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八百五十九章 战 蟒 河

第八百五十九章 战 蟒 河

  想道这里,吴治江不在犹豫,看着对方消失在下面的树林中,也一个闪身从护卫者身上消失,进入丛林追了下去。.

  同时脑海命令发出,一大群护卫者和寻觅者分成两组,一组完全由护卫者组成吊在了后面,远远跟在他后面,想凭肉眼发现几乎不太可能。

  而剩下的则全是寻觅者,它们完全分开,撒向前面的丛林中,给吴治江充当探哨,虽然吴治江派有狸卺和狙髅跟着对方,但树林太过浓密,他还是怕狸卺狙髅有所遗漏,而寻觅者那超乎寻常的嗅觉自然就成了最好的探哨。

  果然远远跟着对方的吴治江没多久就受到了寻觅者的信号,在他前进的方向左侧留下了两个蛇族,正隐藏在一处树洞之中,不知是留下来侦查还是准备袭击他。

  不过在吴治江看来,这正是一个绝佳的消灭对方有生力量的机会,对方留下人虽然是两个,但毕竟好过对方一大群人。

  自己一直想找机会击杀对方,留下的人正好是最佳对象,他眼神一亮,然后身形转向,顺着树林无声无息的就向侧面绕去,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几分钟后吴治江再次显露身形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对方隐蔽点的侧后方,原来他顺着树林绕了一圈,从对方前进的方向杀了回来,无声无息的对对方展开了绝杀。

  蟒河,那人族小子怎么还不来,不会是看我们人多胆怯,逃跑了吧,这么久了都不见对方人影。

  别作急,我们在这里一直没看见对方过去,就连那群怪兽也没有飞过,想来对方不是胆怯没跟来,就是太过小心,跟得很远。

  我们在耐心等等看,蟒克也只是让我们确定对方跟上来没有,如果跟上来了,那红毛沼泽就是他埋身之地,如果没跟上来,只能算他运气好,蟒河看着旁边跟他同样高大的蛇族同伴,这时不得不蜷缩在树洞的同伴道。

  好吧,他那同伴点点头同意道,不过没隔两分钟又迟疑道,我看蟒河,对方这么久都没跟来,估计应该放弃了,要不我们再先后回转点看看。

  不急,再等等,如果对方再有会没跟来,我们就回转看看,现在回去有点危险,没准刚好跟对方撞上,就危险了。

  两人在那里干等,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后方,吴治江应该追来的方向,而在它们的身后,不远的位置,吴治江正耐心的爬在一颗大树上,盯着他们的位置。

  只等它们从树洞中出来,而蟹牙则早已被他握在手中,随时准备给对方发起致命一击。

  不过吴治江眼睛微眯,没有任何杀机泄露,他知道对方也是长期战斗的高手,任何杀气的泄露,都可能造成对方的警觉。

  现在这种情况,拼的就是双方的耐心,看谁先沉不住气,从各自的隐蔽点出来,显然完全掌握对方动向的吴治江在这方面占据了主动。

  终于蟒河和它的队友忍不住,商量后从树洞中爬了出来,然后相互手势,向着前面探查过去。

  而与此同时,完全准备好的吴治江也没有丝毫迟疑,就在对方手势的同时,他一摆战刀,无止无休的就从后面杀了下来。

  吴治江紧握手中的战刀,闪影发动,只见眼前一晃,吴治江就消失在树梢,然后出现在蟒河同伴的背后,手起刀落的一片刀光闪现。

  破空决和刺焰决同时发动,刀芒在空中一隐一现,一个突刺就到了蛇族身后,没有任何反抗,就消失在对方后脑,从蛇族脑部默入的刀芒再次闪现,就到了前面,向着蟒河激射而去。

  而它的同伴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不太大声的惨叫,就在头部出现一个血洞的同时,一股血浆夹杂着白色的脑花喷出,然后他嘭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不是蛇族动作反应不够快,在吴治江破空决刺焰决临身的时候,蛇族就发现了不好,同时身体滑动,想向旁边移动,避开吴治江从后背过来的击杀。

  但时间太过匆忙,等他发现吴治江已经到了他身后近前,等他反应过来,再想做出规避已经为时已晚,吴治江超快的速度无可回避的让刀芒射入他后脑,从前面穿了出去,攻击向第二个目标蟒河。

  有了同伴的影响,蟒河就要好得多,一个好似金镗的武器被他举起挡在了刀芒的前进线路上,然后一声金鸣,被蟒河击飞出去。

  但这时吴治江已经到了近前,眼看破空决的刀芒被击飞,他好似一点都不担心一样,眼中精光闪现,手中战刀早就发出的刺焰决向对方连刺。

  仿佛蟒河就是他要刺穿冥灭的急速火焰,吴治江的刀尖一次次点在火焰上,让那升腾的火焰明灭不定,在刀尖的劲风中闪现。

  吴治江的战刀速度太快,那怕蟒河悍不畏死的极力拆铛,将一个黑色的鎏金镗舞得水泄不通,但还是没能挡住吴治江电芒般刺来的电光,只是一眨之间,蟒河就感觉自己手臂,胸腹连受重击。

  一道道刀刺伤口在身上出现,就连坚硬的蝎甲都不能丝毫阻挡对方的进攻,让他身上出现了纵横交错的刀痕。

  眼见对方势强,蟒河也不敢恋战,手中金镗一个横舞,将吴治江迫开,然后一个闪身就从他旁边突过,向蛇蝎同伴离开的方向突围而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看着对方凶残的舞动金镗将自己迫退,然后合身从身边扑过的身形,吴治江大吼一声道。

  说完,脚下发动,一个闪影就到了对方前面,手中战刀连舞,将对方突前的身形迫了回去。

  眼看不能顺利突围逃离,蟒河也有些眼急,再次舞动金镗,不要命的向他冲杀过来。

  不让我走,那就一起死吧,蟒河口中大叫着,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向着吴治江合身冲来。

  眼见对方疯狂的举动,吴治江知道对方不能逃离,起了拼命之心,但他可不想跟对方同亡,脚下移动,微微向后略退,然后向旁边让了过去。

  同时手中战刀急舞,一片刀芒护在他四周,将他从上至下,从内到外护了个严严实实。

  就在这时,嘭的一声巨响,蟒河手中金镗爆炸,然后金镗爆裂化为一个个飞弹碎片,向四周激射而来。

  当然深处最前面的吴治江飞来的碎片最多,刚刚形成的泼风决刀光护盾,只听见铛…铛…铛…,不断的金属交击声传来,然后一片片碎片就被阻挡向外飞射而去。

  眼看对方发动攻势,强行将功力注入金镗,让其爆炸打击过来,对方瞬间武器尽失,吴治江眼中厉色闪现,带着一片刀芒,就向对方压了过去。

  手中的蟹牙一刻不停,一片刀浪闪现,就向对方压迫过去,还没等对方后退,吴治江战刀就落在对方身上,扑哧一声,一条粗壮的蛇臂带着闷哼的痛呼和斑斑血迹就掉落下来。

  蟒河也是眼见对方一旁刀芒将自己护得严严实实,他就知道自己引爆金镗形成的致命打击不会有太大效果,但他还是希望能给对方造成绝杀。

  虽然心中念想,但他动作还是没有丝毫停顿,可以说一触即退,在金镗碎片射向对方的同时,他就埋身向后退却。

  但就是这样的反应速度,依旧没能挡住对方,失去武器的他只是一个照面,就被对方夹杂着一片刀光卸落一臂。

  蟒河只是闷声疼呼,就快速向后退去,对于失去的手臂,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但即便这样,吴治江也没打算放过他,如影随形的舞动战刀,贴身跟着他逼了上来,手中的战刀更是夹杂着片片寒冷刀芒,向他斩来。(未完待续。)q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