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黑竹藤林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黑竹藤林

  黑竹藤原本就是单独一株,十几数十株串成一窝生长,十多米高的黑竹藤在刀浪压迫下一个后仰,然后向前晃来,那头部的竹藤就像是长鞭一样对着吴治江抽击而来。wWw。23uS。coM

  如果是一株两株,吴治江还能应付,但这黑竹藤俨然是一个巨大的黑竹藤林,成片成片的黑竹藤突然抽来,让毫无防备的吴治江不由得有些惊骇的望着这些向他发起攻击的黑竹藤。

  他不明白,原本好好的黑竹藤为什么会突然向他发起攻击,而且一来就是成百上千的一片竹藤鞭影,让他连躲避都找不到地方。

  不过吴治江现在不是以前,他也就是心中有些想不通,但脚下的动作并没有丝毫懈慢,只见闪影发动,他在那抽击而来的鞭影只见晃动,每每都能恰到好处的躲开竹藤鞭影的有力抽击。

  他到是躲过了那抽击的鞭影,但这碧潭岸边的狭小岸边确倒了大霉,每一道鞭影都像是将地面犁了一遍一样,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那飞沙走石,尘土乱飞的景象,就像是山崩地裂带来的裂纹和崩溃一样,让人望而却步。

  但就是在这石削乱飞之中,有一个声音正在不断的闪躲,毕竟最先发起攻击的是靠他最近的一片黑竹藤,藤条抽击只见还是有微小的空隙,这个间隔和缝隙虽然小,但以吴治江堪比斗霸的实力,还是能勉强应付的,在藤影之间找到那微小的空隙,然后躲避开去。再在下一根藤鞭抽来之前发动闪避。

  但这种情况没有持续两秒钟,情况就有了变化。更多的藤影鞭影抽击过来,让吴治江的头顶是成片成片的黑竹藤。这已经不是一根根藤条,而是连成一片,犹如门板一样的像他压下来。

  眼看一大片抽击的藤影,吴治江也知道自己难以抗拒,毕竟这黑竹藤抽击而来的力量也是不小,只看见地下那被竹藤犁出的一道道足有几尺深,犹如沟渠般的槽沟缝隙,就知道这力量有多大。

  之前还能勉强躲避,但现在这藤影数量众多。完全是连成了几十上百米的一大片,吴治江就知道这不是自己能应对的了。

  只见他挥动蟹牙,将头顶面前的竹藤一根根的格挡开来,然后整个人不由得向后退去。

  吴治江,你别发那种力量,就是身体中的那种气劲,这黑竹藤就会停止攻击,眼看吴治江后退,后面的血唇鳄蟒已经追杀上来。吴治江怀中的银鬃炎角有些说不清楚的提醒道。

  那种力量,身体中的气劲,难道是自己运功所致,虽然银鬃炎角说得不是太明了。但吴治江还是大体猜道了他的意思。

  你说不运功就不会有事,吴治江一道荡开了抽击的鞭影问道。

  我也不知道,好象是这个意思吧。这黑竹藤只能使用蛮力通过,那怕你用蛮力折断它都不会有事。但一旦你运用任何能量,他都会攻击你。只要有能量的波动,他都会一直将你作为目标攻击。

  这样啊,吴治江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怪事,但他知道银鬃炎角是魔渊之中的土族,对这里的情况肯定比他了解,虽然对方说从来没有单独出来过,但想来这里面的情况他还是有所了解,也是立即收功停止了功法的运转,完全评蛮力的挥动蟹牙迎了上去。

  当当当,连续的撞击声传来,吴治江也只是勉强退了几步就站稳了脚跟,他感到在自己停止功法运转的同时,那黑竹藤抽击的力量也随之减弱,很多藤影还好似失去了目标一样收了回去。

  只有那种已经抽击到自己面前,惯性使然收不住的才抽击过来,不过力量也是有所减弱。

  炎角所说果然没错,这黑竹藤林真是这样怪异,只对波动的能量有反应,对这种完全凭借自身的力量发动的攻势确完全没有反应。

  吴治江看黑竹藤停止攻击,也是再次泄露一丝能量,果然那黑竹藤又有了反应,他急忙收回泄露的能量。

  这时后面血唇鳄蟒已经碾杀了上来,吴治江也不敢怠慢,他可不认为自己在不运用功法的情况下能对付这凶残的鳄蟒结合体。

  而在这黑竹藤林所在,不说地势受限,就是那会因为功法能量而发起攻击的黑竹藤林,就让他不敢在这里跟血唇鳄蟒战斗。

  眼看血唇鳄蟒要靠近发起攻击,吴治江也是一紧手中的战刀,然后快速跑动起来,虽然跑动的速度不如运功发动闪影,但依旧能你用闪影步伐的优势,也让吴治江速度没有慢多少。

  在眼看靠近黑竹藤林,吴治江手腕一紧,一股青筋合作肌肉疙瘩冒起,吴治江没有运用任何能量的劈砍过去,这么多年锤炼,哪怕是在失去功法支撑的情况下,他的招式依然可以使用,而力量也是没有减弱多少。

  一窝数十株黑竹藤中间被他砍出一个口子,足有三四株并排的黑竹藤被一刀斩断,出现了一个可供人侧身通过的缝隙。

  这也是吴治江有意为之,相比血唇鳄蟒那庞大的身躯,几米的直径,这缝隙足够让他通过,至于血唇鳄蟒,正好可以延缓对方前行。

  果然他刚刚通过,正在出手开辟新的通道的时候,那血唇鳄蟒就已经掩杀了上来,只见他没有任何能量波动的完全凭自身力量的从吴治江劈砍出来的缝隙掩杀过来。

  虽然缝隙较小,但那血唇鳄蟒好似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两边的黑竹藤受不住他的挤压向旁边倒去,而中间被吴治江劈断的也被血唇鳄蟒碾压倒在了地上。

  只是一眨眼血唇鳄蟒就到了吴治江后背近前,那血唇鳄蟒显然也是不想眼看着吴治江逃离,只见他张开扁平的上下颚,然后露出半尺长短闪着寒光的牙齿,向吴治江后背咬来。

  就在吴治江准备转身应对对方攻击的时候,只见那被吴治江搂在怀中,露出半边身体,看着后面情况的银鬃炎角发出一声怒吼,然后那看似肉垫一样,上面有着几个还没长成熟的爪齿的肉掌就对着对方头顶张开的上颚就挥击了过去。

  嘭的一声巨响,在吴治江身后炸开,这种完全凭借自身力量的撞击,在碰撞后的空气中炸响,就像是什么东西爆炸一样,那血唇鳄蟒就被击中上颚,然后上下颚来了个剧烈碰撞,头部轰的一声落在了地上,留下了一个半尺多深的坑槽。

  而完成这一击时,吴治江不过刚刚转过身来,他只看到血唇鳄蟒突然急速下坠,然后轰的在地上砸出了个深坑。

  虽然吴治江眼角瞟到了银鬃炎角的攻击,但他没想道那小小的身体居然会蕴藏着这样强大的能量,对方也不过是不足一米的小狗模样,就连大狗都算不上,但这小狗般的身体中,居然会蕴藏着让血唇鳄蟒都不堪重负的一击。

  要知道血唇鳄蟒可是光身体直接就达到五六米,足足是银鬃炎角的六七倍,更别说几十米长的身躯,改成银鬃炎角这样大小的,足有几十上百个,而且血唇鳄蟒还是血鳄和碧鳞寒蟒的交合体,身具两种生物的特点和优势。

  就是这样的血唇鳄蟒,居然会在银鬃炎角仓促挥掌之下,被重击毫无反抗的落在地上砸出个深坑。

  这时吴治江才反应过来,这银鬃炎角敢独自在魔渊中行走,显然也不是善类任人欺负的,不然可能早就渣都不剩了。

  之前在碧潭之所以感到威胁危险,估计也是环境使然,毕竟血唇鳄蟒继承了在水中生存捕杀的能力,而银鬃炎角站在独木上,也是难以应对,所以才发出求救的样子。(未完待续。。)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