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审讯一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审讯一

  等这种爆炸的能量消失平静,秃法撤销困阵,里面除了血水和犹如绞肉机出来的肉末一样的碎末,就什么都看不见了,那血王也在自爆中将自己炸成了一堆肉末。[]

  整个战斗从开始,到结束,中间也不过持续了两分钟的样子而已,在仇乌焚等几人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杀个他们依仗的斗帅就一死一逃一伤。

  死的成了大地的营养,连残渣都没留下,伤者则是打昏被擒正丢在一边等着未知的命运,而唯一逃脱的一人还是宋强刻意为之,让对方离开,带着错误的信息回去,也是为了留下证据和引诱对方再次找人过来,以便他们找到对方背后的主使者。

  至于那被沙林撞飞的三人,经过探查也是两死一重伤,重伤的就是救起也废了,而唯一还算清醒的仇乌焚和茱马可有些痴呆的站在那里,这时根本不敢有丝毫异动。

  他们没想到战斗开始得这么突然,又结束的这么快,只是眨眼之间,三个斗帅强者就一伤一逃,就是坚持最久的血王,也变成了最惨的一个,最后落了个尸骨无存,血水和碎肉混合在一起,变成了大地的养份。

  而同样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吴治江,他原本以为自己对展鹏三人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但现在看来还远远不够。

  三人可以说是闲庭信步般,只是短短几十秒,最长也不过两分钟就结束了战斗,这让他不由得感觉需要重新审视三人的实力。

  仇乌焚犹如见了鬼魅一样。两眼睁得大大的,露出阵阵惧意看着吴治江带来的三人,两腿都有点不由自主的哆嗦。显然也是被眼前的情形吓得不轻。

  展鹏提着沙林,然后一把抓住正要逃离的仇乌焚和茱马可,扔在地上道,吴治江这几人怎么办,是,说着在脖子上比了个横切的动作,还是先审问。

  别杀我。别杀我,我说,你们需要问什么。我知道的都可以告诉你们,还没等吴治江回答,那茱马可就歇斯底里的在那里大喊大叫道。

  鹏哥,这三人还是先分开审问审问再说。至少要弄清楚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这么多人来针对我。如果有背后主使人,给我弄清楚是谁在背后要对付我。

  好呢,那这人就交给我了,说完展鹏也没迟疑,直接提着被他抓获的那斗帅沙林,就朝着密林外面走去,不久就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内,到了远处的一块巨大岩石后面。

  而宋强则是看了几人一样。无所谓的提起仇乌焚就准备离开。

  强哥,这人交给我来吧。之前他曾经跟我一起任务过,不过当初我就绝对奇怪,他为什么老针对我们,现在正好一次弄清楚。

  那好这人就交给你,秃法留在这配合你,他可是一把审讯好手,人到了他手上,就连他几岁尿过裤子都保证能让对方交待得清清楚楚。

  说完宋强换了个人,将有些歇斯底里的茱马可提着朝另一个方向而去,也是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至于那被轰击撞飞昏迷的王立,这时也没谁理会他,吴治江看了虽然面色有些怯弱,但依旧咬牙坚持的仇乌焚一眼,然后给秃法示意,由秃法提着就近找了个地方就开始审问。

  仇乌焚,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老是针对我,说来我们无怨无仇,在那通讯站任务之前,甚至见都没见过,这事为什么?

  还有,当初在那山洞,事情我也一直没弄清楚,当初你说是蛇蝎回来袭击了你们,但我后来看了,好象事情跟你所说出入很大,如果你不想多受伤害,我劝你还是将那里的情况说清楚的好。

  吴治江原本只想了解对方针对自己的原因,找出他猜测的对方背后的主使者,但事到临头,他不由得灵机一动,当初那山洞后面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些人都消失无踪,只剩下仇乌焚和萨丁阳两人活着。

  现在萨丁阳被沙林撞飞死亡,只剩下仇乌焚知道当初那山洞发生了什么,现在想起正好利用此机会诈一诈对方。

  你,你去过那山洞,仇乌焚也是不由得出口问道,不过话问出来,他就知道自己有些过于急切了,话锋一转道,那里的情形你应该看到了,里面到处都是崩塌的山石,那都是蛇蝎袭击的结果,如果不是我们跑得快,也许就被活埋在那里面了。

  到现在你还不肯说实话,要知道那山洞是我找到,甚至挖掘的,你认为我这么久了不会去看看,你认为那些所谓崩塌的山石能挡住我?

  看着仇乌焚眼神飘逸,神情闪烁不定,吴治江就知道对方肯定有问题,那山洞中发生的事情,绝对跟对方之前所说有出入,于都再次出言诈道。

  你进去过,没想到你进去过,但进去过又怎样,那里面除了崩塌的山石,什么都没有,你说你有发现,那你找出证据来。

  证据,你要我给你什么证据,如果你心中没鬼,又需要什么证据,看来那些人失踪应该与你有关系,说不定就是你造成的。

  一旁的秃法也是瞬间抓住了对方语言中的漏洞道。

  法哥,这人交给你了,让他将知道的都说出来,当初我们一起任务,他们一群人和一些人类的同胞几十个人被抓,是我费劲心血将他们救出来,当时将他们藏在一个与外界隔绝的山洞。

  后来我因故离开,最后那群人一个都没再出现,只剩这人和萨丁阳,就是被撞死的其中一个还活着,这事我一直有所怀疑,这次正好弄清楚。

  还有就是这仇乌焚自从我见到他以来,他就一直针对我和我的队友,这里面一定有原因,而他屡次三番对付我,这事也必须弄清楚。

  好的,治江你就放心吧,这人只要到了我手上,就象宋强说得,就是他几岁尿过裤子,我都会让他说得清清楚楚。

  说完秃法从身上摸出几根尺长的银针,那针开始还软软的,但秃法一开始刺入,那针确是无比坚硬,直莫入对方身上脑海,都没微弯一下。

  不多的几根针,头部刺入三根,其余的则是被刺入了身体的其它部位,一尺来长的软针直接刺入对方体内,只留下齐根的一点还在外面。

  当针全部刺入,吴治江就看见那仇乌焚整个不由得一阵哆嗦,脸神扭曲涨得通红,就连眼泪水都不受控制的哗哗的向下掉落,就像是受了什么酷刑一样。

  看着吴治江不解的样子,秃法笑笑道,吴治江你别看我没怎么对他,但这几根银针刺入,确提高了他身体的感知触觉,特别是痛觉被提高了十多倍。

  这样,别说拷打他,就是风吹过,他都会觉得整个人象被刀割一样的疼痛,所以你看他,我这还没开始,他就受不了了。

  原来是这样,提高人的触觉和痛苦,调高人的感知能力,这看似简单的手段,却让受刑者承受着难以忍受的折磨。

  风吹如刀割的感觉,绝对是令人崩溃的,要知道这气息流动可是无时无刻的在进行,这丛林中气流的交换流动更加强烈些,难怪这仇乌焚之前硬气无比,但当秃法银针刺入,还没开始审讯,就开始面神扭曲流泪。

  那他不会…?

  没事,你放心,这才刚刚开始,这中方法只会让他痛快难忍,不会要他命,如果他不说,这种痛苦绝对会一直持续下去,甚至还会更加痛苦。

  果然,又过了两分钟,那仇乌焚扭曲的面容可能连他自己都不认识了,那种疼痛又无法喊叫的痛楚,根本就不是人能承受的,只看对方汗出如浆,地上都被打湿了很大一片,就可见这种折磨简直非人。(未完待续。。)u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