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九百七十九章 斗霸围杀

第九百七十九章 斗霸围杀

  蟒逆洱看着吴治江突然加速射过来的身形,没有任何退让,在他看来,吴治江虽然厉害,就算他有堪比甚至超越斗霸的实力,但毕竟这时他面对的不是一个两个斗霸,而是一群足足五个斗霸。

  现在吴治江挡住两人的攻击,暴起向自己杀来,显然也是想以自己为突破口,从这里突破出去,面对这种情况,蟒逆洱当然不可能给他机会。

  他知道那怕自己稍微挡住对方零点一秒,其他人就可以从后面围堵上来击杀对方。

  强大的力量在蟒逆洱手中的短棱上爆发,迎着吴治江暴起的身形一刀劈斩的蟹牙而来。

  不过吴治江这时爆发,当然不是打算跟对方硬拼,他没有点后手,也不敢这样不管后背的攻击对方,他也知道一旦自己背缠住,那接下了就只有被击杀的命运。

  念狱,吴治江精神念力爆发,突然一个精神牢笼向对方笼罩而去,无影无形的精神力形成的牢笼,瞬间将对方罩了进去。

  这么久以来,一直都没有怎么使用精神念力的吴治江,一直将其隐藏,作为自己关键时刻保命的手段,这时他也不管不顾了,就算有人怀疑,也在所不惜,毕竟暴露总比送命好,至于暴露后的事情,也只能是车到山前必有路了。

  蟒逆洱也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对方还能有这样的奇招,对方有可能留有后手,这是他想道的,但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吴治江还有什么犀利的战刀招数或杀招没有使用。所以在这方面也做好了准备。

  但没想到的是,对方的后招不是在战刀上。而是那从来没有见其使用过的精神功法上。

  精神念力形成的囚笼般的狭小空间瞬间笼罩在他身上,而且狭小的空间几乎限制了他的行动。让他招式根本没法施展,就连短棱也被迫收了回来。

  这样的变化让毫无准备的蟒逆洱也是面露惊异,瞬间有些变色,他全力爆发,一股强大的力量撞在念狱形成的念壁上,但一切都来不及了。

  不说坚实的牢笼没有任何损坏,只是简单的震荡了一下,就是吴治江已经扑来的一刀,也让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没有一点办法。

  吴治江看着对方被困住,眼神不由得露出一丝喜色,他知道机会就在面前,但后背的其他几人杀招已经碾压过来,如果自己强行出手,那势必因此受伤。

  算了,不管了,那怕受伤,也要先将这人解决再说。不解决此人,五人形成的围堵压力太大,根本不是自己能应付的,而击杀对方。可以挣破对方的围堵,也削弱了对方的力量,只要自己应对得当。受点伤也不管了。

  眼看着后面蝎旭笙和蟒诅等人已经紧随吴治江朴了过来,只要自己稍微坚持一两秒。那人类将死在众人的合围之下,再难对自己形成威胁。

  但就是这短暂的一两秒也已经成为奢侈。吴治江已经扑过来,手中战刀猛的一伸,战刀毫无阻隔的通过念狱的精神念力壁垒,直接刺入蟒逆洱的胸口所在。

  血迹顺着扯离的刀身喷射而出,蟒逆洱只觉得胸口巨大的疼痛传来,他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精神念狱形成的牢笼是念壁空间,让其根本连移动都无法,就更不用说避让了,准确的一刀,在前伸的加速作用下,后面的人连救援都已经来不及。

  人类太过歹毒,还蟒逆洱命来,你也下去陪他吧,只听一个充满怨恨的声音传来,吴治江瞟眼知道是蟒诅追杀了上来。

  人还没靠拢,只见那比自己手中还要长一倍的大刀就向自己后背挥舞过来,怨恨的声音,加上充满血杀的战刀横劈,几乎瞬间就将吴治江笼罩在血色刀光之中。

  眼看对方长刀就要落在自己背上,吴治江来不及理会面前的蟒逆洱,立即放弃了对念狱的控制,任蟒逆洱倒在地上,而他则脚下快速移动,闪影一顿,人就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右侧三米远的位置。

  吴治江的闪影没让他跑出多远,依旧在蛇蝎包围圈的他,根本无法利用闪影找到脱离的空档,只得快速闪开,躲避对方绝杀一击而已。

  不过这时的他可谓刚刚逃离狼窝又如虎穴,五人围堵的空间原本就狭小,而且范围顺着几人的围拢,还在逐渐的缩小,吴治江也就能堪堪的躲开对方绝杀而已。

  蟒诅的战刀虽然躲过了,但他一现身就出现在蝎丘面前,对方手握的飘带一样的飞羽绫连迟疑都没有,直接就朝吴治江缠绕过来。

  飞羽绫非常奇怪,拿在手中就象不作力的丝绸一样,上面有着很多飘落羽毛一样的飞羽,看上去没有任何威胁。

  但吴治江知道,这怪异的武器绝对不像表面这样毫无威胁,反而是几人之中威胁最大的,那飞羽绫别看表面没有任何危险,但不论是长绫本身,还是上面的飞羽,都给吴治江非常危险的感觉。

  眼看飞羽绫飞射而来,吴治江眼中靠近的飞羽绫也是越来越大,他想挥动战刀格挡,已经来不及了,但另一只手的尺刃正好合适,他快速的一抬手,尺刃快速的朝飞羽绫格挡而去。

  尺刃被吴治江带上几分力道,原本想看看能不能斩断对方飞射而来的绸绫,但尺刃斩在上面,居然软绵绵的不着力,甚至连声音都没有一点。

  不过对此他也早有心理准备,倒也没有表现的太过惊异,而是尺刃一拖一带,想将飞羽绫拉向旁边。

  不想飞羽绫在他拖带之下,不仅没有被带向一旁,反而顺势飞旋,快速的缠绕在尺刃上面。

  就在吴治江发现飞羽绫缠绕,心中暗叫不好,想将尺刃抽离之时,那飞羽绫上面犹如飘落的飞羽确发出卡吃卡吃的声音。

  定睛一看,只见那原本紧贴绸绫的飘落飞羽,确不知怎么全部弹射开来,一片片准确的卡在尺刃上,让其根本无法从缠绕的绸绫中抽出。

  好诡异,好凶险的武器,吴治江看着飞羽绫,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要是这飞羽绫缠绕在自己身上,这些看似无害的飞羽突然弹射,将自己卡在中间无法动掸,或者再在飞羽上涂抹点麻醉之类的毒液。

  想道这里,吴治江不由得全身冷汗直冒,只听那飞羽弹射起来,跟尺刃摩擦发出的卡吃卡吃声响,就知道那飞羽绝对不是表面那种软弱无害。

  一见尺刃被卡住,吴治江不由得用力想将其抽回来,但是连续两次,那尺刃都死死的被卡在飞羽绫中,没有任何松懈。

  而这时旁边的其他人已经围堵上来,蟒诅的长刀,蝎旭笙的笔状武器,有些像放大的钢笔一样的黑铁笔,还有蝎陨的半月斩都从后面和侧面向他身上招呼过来。

  如果这种情况下,他再坚持夺回尺刃,那等待他的将是毫无争议的死亡,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松手,放弃了尺刃,手中战刀挥舞,当的一声斩在尺刃上面,让尺刃带着飞羽绫想旁边激射而去。

  他不敢再用战刀靠近飞羽绫,这东西太过诡异,别将蟹牙陷进去就不划算了,所以他只是一刀斩在尺刃上,让其跟着飞射。

  与此同时,在尺刃带着飞羽绫向旁边杀过来的蝎陨激荡而去的同时,他也快速的挥刀迎向了杀过来的其余两人。

  蟒诅的长刀和蝎旭笙的黑铁笔都对他造成了巨大的威胁,转眼之间,他就陷入了险象环生。(未完待续。。)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