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七百八十八章 公平其实不公平

第七百八十八章 公平其实不公平

  好,有这决心,我和你父亲就可以欣慰了。

  在麦坶和穆涯站在那里笑谈交流的时候,对面的张勇建确是在为此纠结。

  这比斗看似好像很公平,给你选择机会也大,你选择单人挑战也可以,组队十多个人也可以,而且还有三次机会。

  但实则不然,期间也是有众多限制,三次机会,看似不少,但却在对方可控范围内,不至于让禁夜形成车轮战术。

  就是麦坶是斗战强者,但好汉架不住人多,蚂蚁多了也能啃死大象,如果禁夜二十多个小队轮番上阵,那最后麦坶也受不了。

  而除开这个看似多次机会的限制,他也无形中在人数上有了限制,一个小队也就十多个人,也就是说你不能人数太多,一个小队的就是极限。

  斗战强者不说面对十多个人,就是三四十人上去,也是花费不了多少时间,就能解决,就更别说十多个人了。

  这看似公平的比斗,但在双方实力面前,就显得格外不公平了,具备碾压实力的情况下,弱的一方基本上没法反抗。

  而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何况是对方这种明显带着阳谋的诡计。

  三次任中一次我们赢了,就算你输,到时你就带着人离开,并且放了抓去我们的队友,看着对方,吴治江皱眉问道。

  恩,没错,麦坶重新将目光从穆涯身上挪开,看着对方点头答道。

  虽然问的是吴治江,之前还跟他交手,体现的实力也是不弱,但他可不认为对方能真的赢得了自己。

  那如果平手怎么办?

  平手,你认为我们之间交手会出现平手,麦坶显然没想到这种可能,要知道虽然是比斗,但双方实力相差悬殊,出现平手几乎是不可能。

  不过他见对方认真的询问,也是不在意的道,平手的话,那就算你们赢吧,到时条件一样,我带人离开。

  等等,我还想确认下。

  还有什么问题,你事情真多啊,麦坶有些不耐烦的微皱眉头,然后才出言询问道。

  我想确认,这事如果我们赢了,是就此揭过,还是说以后再算账,虽然吴治江不认为对方会就此放弃,但为了不给十二队的人带来无休止的麻烦,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道。

  揭过,嘿嘿,这事我不好说,但我保证不在出手过问此事,而且我想如果今天你们真的赢了,所表现的实力,也让人不会再轻易找你们麻烦,你说是不是。

  虽然想要的结果没有,但吴治江也是早有意料,所以也是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知道,要想让对方真的放弃此事,那只有表现出足够的实力,让对方产生畏惧,那才有可能真的放弃,不然一切都是空谈,就算对方答应,也可以反悔。

  那算了,就当我刚才的话没有说,一切等比赛后再说吧。

  不过不管结果怎样,我想穆涯你最好不要伤害我的队友,不然…,嘿嘿…。

  吴治江最后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但那狰狞的冷笑,还是看得穆涯心惊胆战,他不由的有些后悔来找对方麻烦。

  看着变sè的穆涯,和yin冷的吴治江,麦坶不由得有些怒气直冒,他没想到对方胆子居然这么大,当着自己,居然还敢威胁穆涯。

  心中也不由的下了狠心,开始也许还有点招募对方的意思,但现在已经完全将这种意念泯灭。

  此子心智诡异,实力强悍,而且最关键的是意志力也是非常强悍,还非常重情谊,不过可惜这种人不是穆涯的朋友,反而是敌人。

  看来如果对方待会出手,不能手下留情了,这种人既然不能做朋友,就一定要将其消灭在萌芽状态,不然再给其几年时间,那时也许真的就再难控制对方了。

  吴治江没想到自己的一席话,居然迎来了对方的杀机,不过对于这种拉仇恨的行为,他也是早有觉悟,知道这话之后,双方之间难以善了,当看到麦坶的眼神后,他不由的又提高了几分jing惕。

  张团,看着旁边不远的张勇建,吴治江两步靠过去道。

  一会由我上把,我跟对方打一场,我就不信,对方是铁着的,斗战又怎么样,又不是斗霸,我没见过。

  你,你一个人,张勇建有些吃惊的看着对方,不行,这怎么行,你一个人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之前你跟他交手,难道忘了。

  何况你刚才交手,还受了伤,这时怎么能再上去,你不是他的对手,你没听他说,之前他跟你交手并没有全力,显然还有底牌没出来,你上去不是……。

  再说,之前你跟他们斗气,这时对方正恨你,上去必然不会留手,到时有个什么伤残,那就不划算了。

  看着吴治江,张勇建也是一边摇头,一边直接回绝道。

  哎,不对,刚才你说斗战不怎么样,又不是没见过,难道吴治江你…,张勇建突然从吴治江的话中领悟到什么的道。

  张团,你放心吧,虽然我实力不如对方,现在要想赢,也是根本不可能,但我还是有办法让对方平手。

  刚才我不是问了吗,如果平手,他们也算输,也会自动离开,你想我总不可能拿自己生命开玩笑吧。

  我知道,吴治江你实力不弱,不过…,我还是不看好你,毕竟对方是斗战,而且是斗战中的强者,虽然现在在二级战团,但进入一级战团也是早就可以了,只不过因为那穆习骋的原因,留在了屠兽。

  你之前的话语显然也是激怒了对方,我怕你上去,对方下死手,那时要有个什么伤残就不好了,说是伤残能治愈,但所需不菲,我看还是算了,我另外让人组队上去吧。

  没事,我上去虽然看似危险,但我同样有些保命手段,而且之前我跟对方交过手,对方的情况也熟悉些,这样打起来我也知道防备。

  你让其他人上去,他们不熟悉情况,反而危险,而且我没禁夜也就那几个人,谢刚等人有受伤,无法出战。

  如果另外选人,实力相差太大,配合起来也成问题,徒自让他们冒险,还不如让我上,这样机会还大些。

  张勇建知道对方分析有理,但真要让对方一个人上,他还是有些纠结,毕竟对面是斗战强者。

  虽然吴治江刚才没有回答他的问话,但他也不好再问,但在他看来,就算吴治江跟斗战有个什么交击,但也不会是生死搏斗,也许是指点xing质的比试。

  要不这样好不好,我让秋野,熔岩,火山等人跟你组队上去,这样你们几人实力差不多,互相也有个照应。

  不妥,张团,不是我自傲,而是一会有种手段不方便他们在场,那不分敌我的攻击,我也没法控制,他们在场反而容易误伤。

  这样啊,张勇建听吴治江一再提到什么手段,还能保证平手,也是有些意动,毕竟禁夜现在能出手的不多,既然吴治江能保证,还不如让他试试。

  实在不行,还可以让秋野等人再次组队上去一搏。

  有了决定,张勇建也是不在迟疑,点点头道,那好吧,一会你就独自上去,不过如果实在是不行,你就认输,我想再那种情况下,他总不可能在出手吧。

  好的,张团,事不可为我不会勉强,吴治江虽然答应,但心中却并不这么想,他知道如果自己认输,对方多半也不会罢手,对自己刻骨铭心的对方,就算不杀自己,多半也会借机将自己抓回去,所以认输并不在他考虑之列。

  张团,一会比斗开始,你让禁夜的兄弟们都退后,尽量退远点。(未完待续。)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