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血溅演武厅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血溅演武厅

  那强烈的杀气,尺刃刀刃散发的寒意,以及颈部血管肌肉挤压的刺痛瞬间混合在一起,化为了一种头皮发炸的杀意笼罩在他身上。

  别动,虽然我不能杀你,但受伤是难免的,如果再动,我不介意在你颈脖处留下一点纪念,你放心绝对不会让你死亡,但今后吃饭喝水有些困难是难免的。

  你敢伤我,赵凯虽然有些担心,但并没有特别的害怕,毕竟他也是在这夯琊战星上跟蛇蝎生死搏杀出来的,对于死亡并没有太过的畏惧,不然他也不可能在不到四十的年纪就拥有斗战巅峰的实力。

  我不敢,你可以试试,吴治江紧了紧靠在对方喉颈的尺刃,然后露出一丝有些诡异的微笑。

  小子,这次是我和万飞扬不对,我认输,不过给点面子,别让我输的这么难看,我乘你情。

  好,这次给你机会,但你完了要控制好万飞扬,我不希望事后还有人找麻烦,特别是不要骚扰我的队友,不然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这么客气。

  吴治江也是想想点头同意道,他并不想跟对方接下什么不看挽回的仇恨,毕竟这事虽然从头至尾都是对方不对,但自己也没受什么损失,而且如果对方认输,加上那阴冥珠,自己还有一百多万的收入,也没必要将对方得罪太狠,于是同意了对方的建议。

  哈,只见赵凯另一只没有握剑的手瞬间一把抓住吴治江手握尺刃的手腕,将其向外撇去。

  而与此同时,那血剑突然反转。然后顺着吴治江的身体,从下至上一獠。带起一片红光刺杀过来。

  周围的观众原本见赵凯被吴治江瞬间制服,以为这场比斗就算完了。也不由的为赵凯的无用起哄不已。

  万飞扬也没想道自己实力不弱,甚至还超越对方的师兄居然只是一个照面就被对方刀架在脖子上。

  但没想到事有突变,赵凯突然来了个大翻盘,不久出手撑开了吴治江架在脖子上的尺刃,还出手一剑杀向对方。

  强烈的反差和变化,让原本喧闹的演武厅瞬间安静下来,都双眼圆睁的看着场中,想看看吴治江怎样应对,是被杀伤输掉比试。还是能来个大逆转翻盘。

  而原本坐得最近的火山,剑川,姜堰等人以为比试已经结束,正在高兴之时,那突然的变化惊得他们不由的站了起来,向前两步,怒目圆睁的看着场中,如果不是中间隔离,可能他们都冲入场中了。

  开始吴治江也只以为双方达成了协议对方不过是借机脱离自己的钳制。然后双方互有默契的配合几招,对方不敌认输。

  但没想到对方在抓住自己尺刃脱离之后比没有默契的后退,而是一剑上撩刺了过来,原本对方这样他也无所谓。不过瞬间他就发现了不对。

  对方血红的双眼,那带着强大的血腥杀意的长剑刺来,又急又快的一招。完全没有那种见招拆招的默契配合,而是带着浓烈的杀气。

  不好。知道对方之前不过是套住自己,让自己放松警戒。这一切的话都不过是对方摆脱自己钳制的诡计而已。

  第一次对方在通途是这样,这次更是这样,吴治江不由得有些暗骂自己愚蠢,连续两次都几乎是相同的失误。

  对方的长剑眼见已经到了胸前,吴治江也来不及多想,身体快速向旁边挪移开去,准备先躲过对方当胸刺杀再说。

  但对方另一只手紧握着他的右手,想要挪开,对方显然是不会同意,赵凯也是运劲拖住对方,手中血剑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吴治江眼见摆脱无望,也是急中生智,身体一侧让开了当胸的要害,但长剑还是顺着胸部一侧右肋位置刺了进去。

  吴治江也是一掌打在对方胸口,然后拼命后退,身体从长剑中脱离出来,也不管血剑留下伤口喷出的血迹,甚至连尺刃都扔给了对方。

  为什么?吴治江两眼怒视对方,咬牙切齿的问道。

  什么为什么,我之前就告诉过你,这是比试,前面在通途,出现这样的失误,可以说你大意,在这演武厅虽然不说要命,但伤残确是可以的,你还这么大意,一而再再而三的范同样的错误,你说叫我怎么说你。

  完了赵凯还一付恨铁不成钢的痛心疾首的样子,摇摇头,好象对吴治江的屡教不改非常担心。

  原来是这样,哦,我都差点忘了这是演武厅,这一剑是我自己造成的,受伤我无话可说,是我应该受到的教训,吴治江没管伤口的血迹,抹了抹手臂溅上的血痕,默然的拔出后背大战刀,一边说,一边拔出来道。

  不过接下来可没这种好事了,但愿你的实力有你嘴这样硬实,不然今天可能…,吴治江异常的冷静和有些冰冷的言语,让赵凯不由得冒出一丝丝寒意,他不由得心中有些后悔刚才的手段。

  但到了这种时候,他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对方不可能再相信他说的任何一句话,甚至想要再交流都不可能。

  杀,吴治江一声动人心魄的大汉,然后蟹牙划出一道寒芒,犹如要将整个演武厅劈成两半一样,在吴治江脚步前踏的同时,向着对方斩去。

  这中间没有任何招式,也没有任何花样,好似一切都是那么简单,朴实无华,但就是这样单一的一刀,却给了赵凯难以磨灭的杀意。

  就好象这一刀在劈出的瞬间就将整个演武厅的空间凝固,这里不是在空间中,周围好似被重力凝固,或者是变成了重水一样难以摆脱的池塘。

  不好,这小子起了杀心,看着那重如泰山一样落下的一刀,感觉整个身体都沉重难以移动的赵凯想道。

  瞬间他也是全力爆发,然后手中的血剑奋力上抬,朝着吴治江的蟹牙迎去,同时他也拼命运转功法,来摆脱这种压制的杀意。

  他知道不是这里的空间被真正凝固了,也不是变成了什么不可测度的重力池塘,而是对方的杀意笼罩,让自己完全被压制,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影响。

  还好赵凯不是才参加夯琊战星的初哥,而是一名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老手,只见他挥剑之间,从吴治江的杀意笼罩之中摆脱出来。

  但就是这样,他还是受到了吴治江沉重的打击,就在他摆脱之间,眼看就要后撤,吴治江不由得眼神一边,手中蟹牙也是快速变招,让过了对方的血剑,然后刀背朝着对方胸口劈斩而去。

  嘭的一声重击,蟹牙带着蝴蝶般碎裂的战衣混合着丝丝血迹在空中飞舞,那赵凯被击飞出去十几米远才重重的落在地上,艰难的爬起来。

  看看自己胸前,乌黑的一块中间一刀犬齿状的血痕,很多地方就像是被刀齿戳破一样渗出血迹来。

  要知道这蟹牙后背可是锯齿般的一粒粒均匀的齿状,吴治江虽然没有一刀砍在对方胸上,但那些犬齿的刀齿还是给了他很大的伤害。

  这还是吴治江手下留情,如果吴治江发动蟹牙犬齿之间的那种咬合功能,那赵凯身上的皮肉可能会瞬间被吴治江蟹牙咬住,那时被击飞的他就可能不止身上的乌黑和中间的血痕了,一大块血肉胸肌可能就会被扯下来挂在吴治江的蟹牙上。

  但就是这样,强大力量的重击依旧让赵凯咳嗽不已,阵阵乌黑的污血被他咳了出来,将面前的地板都染红。

  看着对方被击飞爬起,吴治江没有丝毫吝惜,甚至连给对方缓冲的机会都没有,带着右肋还在滴落的血迹,留下一条血滴挥洒的通道,就向赵凯再次杀了过去。(未完待续。。)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