不同的情况,不同的环境,以及不同的角度位置,所发出的招式都不会完全一样,但吴治江也知道,这已经是自己第十多次使用这一刀决了。

  他知道同样的招式如果没有新意的重复使用,不仅会让对方掌握其中的走向,还会让对方失去继续下去的兴趣,那样这场自己攻对方守的游戏就结束了。

  不过显然契亚人的战技不会这么差劲,何况还是吴治江从近百万中挑选出来的,而且就算对方能判断刀式走向,但刀决的运转和意境又岂是眼看就能了解的。

  但就是这样,吴治江还是尽量在刀决运用上下功夫,让每一次出手,同样的一决,都会有些不同的敌方。

  其实这刀痕九决,本身就是每决九式,而且每一式也会随着熟练和情况发生变幻,就好比同样的浪涛刀影,但也有多少,力度大小,浪涛高低等各种变幻,那怕微小一点变幻,都可能带来刀式的不同。

  所以说吴治江的担心,也是因为双方实力相差太大,带来的信心不是特别足,所导致的疑云而已。

  而且加上吴治江为了不被对方看穿,又是不同的刀决刀式相互夹杂使用,这样带来的变幻就更是诡异繁琐,就算斗战要将其了解透彻,也不可能,除非吴治江无私的传授给对方。

  战斗在吴治江不知疲惫和蝎族对对方的浓厚兴趣中延续,但虽说吴治江实力远差对方,但好歹也是能参加这珀珥星域夯琊战星战斗,能有这样的实力,可与想见,双方战斗的频率有多么高,速度是多么快。

  当然吴治江也是不是时机的频繁出手,而且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不过就在吴治江快速出手的时候,对方终于丧失了继续下去的**。

  就在吴治江一刀刺焰加泼风的时候,对方突然抬起两把蝎钳,一把将吴治江的战刀钳住,另一把直接张开,拦腰向对方夹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