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换斗星辰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难以攀越的石梯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难以攀越的石梯

  一个个都是竭尽全力的提升自己的元力运转,根本没有那种旁顾的机会,而吴治江也是如此。===- ..

  有了经验的他也是看到了这种提高速度的希望,所以更是专心的沉迷了进去,一副不将元力恢复正常誓不罢休的架势。

  当然这种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但在吴治江的意志坚持之下,连续十多天的修练,他没有醒转过一次,不过效果也是非常的明显,他的元力运转速度已经提升到之前速度的一半水准。

  这种熟练后的速度还在提升,吴治江知道再有之前的三分之二时间,可能自己就能让元力的运转重新回到之前的那种高速。

  元力的速度在一的不断提升,那种带着旋转的元力这时看上去更加的结实厚重,虽然数量没有增加,却给人一种更加强壮凶猛的感觉。

  虽然吴治江极力恢复这元力的运转速度只是为了在这阶梯之中走的更远,然后离开这血母密海,但这十多天的修练还是让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应该更强了。

  那厚重殷实的元力,就算是没有出手过,他也是知道如果再次出手,这元力带来的杀伤力,绝对比之前强了一倍不止,有些像是那种自己历练后达到斗战巅峰时那种元力的感觉,当然现在他的元力不论是量还是质,都不是斗战时的他能比拟的。

  在这种情况下,吴治江也更加动力十足的修炼着,一步步推动元力加快速度,向前冲去。由开始的走都困难,到能正常行走。再到跑,快跑。逐渐恢复元力的行动,甚至让其比之前更快。

  这种修练在坚定的意志下不屈不挠的修练,转眼又是二十来天过去,哪怕是这元力的运行越到后面,想要提速越是困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终于吴治江还是恢复了对元力的那种正常速度。

  这种情况下,吴治江连续运转着元力在经脉中穿行,眼看一切都恢复到进入这里之前的状况。甚至更好,吴治江才满意的收功站了起来。

  看看周围,王鹏飞,张剑和涅言等人都在修练,宋强,展鹏,秃法他们则是站在周围,显然也是有着为他们护驾的意思。

  吴治江知道,这种情况下修炼的人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醒来。而且他也想早一步看看那阶梯后面是什么,所以也是没有迟疑的直接安排宋强和展鹏留下来,照看众人,自己则带着秃法继续向前走去。

  原本在五千步左右的时侯。他想作弊的用狙髅和狸卺上去探探石梯镜头的情况,甚至镜头之外,但狸卺和狙髅显然承受不了这里的重压。掏出来没事,但一离开他手心。都是直接掉落在石梯上,变成了被挤压的废铁一块。

  所以现在吴治江也是没有多想。更不敢使用这种近似作弊的手法,而是老老实实的顺着台阶,一步步往上行去。

  功力重新恢复正常后,他运转功力恢复了在这石梯上的行动能力,虽然依旧是艰难,一步三摇的压得他揣不过气来,但他依旧咬牙坚持着,不断的顺着一阶阶石梯向上而去。

  实话,这虽然只是六千多阶但那重压已经是正常的上百部不止,要不是吴治江实力早就得到了不的提升,他又曾经在这种压力下长期修炼过,现在又通过推动元力的运转让他的实力再次得到了一定的提升,可能他已经根本难以在这行走了。

  只是不足一千步,大约六千八百多步,吴治江已经是举步维艰,那压得骨骼都咔咔作响的重压,让他像个老头一样,不管怎么都无法站直,只能顽强的保证自己不爬在地上,勉强向前而已。

  也许自己该换个方式了,吴治江看着还有一少半的石梯,那绵延看不到尽头后面是什么的石梯,知道靠硬抗已经是不可能继续前进了,就算自己留下来修练,也不可能坚持完剩下的上前多阶。

  蟹牙在他念动之间就到了手中,现在蟹牙,尺刃这种他使用的武器,和一些常用的物品都被他放在了鎏空储物环中,这样存取一样的方便,还不至于让人怀疑,吴治江也是将念所在的真之若亚藏了起来。

  战刀一到手中,吴治江就毫不犹豫的一刀劈斩而去,没有什么招式,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花架,而是干脆直接的一刀对着自己前方的空间就劈斩而去。

  那强大的一刀,就像是凶猛的巨兽一样,一股强烈的气劲冲杀了出去,仿佛将前方的空间都要斩碎一样。

  最后虽然没有能真的将前方斩碎,但却在那沉重的空间中斩出了一个裂开的缝隙,那里所有的压力和重力都被斩得分散开去,不再形成那种重力的影响。

  不过这种斩裂开的空间也是一分就重新合拢起来,那速度之快,就像是吴治江从来没有劈出一刀,那里也从来没有出现一道劈斩的缝隙一样。

  但就是这瞬息之间,吴治江已经几乎是紧随那劈斩的一刀,一步向前踏了出去,稳稳的落在了前面的石梯之上,顺利的上前一步。

  劈出的一刀让吴治江感觉这一步的前进,远比之前抗着重压前进要轻松太多,至少在他抬腿身体向上的那一瞬间,他没有感觉到周围的重力的影响,或者这种重力已经被劈斩开来,难以对他造成影响。

  但就在他高兴自己成功的时侯,一股重力重新笼罩过来,那强大的力量,向下拉扯的劲力,差把他压爬下,要不是他有所准备,硬抗着身躯微弯的站在那里,可能已经直接倒在地上了。

  但就是这样,那重新笼罩的重力也是将其压得全身都不断发出吱吱咔咔的响声,就像是断裂的骨骼身躯在相互摩擦崩裂一样。

  功法的元力在经脉中不断的运转,然后逐渐消散着这种重压,让身体不至于崩溃,骨骼不至于断裂。

  虽然他踏前了一步,但吴治江重新承受后,感觉这种重力的笼罩,让他在瞬间要承受更多的压力,好像比之前更甚。

  难道我的方法错了,但如果这样都不行,那又怎样才能登上这石梯,到达石梯后面。

  如果靠自己修练和硬抗,可能再给自己十年,看能不能登上这石梯尽头,然后离开到达石梯的后面。

  石梯的重压是越来越强,没十梯一个变化,百梯一个大变化,达到千梯更是有着一个超强的变化,这自己才六千多梯,还不到七千,这最少还得面对三次超强的变化,根本不是他现在能扛过的,除非他实力猛增。

  而在这超强变化中间,还有着几十次的大变化,和几百次变化,这些变化也是同样会给他的前进带来无尽的麻烦,让他前进困难。

  如果不用战刀借助那劈斩的一瞬间重力消失的机会向前,那以他现在的实力,每隔一段距离就得停下了修练,然后让自己适应新的重力,再向前,这样反复,显然时间消耗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以吴治江都可能消耗十年还不确定,那其他人岂不是需要更长的时间,而且象唐骏他们几个实力最低的,有可能就是再给他们多少时间,也不一定就能通过这石梯的重力,那岂不是他们永远无法离开。

  不管这石梯是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有着这种让人难以跨越的重力,但总之无论是什么,都应该有着一个机会,一线生机,不可能完全将去路堵死。

  吴治江眉头紧皱,闭目沉思的定在那里,脑海中飞速运转,不断思考分析着这石梯重力的破解办法,也不断思考自己所掌握的手段,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能让自己更加快捷的前进。(未完待续。。)

看过《换斗星辰》的书友还喜欢