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八百六十章 你先死吧

第八百六十章 你先死吧

  眼见对方贴身紧随,没有一点机会,蟒河眼中凶戾闪现,不进反退的迎着吴治江的刀光冲了上来。

  然后蛇臂狂舞,一个冲击,拳头紧握,一指突前,就向着吴治江击打过来,不管是招式,还是扑上来的身形,都完全是一副与敌俱亡的不要命架势。

  眼看对方合身冲来,吴治江战刀突前,迎着对方一拳就冲了过去,同样气势如虹,一往无前,没有丝毫示弱。

  但就在这时,眼看拳与刀将触不触,欲碰未碰的时候,蛇族蟒河大口一张,然后蛇头一低诡异的一个侧摆,就从下而上的向着吴治江的胸口位置咬合。

  闪冒着寒光的蛇牙,有两颗在吴治江注视下冒着诡异的黑芒,吴治江知道那才是对方的致命杀招,蛇牙中蕴藏的毒液,将是对方攻击的最后毒招,一击毙命,形成绝杀。

  不好,吴治江心中暗呼,自己跟对方交手,招式用老,这时想变招已经来不及了,但对方拳击完全是诱敌的迷惑,一旦击实将难以摆脱。

  而对方正好曾经一口咬下,将尖利的蛇牙中的毒液注入吴治江的身体,形成无法回避的毒杀。

  怎么办,吴治江瞬间心如电转,瞬间他全身功力回收,手中战刀力道几乎完全卸去,然后战刀微偏。

  铛的一声,吴治江被对方击打,整个蟹牙和身体都向一侧偏移,而吴治江也因力道大部分卸去,一口鲜血从胸中涌出,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大部分被他刻意卸掉的功力,完全无法挡住对方博命的重击,完全承受的力道顺着蟹牙传递到他身上,让他受了不小的伤势。

  胸中也是在重击下一闷,然后口中一甜,带着一丝腥味,一口血液不由得就流了出来,与此同时,他身体被一拳击打偏转,向旁边飞了出去。

  吴治江最后关头,利用对方的一击躲过了对方蛇头的咬合毒杀,蟒河锐利的一口,原本以为毫无争议的毒杀,却被对方利用自己的攻击躲了开去,这让蟒河心中郁闷,死的心都有了。

  不过这时蟒河可没时间多想,眼见对方被击伤后退,这可是击杀对方的最好机会,他不敢一丝停歇的冲了上去。

  完好的手臂再次摆动,同时蛇头也是毫不示弱的率先向对方咬合,而与此同时,蛇尾在空中划了个圆弧,从吴治江背后绕过,从后面向吴治江围剿过来。

  几乎四面合围的攻击,瞬间将吴治江围在中间,让他有点四面楚歌的味道,他顾不得嘴角的血迹,手中战刀飞舞,迎着对方的蛇头就斩杀过去。

  同时身法闪动,一抬右腿,一个抽击,就向着后面的蛇尾摆去,高速摆动带起的呼啸风声,让整个空气都改变了流动方向,地面的枯叶也被刮上空中。

  而吴治江的另一只手也是同时摆动,留下一片残影,对着蟒河的手臂就冲杀过去,强大的气浪,鼓动的手臂肌肉,都预示着这一击的强悍力量。

  一时间,吴治江单腿立地,两只手臂微张前伸,飞起的一脚也几乎跟地面平行,向后方踢去,整个人成了一支张开的大鸟。

  嘭…,铛…,啪…,三声连续不同的交击,可以知道,来自三个不同方向的攻击交织在一起,被吴治江格挡了回去。

  有了上次吃亏上当经验的吴治江当然不会再让他得逞,最危险的蛇刀,被吴治江抬臂一战刀劈砍上扬,根本没法咬向吴治江。

  而蛇尾的攻击他虽然没能完全挡住,铛也利用摆腿一击,让对方的攻击划向一边,暂时不会对他形成威胁。

  手臂的拳击完全是正面对抗,吴治江一拳对上对方蛇拳完全没有丝毫吃亏,全力一击,那怕是同时应对三方,也让他没有落于下风,嘭的一声,双方碰在一起,然后缩了回去。

  吴治江能隐隐看到交击过后,对方拳背皮开肉裂一丝血迹溅出,滴落于树丛消失不见。

  双方一振后退几步,吴治江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刚刚站定,吴治江反身有杀了上去,手中战刀一晃,对着对方头顶就一刀斩落。

  蛇族头部毒牙的威胁是在太大,他不由得就将其选为了攻击的首选,想先将其斩落,而且蛇头和七寸都为对方攻之必救,这也是吴治江将其选为攻击目标的原因。

  犹豫对方早被斩落一臂,这面相对空挡,吴治江也将其选为了攻击的首选方向,全力一击的刀身化为一片刀芒劲浪,向着对方掩杀过去。

  吼…,蟒河看着杀过来的一刀,大吼一声,身体再次向后急退,另一只手不知从那摸出一把长矛,堪堪的挡在了战刀的前路上。

  战矛挥动,铛的一声金鸣,一个颤抖挡住了吴治江的嗜血一刀,当一切都没有结束,吴治江的战刀粘矛即退。

  当刚刚退却,又再次杀了上来,战刀再次挥舞,从侧面划出一刀冰寒的弧线,向着蟒河拦腰斩去。

  刺眼的刀芒,横跨的战刀以斩尽一切的气势向自己落来,蟒河知道对方气势太胜,加之自己有伤,对方完全是攻击自己受伤的弱点,也是只得一退再退,手中战矛也是连番挥舞,不停格挡吴治江的攻击。

  不过吴治江气势如虹,完全是以扫荡一切的架势在战斗,手中的战刀也是连舞,没有一刻停歇的意思,铛…铛…铛…,连续不断的金鸣声在丛林中回荡。

  受伤的蟒河面对气势滔天的吴治江,也是力有穷尽,终于在吴治江再次杀来之时没能挡住他这一招。

  战刀从胸前划过,一刀半尺深两尺多长的口子出现,血如泉涌的向外喷射而出,虽然没有砍中要害,但胬肉翻翻的伤口血迹直流,还是让他受了不轻的伤。

  这种局面更是让蟒河全身爆退,但打着痛打落水狗注意的吴治江当然不可能任其离开,身形发动,如影随形的跟着蟒河向前压去。

  手中的战刀也是一刻不停的飞舞,向对方后退的身形斩杀,就是这短短的几秒,蟒河身上又平添了很多伤口。

  血迹模糊,纵横交错的伤口,看上去让人心寒,有种不寒而栗的涩滞感,就像是刀痕划落自身一样。

  还想走,但吴治江停下身形时,对方另一条手臂被他斩落地面,看着对方伤痕累累的身体,和完全脱离光秃秃的肩臂,吴治江知道对方威胁尽失,就算空有毒牙,也难以再构成有效威胁。

  于是不再象开始那样猛烈攻击,而是站定,手握蟹牙,有些淡漠的看着对方,出口问道。

  我知道我走不了了,但人类你也别得意,今天我技不如人被你杀死,我没什么可抱怨的,但迟早有一天你也会丧命我蛇蝎联盟的刀口之下,那时看你还是否能这样得意。

  丧生你蛇蝎联盟的刀口,也许吧,不过那一天你看不到了,今天你就会丧命我战刀之下,我先杀你,你先死吧。

  在你死前我想问你,为什么抓我众多同胞,你们有什么目的,或者说有什么阴谋诡计?如果你能告诉我,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让你少受些痛苦。

  痛苦,有什么手段你尽管使出来,看我会不会邹一些眉头,想用这来威胁我,门都没有。

  要想从我这知道答案,嘿嘿,人类你这是痴心妄想,我不会高速你的,也许等不久你将丧命我同胞刀口时,你可以问问,看他们会不会仁慈的让你做个明白鬼,今天你就不要想了。

  算了,既然你不想说,那就没有再活下去的意义了,我自然会去问你的其他同伴,也许它们能告诉我什么。(未完待续。)9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