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九百五十三章 硬憨斗霸

第九百五十三章 硬憨斗霸

  战斗瞬间爆发,而蟒笠也没有跟他多说,不说这个人类击杀了蝎旭煞,就是对方拿走的彗金石矿,也必须夺回来。

  而要完成这一切,在蟒笠看来,也必须在对方后援到来之前,不然那些跟他一起,搬运彗金石矿的人回来,再来两个等级跟他差不多的,那就一切前功尽弃了。

  看着年轻的人类,还是个少年,但表现出来的战力确一点都不比自己弱多少,蟒笠觉得这人类一身都透着诡异的邪乎。

  而这时的吴治江也是毫无顾忌的出手,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类同胞,也没有其他的蛇蝎,加上他急于斩杀对方,好夺取那王级软玉金液,所以出手也是毫无留守,完全是全力出手的架势。

  当然蟒笠也没有丝毫留守,只看对方攻来的一刀,他就知道这时如果自己留守,可能最后倒下的会是自己。

  对方锐利的刀锋,那诡异莫测的刀式,以及相熟游刃有余的技巧,和那种长期战斗搏杀中锤炼出来的其实,都让蟒笠知道对方不好惹。

  而且从吴治江之前一招斩杀蝎旭煞,以及现在直接攻来的一招,他就知道,绝对不能将对方当作一个斗将,必须将对方当成等同自己的存在来对待。

  果然,蟒笠感到自己直接变招应对的一剑在对方手中并没有讨到好,虽然对方占据先机,但面对自己八成力量的一招,对方不过是比自己多退一步而已。

  蟒笠在正面悍击下后退两步,而吴治江也不过是坎坎的比对方多退一步。仅仅后退三步就站定,再次出手。

  双方都没有过多的话语。直接前踏,再次出手战在了一起。凌厉凶残的杀招,招招直指对方要害。

  在灵蜂挖掘的深坑中,两个敌人,一人,一蛇发出激荡的气势,杀得血域横飞,激荡的刀式剑锋将周围的岩石都打得飞削乱溅,整个看上去一副飞沙走石的混乱。

  而在飞削中还不时夹杂着丝丝血斑,溅落地上或飞掠而过的碎削上面。落得到处都是。

  不过两人谁都没有呼叫,也没有拼喊,一副闷声发财的架势,只不过你来我往的刀式剑锋,招招直指对方要害,没有一点温和的发财架势。

  激荡的刀锋剑浪在空洞中来回荡漾,悬起阵阵尘土,两人这时已经杀到眼红,激烈的交锋更是让两人丝毫不敢留守。招招血拼。

  不过还好,两人的酣战由于地处巨大的坑洞底部,一百来米的深度,完全让任何动静都没能泄露出去。甚至周围的生物都应之前灵蜂的关系撤离,没有惊扰到。

  战斗在你一刀我一剑中搏杀进行,这让吴治江原本没有好利索的伤痕再次裂口。加上新留下的伤害,再次让他看上去狼狈不堪。战服也在激烈交锋中破碎,留下的光膀子能看到结巴没有结巴的道道血痕。

  而蟒笠也不好过。吴治江诡异多变的招式,也是让他每每都得全力应对,而不时冲杀的杀招,也在双方交错之间,吴治江的战刀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道血红的伤害,血迹也是流得满身都是。

  两人自己这时都不知道已经拼杀了多久,多少招,完全杀红眼的双方,只想立即杀死对方,也是招招致命的直指对方要害。

  战斗这么久,吴治江一直都是蟹牙在跟对方拼杀,至于周围布置的狸卺狙髅,也是一动不动的潜伏在那里。

  而他那精神念力攻势也是早就准备蓄势待发,一直在等待机会,给对方发起致命一击。

  但他也知道,这种攻击必须是最关键的时候,才能发起,一定要达到一招致命的效果才行,不然等对方有了防备,那时效果就要差得多了,无法到达击杀对方的目的。

  这时两人完全已经看不到本来的面目,战衣破损,浑身伤痕,而且由于周围的尘土和碎石飞溅在上面,完全是一副血色灰甲的样子。

  两个人看上去犹如批了一层血液混合尘土形成的灰迹战甲,看上去不仅狼狈,而且格外惨烈。

  但就是这样,两人也是没有丝毫松懈的招招拼命搏杀,一点都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因为谁都知道这时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任谁一松懈,也许对方的刀剑就会落到自己身上,生死道消的就是自己。

  就是现在,吴治江看着对方搏杀过来直指自己胸口的一剑,战刀迎了上去,同时另一只手手指一动,一把尺来长的薄刃就隐匿的到了手上。

  突然眼前一亮,从侧面一道亮眼的光芒射来,紧接着啪的一声脆响,蟒笠那突刺的长剑一歪就到了半边。

  而这时吴治江迎上来的蟹牙一扭,一个侧移,就对着对方腰部斩落而去,凌厉杀意扑面的战刀带着阵阵血腥,斩向了对方。

  蟒笠眼见旁边那黄土般的洞壁上突然一股亮光射来,然后还没等他作出防避,那亮光就落在他长剑上,然后啪的一声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长剑就被荡漾开来。

  力量传来,剑被推开,蟒笠就知道不好,眼看吴治江战刀突进,向着自己拦腰斩来,他知道如果不能让开,可能接下来就是被对方拦腰斩成两节的下次。

  他也是瞬间爆发,一股强烈的力量瞬间传递腰部,然后整个人一宁,身体侧身就后退两步,让了开去。

  不过他也知道这点距离无法完全躲开对方的杀招,最多避开要害而已,正准备提力再退之时,就看着对方身形暴起,然后向着自己怀中撞击而来。

  同时在战刀之外,一把闪着寒光的尺长利刃突兀出现,对着自己的胸口就撮了过来,凌厉的杀意,在战刀和突然出现的寒光尺刃下瞬间笼罩蟒笠全身。

  一股从未有个的寒冷罩在蟒笠身上,他没想到这人类这么凶残可怕,原本两人旗鼓相当的搏杀,对方居然还保留了实力。

  而且这种后手实力的保留还不是一点两点,连续的爆发,让蟒笠都感觉寒意罩身,一股死亡的威胁在他心头升起。

  虽然暗呼不妙,但看着攻击而来的战刀和尺刃,他也不是毫无办法,瞬间长剑挥舞,身形暴起,剑尖一指就挡在了吴治江战刀前面,当的一声就见吴治江的蟹牙格挡开去。

  正当他准备变招,将对方那已经近在咫尺的尺刃挡住的时候,头脑中突然一股刺痛传来,瞬间他就汗毛炸立,整个毛发就立了起来。

  他不知道这股痛楚从何而来,但一股旋转的锥形力量以一种高速旋射进来,他还是感受到了。

  精神攻击,这是蟒笠脑海中瞬间冒起的想法,但这种念想也不过是短暂的一闪,就被强烈的疼痛代替,整个人陷入一种痛楚的昏迷。

  当然作为斗霸,这种事情也不是没遭遇过,但从一个只有斗将的人类身上发起,这是他从来没有想到的。

  不管是人类,还是蛇蝎,甚至是其他什么物种的智慧生物,不管他有多强大,但总之经历是有限的,很少有人在战技上强大的同时,还有时间去修炼精神功法。

  而反之,精神力强大的人,也不会将时间浪费在其他武力的修炼上,毕竟经历是有度的,贪多嚼不烂,这是谁都知道的,面面俱到,不如一点专精。

  但就是这种怪异的事,确在一个小小的人类斗将身上遇到了,一个斗将一阶的人,不仅拥有不输于斗霸强者的实力,能跟斗霸战个旗鼓相当,居然还学有精神功法。

  突兀的圆锥螺旋冲击,就像是精神刺一眼,而且攻击力更强,涉及的攻击面也更大,加上那变幻的螺旋旋转,更是增强了其攻击力,让蟒笠瞬间头痛欲裂。(未完待续。。)u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