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七百九十六章 郑天的纠结

第七百九十六章 郑天的纠结

  不过这时对方也没再追击,而是好整以暇的冷眼站在那里,有些凌厉的看着对方。

  父亲,团长,这时才一阵阵声音传来。

  团长,你怎么来了,看着将吴治江打飞的麦坶,有些羞愧的问道。

  我见你们长时间没回,这不是心头不舒服,就赶过来看看,要是我不来,那我们屠兽还不被人欺负了。

  团长,都是我,我…,对不起,没照顾好穆涯。

  老麦,别这么说,你看你,这都成什么样子了,放心,我一定让那小子治好你,给我们个交代。

  团长,我,可是我…。

  不用说了,老麦,你就安心看着吧,我为你们找回公道,说完穆习骋挥挥手,不再说话,只是寒光直冒的看着吴治江等人,显然也是为麦坶的残像非常气愤。

  穆习骋,屠兽的穆习骋,看着对方吴治江摸去嘴角的血迹,一字一言的喊道。

  不错,我就是穆习骋,屠兽的团长穆习骋,怎样,小子你有什么不服气的,听到吴治江咬文嚼字的喊出他的名字,穆习骋也是眼神微眯,放出一道寒光的看着对方道。

  屠兽的穆习骋,嘿嘿,也不怎样,跟他们也是一丘之貉,你除了偷袭还能做什么,难怪你们叫屠兽。

  我不跟你废话,你就是吴治江吧,我关注你很久了,之前还听你威胁我屠兽的人,一个斗将什么时间敢这么嚣张。

  不仅抢我屠兽,还出手伤我屠兽的人,现在更是出言威胁我屠兽,难道你真以为我收拾不了你。

  抢你屠兽,哈哈,笑死我了,只见吴治江仰头一阵大笑道,怎么你们屠兽都是这样子,底下的人是这样,上面的高层是这样,就连团长也是这样。

  说你们是一家人进一进门都有些不恰当,根本就是蛇鼠一窝,这种龌龊冤枉人的事,我看也就你们屠兽能上下一心的干出来。

  就是,我们什么时间抢你们屠兽了,明明是你们的人带人来劫持我们,现在居然倒打一耙,你们还要不要脸了,听到对方团长也这么说,火山也是气得脸sè通红的骂道。

  算了,火山,跟**有什么道理可讲,之前他们的人就说了,实力为尊,拳头大,就是有道理。

  父亲,就是他打伤我们,抢劫我们的东西,麦叔带我们来跟他们讲理,想要回东西,这小子却用卑鄙手段,将我们石化,你看麦叔现在都被石化不能动。

  而且那小子还用我们威胁逼迫麦叔答应他的一些乱七八糟条件,刚才更是威胁再次将我们石化。

  王八蛋,你居然颠倒黑白;小子你乱说;胡说八道,你们讲不讲理;听穆涯这么说,十二队的人也是一阵乱骂道。

  穆涯,你不用说了,看我为你讨回公道,你麦叔他们也必须给我治好,不然这十二队也就没留下的必要了。

  麦坶,那什么狗屁协议呢。

  在这里,麦坶从用那只没有石化的手臂,从怀中掏出一个皱皱巴巴的纸张道,上面正是吴治江跟麦坶达成的协议。

  穆习骋看都没看一眼,就两手一撮,然后那张协议就变成了碎末,从他指缝间滑落,撒了一地。

  穆习骋,你是屠兽的穆习骋,你以为销毁你们那份协议,这事实就不存在了吗,要知道协议是双方的。

  嘿嘿,小子道是能说会道,不过你有有怎么样,一会我拿过来就是,还不是跟没有一样。

  你也说了,这世道就是这样,实力为尊,谁强就谁有理,我们还是先比比拳头大小再说,说完穆习骋身形在原地一个模糊,就消失不见。

  吴治江一见对方消失,就知道不好,瞬间一个念甲被释放在身上,然后还不放心的暗喊小念,小念一阵蠕动,化为一层忆钛甲将吴治江护在其中。

  而同时吴治江手中蟹牙挥舞,连续三层的泼风决形成的防护,也在吴治江面前成型,一时之间,三种不同的防护,将吴治江严严实实的保护在中间。

  感受到吴治江身上能量的变化,而且还是完全三种不同的变化,穆习骋也是有些好奇,不过他并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

  只见他身形闪现,就到了吴治江面前,然后手掌前伸,一掌就向吴治江印了过来,在接触到吴治江泼风决后,他也是感到微微一顿。

  不过对此他并没有怎么在意,甚至有种早就猜到的表情,只见他手掌食指前伸,微微三点,然后泼风决形成的能量念墙就破裂消散,穆习骋的手掌就落在了jing神念力形成的念甲上面。

  不好,吴治江见泼风决瞬间告破,也是面神微变,他知道对方厉害,实力还远远超过麦坶。

  但没想到只是一个照面,对方食指连点,自己的泼风决形成能量念墙就轻易的被对方击破消散。

  虽然变sè,但他并没有丝毫惊慌,而是一股jing神念力狂涌而出,直接注入到念甲之中,让其瞬间有殷实了不少。

  当穆习骋感觉到一道新的阻隔挡在面前,也是不由得再次食指连点,但这次就没了开始的效果。

  虽然念甲在他的连番点击下,也是激起正正涟漪,但并没有如之前破空决那样瞬间告破,而是完好的坚持在那里。

  不过就是这两点,也让整个jing神念力消散不少,整个念甲都薄了一层,更是让吴治江jing神震荡,有种恶心呕吐的感觉。

  不过吴治江也还是瞬间jing神念力运转,消去这种不适,然后再次加强了jing神念力的输出,让涟漪悬起的念甲再次稳固下来。

  小子,手段不少,我看你能坚持多久,给我破,说完穆习骋也掌心运劲,然后一股重压传来,向念甲重击过去。

  啪嗤一声,念甲也是破裂,化为纯粹的jing神念力,不过还好,吴治江也是瞬间将jing神念力受了回来,除了再次受到震荡人有些难受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

  而这时就在几十公里开外,一架黑sè带着银sè花纹的悬浮车正在向禁夜方向疾驰而来,那车身一看就是经过jing心装饰的,显示着一种大气雍容的磅礴气势。

  如果吴治江看到的话,一定知道那黑sè车身上面的银sè花纹,就是巴师的标记,当初他跟郑天进入巴师宫,就曾经看见郑天拿出印有这种花纹的令牌。

  郑天,你能确定这次能带七彩莲回去,这东西你我都知道,我们巴师宫也是找了多年,为此还发布了悬赏,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谁能弄到,你确定那吴治江能有。

  我可是了解了下,他可是才到禁夜报道几个月时间,算上到夯琊战星,也不过三四年时间,这点时间,怎么可能弄到七彩莲心。

  听说他到禁夜后,才出过一次自主任务,你不会认为,就这么一次,短短的几十天时间,他就能弄到我们都找不到的七彩莲心吧?

  师兄,我也知道这事说出来难以让人相信,但前天他传信给我,说找到了七彩莲心,让我过来取,你说我怎么办。

  这么多年了,为了悟师兄,巴师可是耗尽了心力,办法也是想了不少,从来不出宫的巴师更是为此离开了多次。

  这淡为有点希望,我们还不得尽力查证,想办法弄清楚事实,这失望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大不了这次…。

  哎,我知道,这也没法,不认识的我们有点风声都会查证,又何况是别人亲自联系,我理解的,不过就是有点担心,害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而已。

  我明白的师兄,不过这吴治江虽然我跟他相交时间不多,中间还失踪了几年,但我看他不是那种乱打谎语的人,这次应该有希望吧,不然也不敢惊动你,当过你修练,让你一起过来。(未完待续。)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