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七百九十九章 缴 械

第七百九十九章 缴 械

  一时之间,场面异常的混乱,到处都是翻飞的人影,和不断传来的撞击和跌落的呼痛哎哟声。

  你敢伤我队友,原本靠在墙上的吴治江将穆习骋肆无忌惮的出手,也是眼中瞬间通红,手中蟹牙一挥,就朝着穆习骋劈开出来。

  那暴怒的气势,从挥击的刀锋中传来,向穆习骋的额头斩去,仿佛之间,像是就连战刀都被吴治江通红的双眼染成了血sè。

  小子好胆,来得好,只听穆习骋一阵yin笑,毫不犹豫的对着吴治江的战刀就迎了上去,然后手中银sè短棍连击,就将吴治江的蟹牙荡开,然后一掌印在了吴治江的胸口。

  连番受伤的吴治江这是就是有忆钛甲的防护,但依旧是在喷出一阵血雾后,被击飞出去,然后轰的一声,坚硬的屋墙再也承受不住重压,出现了一个人形孔洞,而吴治江也顺着孔洞落在了墙外。

  不过这时吴治江也是状如疯狂,落地就一个弹身翻了起来,然后一闪就重新从孔洞中穿了回来,手中蟹牙连挥,再次向穆习骋劈去。

  而穆习骋原本准备顺着孔洞追击,没想到吴治江这么顽强,到了这种地步,居然还悍不畏死的顽抗。

  也就没有再动,而是任由吴治江重新进来,任其施为。

  说实话,这是穆习骋心中不由得对吴治江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有点赞叹欣赏的意味在其中。

  不仅拿他跟穆涯想比较,发现自己的孽子跟对方相比真是相差太远,不管是这种坚定无比的意志,悍不畏死的血xing,顽强的斗志,以及那超乎寻常的战斗力和战斗手段都相去甚远。

  说起来这吴治江岁数也许比穆涯还小些,但如果两人一起,不管是什么情况,那怕是九死一生的环境,估计最后能活下来的都是吴治江,而不是穆涯。

  不过儿子得罪了对方,对方年纪又这么年轻,如果任其成长,那迟早有一天会成为他强劲的对手,而且是那种不可战胜的强劲对手。

  这样的人不说穆涯,就是自己遇上都头疼,自己在也许还能暂时压制对方,但真等对方成长起来,或有一天自己不在的话,那穆涯对上对方,那绝对……。

  想道这里,穆习骋有些不愿在想下去,同时也不由得下了决心,心中泛起一股凶念,眼中更是yin寒的看着对方。

  面对吴治江的一刀,穆习骋不仅不担心,心中反而有一丝高兴,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吧。

  穆习骋心中凶念澎湃,杀念在心中激荡,然后手中短棍突刺,想着吴治江的胸口一棍刺去,而另一只手也是迎着吴治江格挡而去。

  看着对方突刺和格挡的招式,吴治江心中泛起一股无力感,他发现连番受伤后自己已经有些反应不灵,有种难言的苍白感。

  不过他也是感受到对方的杀意,心中一动,jing神念力再次调动,同时意念传递,一支支微小的狸卺和狙髅被他悄无声息的释放出来。

  而在这之间,手腕也是暗张,然后一颗灰白sè的石珠也是到了手掌,被他暗暗握住,准备抗拒对方这最后一击。

  他也是有了明悟,知道这次不比之前,之前自己还能连使手段,但现在全身上下都多处带伤,有些手段也使不出来了。

  不过他也有了鱼死网破的准备,不管是狙髅,狸卺还是jing神念力,以及那石化之珠等,都是他为对方准备的大餐。

  至于那收自识魔的钢叉,疾刺蜂等其他手段,他也是不想冒然使用,现在虽然危险,但并没有到那种生死存亡的边缘。

  对于吴治江身上诡异的能量波动,穆习骋也是有所注意,但对此他并不在意,在他看来对方已经是强弓之莫,而且他相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对方也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

  眼看双方这凶险的一击,就要展现,吴治江也是神严肃,从没有过的露出重视的表情,而穆习骋也是面神yin冷,但眼中却透出微不可察的喜意,好似面前是一支已经等待死亡,只等自己最后一击的蝼蚁般。

  可就在这时,一个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两人中间,穆习骋心中已经,也是身形不进反退,向后爆退而去。

  可就在他还没来得及向后退离的瞬间,就感觉手腕一紧,然后一个力量印在他肩膀,一股巨大力量传来,他就控制不住的向后退去,而手中的银sè短棍也瞬间离手,被对方缴了过去。

  对于短棍被缴,身体被对方击飞,穆习骋也是心中大惊,他没看清来得是谁,居然就在眨眼之间,就让自己缴械,还被击飞出去。

  不过这时他也来不及多想,身形在后退之间,也是功力运转,然后连番抖动,将力道卸去,然后戒备的站定,才向对面看了过去。

  而这时只看见一个大个子汉子正在那里大喊,呼叫吴治江,背对着他的对方好似没有任何防备,手中握着吴治江的蟹牙,正扶着对方,正说着什么。

  吴治江醒醒,醒醒,醒醒吴治江,冲过去夹入两人中间的郑天,也是瞬间出手下掉了穆习骋的银sè短棍,将对方击退后就将全副身心放在了吴治江身上。

  而这时吴治江整个人都陷入阻止穆习骋的痴狂中,人已经有些不清醒,满脑子想的都是阻止对方伤害队友,击杀对方等念头。

  对于郑天的突然介入,他没有任何感觉,大量吐血的他,加上连番跟麦坶和穆习骋两个高手对决,让他已经身心疲惫,加之身上又受伤不轻,这时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与穆习骋中间多了个人。

  而手中蟹牙,也是没有任何迟疑的一刀向前斩去,至于对面是穆习骋还是别的什么,这时他已经无法思考了。

  不过虽然他出手毫不留情,但这时表现的实力不足原来的百分之八十,加之两人之间的差距不小,所以看似锐利的杀招,对郑天却没有任何作用。

  只见郑天击退穆习骋后感受到后背的凌厉刀锋,也是身形微侧,然后让开半步,一个旋身,手一伸就将吴治江的蟹牙抓住,到了手中。

  不过对此吴治江也是本能的反应挣扎了下,眼见蟹牙握在对方手中取不回来,也是果断的左手击出,然后掌心的石化之珠就准备抛出。

  郑天一看他张开的左手掌心握着一个灰白的小石珠,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也是不敢任他抛出,同样另一只手快速伸出,然后啪的打在他掌背,然后一把握着他掌背,五指用力,吴治江手指一弯,就重新将石珠握在了掌心。

  而这时蟹牙已经到了郑天的手上,郑天一看吴治江的情形,就知道长时间战斗或大量消耗和怒火攻心,让他陷入了一种类似幻觉的境地,所以这时根本无法鉴别面前是谁,只是本能的攻击。

  也是他一边摇晃吴治江,一边用类似狮子吼的音波呼唤对方,只见郑天嘴唇一张一合,一股震天巨响向吴治江传递过去,至于其他人道是没有任何感觉。

  原本jing神恍惚的吴治江只觉得之间双手被控制,正要反抗,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如炸雷般在耳中响起。

  他jing神为之震荡,然后张开双眼,人就清醒了过来,一看对面是郑天,勉强笑笑道,郑大哥是你,你来了。

  恩,我来了,吴治江你醒了,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

  没怎么啊?哦,吴治江有些迷糊的回答了一句才清醒过来,感觉全身上下都不舒服,而且浑身都是酸软无力,头部也是传来阵阵剧烈头痛。(未完待续。)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