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八百九十八章 真实幻境

第八百九十八章 真实幻境

  所以他虽然难受,还在不停的咳血,但依旧看了王鹏飞一眼后,摇摇头表示没事。

  真的没事,我看这伤从胸口穿过,可能上到了内脏,要不我先拒敌,你将伤口处理一下再说,不行我带你离开。

  不用前辈,我真的没事,就是受伤可能触及到内府什么位置,让里面流血,可能才导致咳血,有些难受,但我知道并没有伤到心脏要害。

  放心,我没事,等摆脱后面的兽虫和蛇蝎再停下来处理,说完吴治江也是坚持朝前疾行几步,冲到了前面。

  好没事,那我们先离开再说,王鹏飞见对方坚持,并没有大碍,加上这时确实不是疗伤的时机,也就不再坚持,上前两步,拉着吴治江手臂,带着他向前疾行而去。

  虽然这已经是山坡,但依旧不是出现沼泽泥潭,甚至优势只见沼泽,不见泥潭,毫无征兆的爬地草下面就是危险的沼泽,没有一丝迹象,这暗藏的凶险,更甚那表明的泥潭沼泽。

  王鹏飞护着吴治江,手中石子飞射,不停的在沼泽,丛林山坡上穿行,绕越,而后面的兽虫和蛇蝎依旧是紧追不舍的跟随杀来。

  双方就这样一追一逃,很快就翻越了那高高的山脊,不过翻越山脊后,峡谷的另一面并没有当初两人看到的发光的白柱,也没有任何突兀的可能发光的地方。

  从上至下望去,能看见的是不断向下的山林,和下面长着高高树木,绿意葱葱的丛林,在一层薄雾的笼罩下,显得格外缭绕,仿佛置身云雾仙境。

  生机盎然的一片丛林,焕发着丝丝冰凉的绿意,在淡淡薄雾的环绕下,给人一种格外的平静,加上整个地域都没有任何响动的寂静,更是让这里有种难以述说的宁静。

  这种跟之前迥然不同的差别,让两人差点忘了后面的追兵,不过紧随而致的兽虫,瞬间打破了这片宁静,让两人重回现实世界。

  突前的兽虫已经威胁到了两人的安全,吴治江和王鹏飞也不得不在奔命的同时,手中战刀铜锏挥舞,阻挡血鲮虫和獠蛇鳄的攻击。

  但两人都是带伤,吴治江又才受穿胸一箭重击,让两人也是应对困难,血鲮虫还好些,虽然数量庞大,但只要不让其爬到身上,还是没有太大的威胁。

  而獠蛇鳄却不一样,盘延婉长的身躯,超强的实力,都随时能威胁道吴治江和王鹏飞两人,让两人也是不得不不断的减速来应付对方。

  还好的是,虽然两人要不停应付獠蛇鳄,血鲮虫的攻击,但蛇蝎也被远隔兽虫群之外,无法靠近攻击他们。

  一旦他们稍微靠近,也会受到兽虫的攻击,这让两人压力也是有所缓解,虽然还是不时受到攻击,但两人利用丛林树木,很大程度上还是避免了大多数攻击。

  这样两人下山,一路冲入丛林,就完全隔绝了蛇蝎,不再受到弩箭的威胁,这让两人也是局势有所缓解。

  不对,前辈,我们进入这丛林也有四五个小时了,以这种速度,那怕是在丛林中绕行,也应该已经出来了。

  但现在我们还在丛林中穿行,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右手的断肢应该是我们三个小时前击杀那支獠蛇鳄时战刀划过留下的。

  王鹏飞看着吴治江手指的方向,那里一颗四五人合抱的大树其中一根直径七八十公分的树桠断裂,齐崭崭的痕迹还明显的留在那里,正是两人战斗时,吴治江蟹牙留下的。

  看着这诡异的场景,王鹏飞脸色也是有些不好看,他看看后面紧随不舍的兽虫群道,这里应该是我们三个小时来过的地方。

  不过也有些不对,我们陷入了什么阵图之类的地方,但这些兽虫怎么也像是陷了进来,一直紧随我们。

  不知道,但前辈,我发现这兽虫群也不是没有变化,你看这一路上我们杀了不少,但也达不到减少这么多的效果。

  现在追在我们身后的兽虫明显没有之前从山梁上下来时那么多了,而且我们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受到蛇蝎的攻击了,这应该算是一种变化吧。

  这里太过诡异了,如果是阵图之类的让我们迷失,在里面兜圈,回到了之前厮杀的地方,那树桠能证明,但被你我击杀的獠蛇鳄呢。

  如果没记错獠蛇鳄应该就在大树脚下不远的位置,我们能看得清清楚楚,但现在那里什么都没有,獠蛇鳄去哪里了?

  确实,吴治江也注意到这个问题,两人一路过来杀死击毙的兽虫不少,但如果说在里面兜圈绕行,但从来没遇到过兽虫的尸体。

  要说没有被困住绕行兜圈,但那大树树桠又是怎么回事,不可能在这片丛林中有两个完全一样的环境,大树,和斩断的树桠。

  我们仔细找找,看大树周围有没有战斗时留下的血迹就知道了,当初斩杀獠蛇鳄,其血也是四溅,如果还在原处,那尸体可以运走,或被其他兽类吞噬,但血迹不可能清理得这么干净。

  两人在树丛中靠近大树,一番探察,果然部分树叶树干上有着斑斑血迹,虽然时间长了,有些变色,但还是能清清楚楚看到上面的斑点痕迹。

  吴治江伸手摘下一片树叶,那上面有一大片血迹,想闻闻看是否还有血腥味,但树叶脱离树干,拿到手上时,那一大片血迹却诡异的消失不见。

  前辈,不对,这些树上不是真的血迹,这片树叶上明明有一大块血迹,但我采摘下来之后,血迹却消失不见了。

  真的,怎么会这样,听吴治江这么说,王鹏飞也是将眼前的血迹树叶摘下,果然一点血迹消失,那树叶没有任何血痕斑点,整片都散发着应有的翠绿。

  这,怎么会这样,两人有连续尝试后,发现其他也跟这些树叶一样,所有的树叶上面的血迹,一旦采摘移位,就消失不见。

  真实幻境,前辈这会不会是一个真实幻境世界,我以前玩过一种有些,里面就有这种真实幻境设置。

  在虚拟世界的人,可以通过网络进入这种真实幻境,里面的一切都跟现实世界一模一样,真实世界的一切都会及时的欢迎到真实幻境之中。

  但如果真实幻境中的世界发生变化,则无法回馈回真实世界,比如房屋在真实世界被销毁,那真实幻境所在的相同位置的房屋也会被销毁。

  但真实幻境中的房屋如果在幻境中销毁的化,现实的真实世界却不会受影响,隔一段时间后,真实幻境中的房屋还回被恢复,跟现实世界想匹配。

  而在真实幻境中被销毁的房屋在脱离原来位置后,原本房屋的装饰,设置会消失,变成原始的本色。

  就象我们现在这样,虽然能看到树叶上的血迹,但当我们采摘移位后,树叶就变成了原本的色彩,后来沾染落印上去的却不会被保留,就象那些血迹一样。

  真实幻境,这名字的意思就是你所处的幻境,里面的一切都是虚幻的,但又是真实的,真实也就意指,一切跟真实一模一样,甚至你的感觉,感官都跟真实世界一样。

  但有不是完全一致,真实完全对应幻境,但幻境反过来却不能映射回现实中去,甚至环境中的一切一旦脱离原来对应现实的位置,就会蜕变成原始本色。

  吴治江一边手举树叶,一边将旁边的一株不大的植被和其他物体拔起挪位,果然原本植物上悬挂的物体瞬间变幻消失。

  而那被他拿起一块覆满泥土的卵石,也瞬间回归本色的灰白,完全还原成卵石的固有颜色,上面的泥土也消失不见。(未完待续。)q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