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七百九十一章 浑身是伤

第七百九十一章 浑身是伤

  这时再要想其他办法,已经来不及了,麦坶不由得向侧后方斜跨两步,避开了掩浪决迫人的气势。

  不过浪头实在太大,就是这样,也不能完全躲过,啪…,嘭…,连续两声交击还是落在了麦坶身上,带起一片飞舞的破衫。

  就在这时,掩浪决击中对方,刀式要散未散之时,毫无声息的三道刀芒接踵而至,一闪就击中了麦坶。

  虽然最后关头,麦坶还是凭借他那敏感的直觉和那jing致无比的战斗经验,扭动身体躲过了两道刀刺,但还是有一道突前的落在了他身上。

  扑哧一声脆响,一朵小小的血花在空中绽放,然后麦坶的脸颊上就留下了一道不太深的刀痕。

  小子该死,被划破脸颊的麦坶暴怒,一个合身,就靠了过去,一个挥舞的拳头,带着呼啸,划破空间气流的向吴治江当头压来。

  脸颊的受伤是彻底惹怒了麦坶,之前他出手,虽然想将吴治江等人抓回去,那不过是为穆涯出气而已,并没有私人的情绪在其中。

  甚至还有点小孩大家,大人出面的无奈在其中,就算出手也不是很凶险,也没有尽全力击杀对方,只是想将几人抓回去,任由穆涯处理而已。

  但现在吴治江连续隐藏的三招合一的攻击,在麦坶脸颊留下了伤痕,这让他是彻底爆炸,心中已经存了将吴治江击杀当场的恨意。

  毕竟他一个斗战强者,原本出手对付一个斗将就有些面子上过意不去,现在在连番交手下,不仅没讨到好,反而被对方yin险击伤。

  特别是这个伤痕还是最为显眼的脸颊,这让麦坶更是觉得颜面扫地,有些暴走,于是全力出手,要击杀对方。

  长期处于战斗边缘的麦坶其实也是有些偏执,他不想自己一个斗战出手对付一个斗将是否合适。

  而且还是在他们不占理的情况下,他不顾颜面的出手,还开出一个看似公平,其实无耻的条件。

  这种情况下,他不说自己的问题,却反而责怪别人出手反击,其实也是不讲理的代表。

  说实话,难道你来找麻烦,别人明知你不占理,还任你yu取yu决不成,反抗是必然的,那既然交手,出现伤痛也是在所难免的。

  不过麦坶显然不会管这些,他现在完全处于暴走边缘的状况,也只是想将对方击杀,来消除心头那种颜面尽失的面子而已。

  眼看麦坶一拳砸来,光听风声呼啸,吴治江就知道对方这次力道更甚之前的交手,也是不敢大意,手中战刀挥舞,泼风决,一道道刀幕念墙在他面前升起,直接就是三层,直接将其护在刀幕念墙之后。

  嘭…,一个重击砸在刀幕念墙之上,然后吴治江感觉整个空间都是一阵颤抖,然后一震,啪嗤一声第一层念墙就破碎,消失无形。

  然后对方拳式未尽,继续嘭的一声砸在第二层念墙上,又是一阵剧烈震荡抖动,啪嗤一声再次被击破消散。

  不好,吴治江没想到对方力量居然如此之大,强大的刀幕念墙,居然被对方毫无停滞的击破两道。

  而看其架势,依旧没有任何滞留,继续一往无前的向最后一道念墙砸来,如果没有新的办法,那最后一道念墙告破,也不过就是瞬间的事情。

  吴治江刀式再挥,然后有一道刀幕念墙在泼风决之中形成,而同时他战刀挥动,一道道功法能量被他注入了剩下的那道刀幕念墙之中。

  让其一阵能量流动,瞬间整个念墙得到了加强,如果用标准数据来测量的话,这道念墙的厚度绝对是之前的两倍以上。

  吴治江刚刚做完这一切,就感到面前一震剧烈震荡,就如山崩地裂一样,仿佛整个大地都在随着这股震荡颤抖。

  然后麦坶只感觉面前的能量一软,然后向下陷去,然后犹如牛皮筋一样,有弹了回来,让其有种有力难使的感觉。

  不过麦坶并没有放弃,只见他手臂一阵光影流动,一股能量被他输入手臂,然后一个轻呼,啪嗤一声,面前能量壁告破,然后麦坶手臂再次气势不减的前伸,向吴治江新生成的刀幕念墙击去。

  而同样的结果,这道念墙也没能挡住麦坶全力一级,冲破最后一道刀幕念墙的拳头,直接向吴治江冲去。

  这时吴治江再想做什么防护已经来不及了,他急忙抬起右臂,连蟹牙都没放下,就一拳向对方迎了过去。

  嘭的一声巨响,吴治江只感到整个身体震荡传来,手臂也是酸麻无力,胸口一闷,一股鲜血就扑哧一声喷了出来。

  而他也在对方一拳之下,身不由己的向后飞去。

  就是这样,麦坶也没打算放过他,而是不顾他喷出的血迹,直接挥手一档,从中就穿了过来,向吴治江后退的身形追去。

  吴治江只感到整个人都有点昏沉,他知道自己之前跟对方交锋原本就受伤,现在在对方重击下更是伤上加伤。

  不过对方追来他也是看在眼里,知道这不是昏迷的时候,一咬舌尖,整个人在剧痛之下微微清醒。

  然后功法运转稍事缓解身上的不适,就伸脚在地上一点,稳住了他后退的身形,然后蟹牙连挥,就向对面的麦坶斩了过去。

  一时之间,什么掩浪决,泼风决,破空决,刺焰决,灭痕决等杀痕招式在他手中连番使出。

  不断进步的他,也是将这些招式翻新的花样百出的向对方劈砍,一决九式,每式不同,时而一决几式并发,又或一决一式出手,再而两决多决多式联袂。

  一套不算完整的杀痕,也是被他用的千变万化,不同的配合,让他居然跟麦坶僵持了下来。

  整个禁夜训练场被两人杀的天昏地暗,地面也留下了很多轰击后的痕迹,大小坑洞也是添加了不少。

  不过总的来说,吴治江还是处于下风,这时的他也不过才经过十多分钟的交手,但已经全身近似**,而面神苍白的他,却挂着丝丝血迹,在苍白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刺眼。

  身上更是多处受伤,青瘀红肿已经算是非常常见的了,身上还有很多地方还留下了深深的血槽,都是被麦坶手爪划过留下的。

  而这些都不是特别凶险的,吴治江的胸口留下的一个瘀红的掌印,伴随着不时咳出的血痰才是最危险的。

  显然在连番交手下,吴治江被对方击中胸口,留下了一个瘀红的掌印,而内府也受了不轻的伤害。

  同时吴治江小腹左侧,齐腰的位置,一大块血迹斑斑的痕迹,上面血流如注,就连皮肉都不见了,显然也是被对方撕裂,连皮带肉抓落下来,这时也不知扔那去了。

  全身上下几乎找不到一处完好的吴治江,依然没有放弃,他已经有些昏沉的大脑,以一种超越一切的意志坚持着。

  他知道之间不能昏迷,不然这一切都前功尽弃了,指望后面的队友战胜对方,显然是不现实的。

  而且自己交手以来,等了这么久的机会,也是就在眼前,只要自己在靠近一些,那时就可以一窝全端,就算他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小子,我看你最好认输,不然在这样下去,我可不保证你今后还能站得起来,一番交手,被对方意志坚韧感动的麦坶有些不忍下手的道。

  再来,吴治江一摆战刀,眼中有些模糊的看了对方一眼,也不接对方话茬的踏前一步道。

  眼看对方这时已经完全是个血人,周身上下都找不到一块完好的所在,除了胸口,腰腹,就连头上的头发也是掉落一大块,那里也是血肉翻翻的,可见这番交手有多凶险。(未完待续。)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