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七百七十七章 危险左易

第七百七十七章 危险左易

  到时不仅经脉无法保存,就连生命都会有巨大的危险,虽然吴治江自己也曾经经脉俱失过,但那是自己,他可没本事给别人也弄条经脉出来。

  怎么办,怎么办,绝对不能让这些能量在左易的经脉中继续肆虐,不然…,一番探查,吴治江发现左易的能量已经到了突破的临界点。

  但那柱塞的经脉通道就是让其无法顺畅流转,晋升到下一等级,而是在经脉中破坏肆虐,这种情况也是让吴治江心急如焚。

  既然他是能量肆虐,又不可能封堵,那会给他造成更大的伤害,就是不死估计今后也无法再修炼了,这也许比死更让他难受。

  算了不管了,不能堵,我可以给其找一个疏通的通道,吴治江心中一横下定决心道。

  他知道接下了的行动异常凶险,但左易的情况又不能当过,也是不敢再犹豫,一个个jing神念力和功法能量被他全速调动起来,在他身体经脉中形成了两道保护层,坚实的附于经脉表面。

  刚刚做完这一切,一股凶狠的能量,就如滔天凶浪般从吴治江的两个掌心涌了进来,瞬间吴治江就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难受,不是痛但胜似痛,非常难受,但又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让他想立即放弃。

  但他知道,如果自己放弃左易就真的毁了,当然不可能这么做,也是只有咬牙苦忍着,极力克制自己,忍受着涌入能量的肆虐。

  只是刹那,大量的能量就涌入了吴治江的体内,汹涌的能量就是狂涌而入,让吴治江那九条铸就的经脉也是饱受摧残。

  功法能量和jing神念力形成的防护瞬间就被撕毁一层,最外层的功法能量瞬间就被涌入的肆虐能量摧毁,消耗殆尽。

  眼见外层的防护被击垮,吴治江也是不敢大意,他知道如果再让jing神念力形成的防护层被摧毁的话,那肆虐的能量就将直接面对那淡薄的经脉能量壁。

  如果让其面对经脉能量壁,那一旦受损会出现其他问题,吴治江可就麻烦了,就算有构筑经脉的经验,但他也不敢保证这种事情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复制。

  所以他立即加大了jing神念力的控制和jing神力的输出,让那构筑的防线更加坚实牢靠,不至于被左易涌入的能量肆虐摧毁。

  而对于涌入的能量,吴治江也是早就想到了应对办法,他当然不可能就让这些能量就在身体中肆虐乱闯,而是准备将其控制引入正轨。

  不过这种事情吴治江也是第一次遇到,他所想的能不能行也是不敢确定,只是抱着试试的冒险心态,不忍看左易出现问题被毁而已。

  在jing神念力形成的防护层的保护下,另一股jing神念力也从吴治江的识海深处,大量的流转进入吴治江的经脉之中,有了多次进入的经验,吴治江对于jing神念力的控制又不弱,也是一路驾轻就熟的进入了经脉。

  他没有让其跟对方碰撞,毕竟这是在自己经脉之内,如果出现问题,受损的首先就是自己。

  在jing神念力跟左易的能量相遇之后,吴治江的jing神念力也是立即调头,跟着对方一起向前涌去,在这个过程中,jing神念力旋转着将这股能量包裹起来,然后逐渐控制,向识海丹田涌去。

  当然这个过程不是那么容易的,期间左易的能量也是发生过抗争,挣扎,但这毕竟是吴治江体内,加之这些能量又被吴治江庞大的九条经脉风化,所以面对吴治江的jing神念力,它们也是垂死挣扎而已。

  很快这些能量就被送入了吴治江早就选定的识海丹田中,在其中一个功法能量构筑的du li空间早就在识海丹田形成。

  这时一个漏斗状倒立的龙卷风正在其中形成,转眼倒立的龙卷风那漏斗状的口子中,就将一股股和这些能量向空间中注入进来,在其中疯狂运转肆虐,喧器一股股滔天的能量巨浪。

  不过这种肆虐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在识海丹田庞大的能量压制下,这些能量巨浪逐渐变小,然后平息下来,这个时间没有多久,中间间隔也是很短,注入的能量就趋于温和,然后变得温顺无比。。

  眼见这能量风暴肆虐平息,吴治江也是不敢在当过,心神一动,那巨大的漏斗翻转,然后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那识海丹田已经温顺如绵羊的能量又再次被吸入漏斗之中。

  这时吴治江能清晰的见到,这些能量在进入漏斗后,被从漏斗底部重新传入吴治江的经脉,然后顺着经脉的流转运转一圈,又从吴治江的掌心重新传回了左易体内。

  能量在进入左易体内后,再没有了开始时的肆虐,平顺的进入了左易体内,随着肆虐能量进入吴治江那里流转一圈后,再回到左易体内,已经完全变成了温顺的绵羊。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约两个多小时后,吴治江神情已经慢慢平缓下来,左易原来踌躇的抖擞也慢慢平息下来,一切再次回归了正轨。

  当吴治江慢慢放开左易,任他继续沉浸在修练突破当中时,他放眼望去,周围已经拥满了人,姜堰,罕巴努等原本修练的全都出来了,就连左筋也已经完成修练,正一脸担心的看着站在中间的两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看着满脸担忧的周围队友,吴治江有些疲惫的对众人笑笑,然后示意大家让左易独自修练,然后就向一旁走去。

  吴治江怎样,左易不会有事吧?急步跟上来的左筋还没有站定,就压低声音急切的问道。

  没事,放心吧,左筋,左易刚才可能是受情绪影响,所以在提升修炼中无法静心,那提升的澎湃能量对他造成了冲击,加之他又心有旁骛无法静心,短时间内一直没有突破,让体内澎湃的能量得不到平息,所以出现问题。

  现在我已经帮他进行了疏导,完全没有问题了,只等他完成这次提升就行了。

  左筋,不好意思,我想左易的这种情况跟之前的比试有关系,他可能看我将你击倒,然后又没起来,以为…,所以有些担心,急怒攻心才造成了这种情况。

  嗨,这事怎能怪你,让你跟我们进行这次战斗是我们自己同意的,而你也是为了帮助我们,至于左易只能算个意外,你不用自责。

  何况如果没有你,也许左易…,这事我还没给你道谢,我的提升全靠你激发,而左易现在也已没问题,说起来还应该是我们两兄弟跟你道谢,不应该是你跟我们客气。

  不过大恩不言谢,我也就不多说,左筋也是有些担心,但依旧豪爽的跟吴治江说道。

  其他人听吴治江说左易没事,也是如获众矢之的松了口气,也是对吴治江一番关切的询问。

  对此吴治江也是笑笑,一一跟他们招呼作答,虽然大家刻意压低声音,生怕影响到左易,但还是掩饰不了那种队友晋升后的兴奋。

  虽然这种晋升不是自己,但依旧难掩这种兴奋的情绪,毕竟小队十天之内,井喷式的出现三人晋升成功,还有一人正在晋升中,如果成功那就是四人,这已经不能简单的用运气幸运来形容了,可以用奇迹来形容。

  大约又等了两三个小时,那犹如雕塑般站立的左易终于醒了过来,睁开双眼的他一缕jing光shè来,让人有种慑人的感觉。

  看着他满足轻松的样子,众人就知道他晋升成功了,不过他照shè过来的目光第一眼就看向了吴治江。

  那种眼神不是什么感激谢意,反而是深切的仇恨,这种情况直道左筋出声招呼他才结束。(未完待续。)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