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八百八十章 沼泽雾瘴

第八百八十章 沼泽雾瘴

  王鹏飞想道的问题,吴治江也早在对方离开之前就提高了警惕,这也是他想尽快离开,找一块大点的殷实之地的原因。.

  这些沼泽生物最是敏感,如果地震一旦结束必然最先知道,这里又是他们生存的固有领地,到时必然回来。

  开始为了逃命,没有时间来攻击他们,但如果回来,没了地震的威胁,那怕只是剩下原来的三分之一,也足以将他们湮灭在这里。

  而赶快寻找一块稍大的殷实之地,让他们有个回旋的空间,以应对有可能发生的袭击,是最紧要的。

  于是两人一刻不停的开始探察寻找出路,想尽快离开这危险的地域。

  由于之前吴治江为了逃命,将树棍用作工具,最后被迫抛弃,所以两人也只剩下王鹏飞手中的那一根。

  出于对吴治江之前表现的信任,这时又到了吴治江手上,依旧是吴治江突前带路的一路向前探寻而去。

  但接下来受到地震影响后的沼泽可就没有那么好走了,大量的地桩损毁倒塌,让不管前进还是后退,都充满了异常艰难的抉择,即或部分没有倒塌的,也是损毁严重,难以通行。

  勉强矗立在那里的地桩也是上面充满了危险的裂痕,吴治江天眼之后,都不敢从其上面通过,不过很多时候还是不得不艰难的抉择,冒险从上面通过,这样也是两人不得已拿着生命冒进。

  时间飞速流转,三个多小时后,七拐八绕的两人也不过行出不足一公里的距离,如果算直线距离的话,可能连五百米都不到,但就是这不到五百米的距离,两人却走了近四个小时。

  这沼泽地震后损毁太严重了,这速度,嗨…,确实太当过时间了,这样下去,还不知要用多长时间,才能离开这该死的沼泽。

  没办法啊,前辈,这次也算我们运气不好,进来就遇上这地震,连沼泽生物都不得不逃离,我们没被这沼泽吞没,已经算幸运了。

  吴治江边说手脚不停,继续向前探寻而去,从天眼观察的结果,他正在朝一条稍微完好的通道靠近,那处周围的地桩大多保存完好,如果靠近必然能加快两人的速度。

  最关键的是,在地桩前面,有一条几百米的通道,而在其中间还有一块大约十几二十个平方殷实空地,上面除了猩红色的爬地草,没有任何其他生物,到了那里,即或沼泽生物回来,也有一个稍微开阔的空间,应对**余地也要大些。

  不过要靠近那里也不容易,中间这两千多米的距离上,足有十多处断裂带,断裂带上,落脚的地桩几十米的范围内都完全损毁。

  不过其他反向也是一样,所以吴治江选择了这个反向,之前两人也遭遇过几次这种情况,利用飞索和一些其他工具的协助,两人一路踏险走了过来。

  接下来这段距离虽然危险,凶险程度更甚,但在没得选择的情况下,能尽量靠近或踏上那保留完好的沼泽通道那处地块。

  这地震之后又有连续两次余波,不过都是在地震有一小时之内,当时两人也是感到余波震来,两人相互胁持,艰难的挺了过来。

  不过当时的情况依旧危险,地桩原本就受伤严重,地震余波的再次来袭,让它们又一次受到损害,部分也再次崩塌,让两人也是一路险情不断,最后勉强挺了过来,坚持到现在。

  不过还好,余波在两次之后,就完全停止了,虽然不敢确定后面会不会再次来袭,但至少两个多小时过去,他们没有再次受到震波的袭击。

  而这时吴治江和王鹏飞商量,最担心的就是如果地震完全停止,那沼泽生物就会回归,在这只能勉强站立的地桩上,如果遭遇它们的袭击,连逃命的方向都没有,几乎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十死无生都不为过。

  为了保证暂时的安全,吴治江选择了那处长约几百米的沼泽种少有的通道和有块十多二十个平方殷实之地的方向。

  只要到了那里,那怕受到攻击,总有些回旋余地,这事他能找到的唯一相对安全之地。

  又大约四五个小时之后,这时天空已经亮洁起来,晨起的朝阳照射过来,让整个大地都泛起光亮,特别是沼泽在眼光之下,照射在水泽上面,更是显得格外亮净。

  不过随着朝阳的升起,沼泽也开始有了变化,一股浓密的晨雾在沼泽之中升腾,逐渐笼罩在水泽之上。

  很快视线都难以看透的雾气将沼泽笼罩,就象是要将整个大地都罩入其中一样,两人相隔几米远的距离,都只能看见模糊的身影。

  而天上逐渐升起的朝阳这时也在浓雾之下不见了踪影,就象是完全消失一样,被阻挡在沼泽之外。

  吴治江,这是瘴气,不是雾罩,看着周围让人完全迷失的浓雾,王鹏飞提醒道,将这粒药丸吞下,以免中毒,说完一粒圆滚滚的药丸带着劲风射来,吴治江伸手接住,也没多想,就看了一眼,就将这白色的药丸入口吞了下去。

  果然,原本还以为雾罩原因的郁闷一扫而空,整个人又恢复了精神,清醒不少。

  吴治江现在怎么办,要不我们在这里停下,等这瘴气散了在前进,两人在涂抹一层防止瘴气从皮肤深入的药膏后,王鹏飞出声问道。

  这时的两人看上去跟丛林中的野人差不多,除了一些简单的遮羞,身上几乎不作片缕,跟赤身**也差不多,要不是身上覆满黑色的淤泥,绝对老远就能看见他们的**身材。

  不过虽然有淤泥遮挡,但让两人也显得格外狼狈,看上去就如从山林出没的野人差不多,让人看不清长相。

  之前两人要横渡那跨越几十米的地桩前进,而飞索显然也不够长,吴治江也不敢暴露真之若亚的存在,那两人身上的战衣就成了两人的选择。

  结实的战衣被两人撕成一条条的拼接起来,这时正连在飞索上面,被吴治江缠在手臂上。

  停下也好,这瘴气太浓密了,根本无法看见前面的情况,虽然你我不完全依靠眼睛,但在瘴气笼罩下前进还是有些麻烦,正好我们也借此休息休息。

  吴治江眼看两人距离前面路基没有多远,也就大约十多米,三个地桩的距离,也就不再强求的同意了王鹏飞的建议。

  毕竟前面的情况是在竖目天眼下所见,无法直言道出,不然显得太过诡异,他也无法出言解释这些事情。

  瘴气浓雾的变化,让视线完全受到影响,这种情况下,两人虽然停止了前进,但站在那里也是不敢有轻毫松懈,甚至比之前更加警惕。

  就这样又过了一两个小时,眼看雾罩瘴气稀薄起来,两人也能近视对方,他们商量正准备前行的时候,突然后方传来一阵划水的声音,噼噼啪啪的越来越近,虽然并不急促,但两人还是听出这声音不是地震带来的。

  毕竟方向不一致,地震波动传来的方向应该在他们的右侧方向,而声音是从后面发出的,仔细一听,两人发现声音来自一个群体移动发出。

  沼泽生物,两人瞬间想道一个对象,只有那离开的沼泽生物在这沼泽中行进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稀里哗啦的拨水声,也不是蛇蝎可能发出的,这完全是在沼泽的水洼中移动带来的声音,而蛇蝎显然没这种能力,在这飞鸟不度,落毛即沉的沼泽水洼行走。

  只有那群之前从他们面前逃离的沼泽生物,才会在沼泽上面行走,发出这种声音。(未完待续。)q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