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九百八十章 险象环生

第九百八十章 险象环生

  两人连绵不绝,招招直指他要害的杀招,让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不过就是这样,看上去情况依旧不容乐观。

  而且旁边的另外两人也没有闲着,蝎陨躲开蝎丘被吴治江一刀荡射过来的飞羽绫后,也是手握半月斩直接就冲杀了上来。

  蝎陨的半月斩跟普通的有些不一样,普通的半月斩一般都是一个半月状的刀刃武器,后背有一个可供手握控制的把手就差不多了。

  虽然蝎陨的半月状大体形状也跟这差不多,但他半月却不是单一的一片刀刃,而是重叠的三片刀刃,不是排起的三片刀刃,而是在刀刃上重叠。

  半月斩刀尖两边后缩然后延伸出去两片刀刃,然后再后退一厘米又是更长外露更多的两片刀刃。

  整个看上去就象一个半月斩上下多了两对外露的刀锋刃尖,看上去更是杀气腾腾,显得格外的狰狞。

  杀气外露的蝎陨和蝎丘在稍微一滞之后,就毫无迟疑的朴了上来,吴治江原本应对两人就已经有些危险,现在面对四人的攻伐,也是左支右架,陷入了匆匆危险。

  吴治江晋升斗战原本时间就不长,也不过几天时间,从地底出来后就遭遇了博涅克,隆巴.法特和火山等人,然后紧随而来就到了这枯骨峰所在。

  期间虽然也遭遇了一些战斗,但真正面对斗霸的战斗确没有几次,主要是在彗金石矿洞中遇上了几次与斗霸的战斗,后来紧随王鹏飞和涅言有战斗了两场。其他就没有什么与斗霸交战的精力了。

  现在突然面对一群斗霸的围攻,这对吴治江来说。是从没经历过的事,之前虽然也有群战的经历。但那些斗将,跟现在的斗霸相比,不论是战力还是战技都不可同日而语,这让吴治江也是左右难支,应对困难。

  在蝎陨和蝎丘两人围堵上来之后,吴治江瞬间连坠险境,手中战刀虽然连续挡回了对方的杀招,但还是很快就中招,被蟒诅一刀砍中后背留下了一刀深入骨肉的长长伤痕。血迹顺着翻开的肉缝向下流淌。

  要不是吴治江反应迅速,快速的脚步连踏,从四人攻击中的缝隙中找到了一点空档,躲避开了点,也需这时就不是受伤流血这么简单了,断髓裂筋导致残废都不是小事。

  不过虽然躲过了蟒诅的长刀,但吴治江依旧不好受,蝎旭笙的铁笔和蝎陨的半月斩已经同时向他身上招呼过来,而蝎丘的飞羽绫也在空中不停的山下飞舞。随时都可能笼罩而来,向他发起攻击,这也是个不小的威胁。

  看看周围,狭小的空间已经几乎没有可供避让的地方。而上面又几乎被蝎丘的飞羽绫笼罩,就是想跃入半空,从上面避让都不可能。而且从上面就是想避开也是非常危险的事,如果不是情非得已。他也不愿意从上面躲避,毕竟一旦跃入半空。那下半身几乎全是空档。

  就这样将自己暴露在四个斗霸的攻击之下,吴治江就算是斗霸都不敢,更别说现在只是斗战了。

  不过面对四周招呼而来的武器,他并没有因后背一刀而失去冷静,而是瞬间环顾四周,确定了躲避的路线。

  既然上面和前后四方左右不行,那唯一的地方就是下面了,只见他手中战刀狂舞,泼风决瞬间一片刀光泛起,在四周形成了一刀刀刀影,将自己护得严严实实,然后快速收刀,在刀光还没有泯灭之前就一个埋身,消失不见。

  吴治江一个矮身,消失在众人面前,然后在地上连续两个翻滚,脚下快速翻滚,就从两人之间的缝隙躲了开去。

  不过就在吴治江快要从两人之间逃脱的时候,后背一个呼啸的风声紧迫的压来,吴治江回头一看,居然是那在空中飞舞的飞羽绫。

  只见飞羽绫向一支飞射的箭头一样,从上往下的划出一道弧线,朝他后背直射而来,眨眼之间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不好,吴治江没想到按蝎丘的飞羽绫一直盯着他,在他一消失就快速的找到了他的所在,直接攻杀而来。

  吴治江这时再想用战刀格挡已经来不及了,不过这里地处丛林,什么不多,就是树木残枝断叶较多,之间他身体快速的在手臂一撑之下向后侧倒下去,然后顺着抓起一根手臂粗细的断枝挡在了飞羽绫攻击的路线上。

  果然如吴治江所想那样,飞羽绫飞速的顺着断枝缠绕,然后咔嚓咔嚓声响传来,那断枝就被飞羽绫缠绕,然后被上面那飘落般的飞羽卡死无法动弹。

  不过断枝显然跟尺刃这些有很大的区别,虽然阻挡了飞羽绫朝吴治江的攻击,但并不结实的断枝也被弹起的飞羽咔嚓咔嚓卡断。

  虽然手中的断枝被对方飞羽卡断,但就是这一格挡,消除了飞羽绫对吴治江的威胁,短暂的一档,让飞羽绫缠绕断枝,吴治江也飞速的一个侧翻,躲避开去。

  当吴治江快速站起,整个人已经到了对方合围的外面,只有蝎旭笙和蝎陨快速的转身面对他。

  这时蛇蝎的几人面色都很不好看,特别是蝎丘,他没想道这种必杀的围局之下,吴治江居然也能逃脱。

  而蝎丘更是没想到,对方在躲避其他几人绝杀的情况下,埋身逃跑,居然还有这么快速的反应,最后什么都没消耗,只是用了一个断枝,就化解了自己的攻击,这让他也是有些难以接受。

  面神有些不好看的蝎丘挥舞着飞羽绫,快速靠了上来,准备再次对他形成合围,而蝎旭笙和蝎陨更是直接扑身杀了过来。

  蟒诅虽然没有第一时间围攻上来,但确开始从侧面迂回,向吴治江身后绕去,显然想从后面再次对他形成合围。

  刚刚从对方合围中险象环生逃脱的吴治江当然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他这次没有跟对方正面击杀,而是快速后撤的跟对方迂回起来,根本不给对方形成合围的机会。

  不过就算这样,吴治江依然不好受,面对三个正面轰击,将他上下左右前面完全封死的攻击,还有一个随时在找机会想绕道后面,吴治江也是只能依靠后退来保持这种局面。

  但这种结果就是被对方抓住机会连续出手,在他胸前和颈部位置连续留下深长的伤痕。

  要不是吴治江每每都反应奇快,手中战刀,甚至加上一些精神念力控制,可能早就倒在对方围堵之下了。

  王鹏飞和涅言以及其他人的救援,也因对方动作太快,没能跟上来,但在吴治江脱离包围后,连续中招的情况下,终于王鹏飞率先赶了过来,伸手就朝蝎丘和蝎旭笙笼罩过去,将两人带到自己面前,化解了吴治江的困局。

  蝎丘和蝎旭笙一离开,吴治江瞬间感觉局势一松,压力减小不少,说实话他感觉对他威胁最大的就是蝎丘的飞羽绫。

  那上下左右翻飞的飞羽绫,不知什么时间就会对他发起攻击,而且都是在他最危险的时机,让他不得不流出部分精力来专门防备对方。

  但就是这样,那缠绕可以弹起卡死的飞羽还是给他带来了很大麻烦,让他感觉到很大的压力。

  现在蝎丘和蝎旭笙一被王鹏飞带走,吴治江瞬间感觉到周围的攻势一缓,压力减小不少。

  眼看两人离开,还跟自己绝杀的只剩下蝎陨和蟒诅两人,吴治江手中战刀不由得一震,闪影发动,向对面冲杀了上去。

  这时蝎旭笙和蝎丘被王鹏飞带离,而蝎陨还游离在战斗之外的自己身后侧的位置,要对自己发起攻击还有点距离。(未完待续。。)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